世行《全球经济展望》解读:2022年全球经济依然强劲却不平衡

来源:财经网 2021/06/18
分享到:

来源:全球化智库 

2021年6月16日,全球化智库(CCG)与世界银行联合举办线上研讨会,解读世行6月期《全球经济展望》,对2021年下半年世界及中国经济做出预测和分析。这是世界银行除在其总部发布外唯一一场对该报告进行发布和解读的活动,近70万来自世界各地的观众在线观看了直播。

全球化智库(CCG)主任王辉耀、世界银行预测局局长阿伊汗·高斯(Ayhan Kose),世界银行中国、韩国和蒙古局局长芮泽(Martin Raiser),世界银行集团前景预测局高级经济学家叶卡捷琳娜·瓦沙克马泽(Ekaterine T. Vashakmadze),世界银行预测局高级经济学家露西亚·夸利亚蒂(Lucia Quaglietti)参与研讨。

1

世界银行预测局局长阿伊汗·高斯强调了全球经济展望的重要性。报告首次发行于1991年,正值世界经济衰退。而现在新冠疫情给世界经济带来严重危机,因此在这个时候对全球经济展开分析和预测十分重要。报告有国际概览和区域概览,并有三个分析章节,分别分析了2021年经济增长成果、高贸易成本原因及对策和新兴市场通胀压力。针对这个报告,他从三个方面展开论述。第一,全球经济近期前景;第二,高贸易成本含义;第三,政策重点。

关于全球经济短期前景,他指出,全球经济无疑正从去年的衰退中逐步复苏,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面临的经济形势向好,借贷成本有所上涨但仍在可控范围内,商品价格涨幅明显。他特别指出,报告中预测全球经济增长将在今年达到5.6%左右,是近50年来最快涨速,也是近80年来最快的衰退后涨速。他预测,2022年全球经济涨势将依然强劲。但全球经济复苏劲头虽强势却不平衡。发达经济体增长在5.4%左右,中美欧三大经济体都为世界经济增长贡献了重要力量。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涨势在6%左右。但如果不把中国考虑在内,涨幅会明显下降。到2022年末,他有信心发达经济体的人均收入将回归正常水平,但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中只有1/3能回归人均收入的正常水平,这与疫苗接种进度密切相关。因此,应更关注世界整体的经济复苏水平与缺乏相关政策支持的贫穷国家。为应对新冠疫情持续爆发带来的下行风险,有必要制定遍及全球的系统性的高效疫苗接种方案。他表示,居高不下的债务水平与持续出现的通胀风险将严重影响世界金融市场。食品安全、政治危机、气候变化等都会对世界经济发展产生影响。若能通过加快疫苗接种进度来尽快结束新冠疫情,将有助于世界经济恢复速度,全面且平衡地提高。

关于贸易成本的问题,他指出,高贸易成本问题之所以值得关注,是因为贸易与许多国家的收入、贫困水平等息息相关。因此,为给经济增长在后衰退时代提供动力,有必要降低贸易成本。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的贸易成本要高于发达经济体,因此在这些经济体中降低贸易成本十分重要。边境程序、交通运输基础设施、物流成本、贸易政策、地理距离等都会对贸易成本产生显著影响。

关于主要的政策重点,他认为,首要目标应是尽快结束疫情。这需要加快疫苗分发部署,特别是在新兴市场和发展中经济体与低收入国家。第二个政策重点可以放在对经济复苏的支持上,这需要宏观政策调整来保持商品价格稳定与财政可持续性。这对于经济增长中期目标、中央银行独立性与金融可持续发展都十分重要。在经济中长期增长问题上,他强调了绿色、韧性和包容性的复苏和发展。此外,就业再分配也十分重要。后疫情时代的就业形势将十分严峻。因此,需要能够适应信息技术发展的相关政策调节。

CCG主任王辉耀指出,当前,新冠肺炎疫情仍在全球肆虐,发展中国家正迅速生产疫苗,尤其是中国。目前,中国的疫苗接种剂次已经达到8亿剂,预计接种将达10亿人次,我们能看到疫苗对疫情防控的速度和作用。《全球经济展望》的发布会对全球经济、政策制定产生深远影响,世界经济需要重回正轨。如今,全球疫苗分配非常不平衡,中美欧做得很好,但很多发展中国家的情况不如人意,如果想要发展经济,就必须注重疫苗的分配形势。中国已经向80多个国家提供了新冠疫苗援助,同时,承诺向“新冠肺炎疫苗实施计划”提供1000万剂国产疫苗,用于满足发展中国家的急需。世界银行发布的报告号召全球关注,有助于解决这个问题。

他提到,疫情期间,不平等的现象加剧了,全球前1%的人拥有30%到40%人口的财富,这对全球化没有好处。拜登总统正设法提高美国的最低工资。G7提出了统一全球最低税率,打击“避税天堂”,这些纳税措施会造福全球经济。基建也是全球经济的关键驱动因素之一,中国经济发展强劲的原因之一就是拥有数字基建。

此外,贸易也是全球经济中另一大重要因素,需要降低贸易成本,恢复自由贸易,摒弃贸易保护主义,进行贸易改革,世界银行给予了世界很大信心,延续正确的政策,但也告诫我们需要应对挑战。

他认为,中国现在是世界上发展最快的经济体,因为中国更早地抑制住了疫情,中国已经实现了8亿人脱贫,在人力资源开发方面做了很多努力。现在,中国的医疗保险覆盖了13亿人,超过10亿人有社会保障福利,庞大的基础设施网络无处不在,人们去其他地方只需要坐几小时高铁。这种交通和消费的协同作用,带动了中国GDP的发展,数字经济规模占GDP比重已近四成,对GDP贡献率近七成。中国开放经济,加速国内外经济发展,持续发展的道路十分重要,但也要注意地缘政治风险。过去,旅游业占全球GDP的5%到10%,新冠疫情减缓了全球GDP增长,但北京冬奥会和东京奥运会有望成为旅游业新的契机,那时,人们可能会进行国际旅行,学生前往留学交换,人员开始流通。

世界银行中国、韩国和蒙古局局长芮泽对中国在疫情防控措施和疫苗接种方面的成功表示高度肯定,他指出中国经济在疫情爆发初期受到了沉重的打击,但是2021年经济得到了快速的复苏并且预计会产生8.5%的增长。在一连串的数字背后证明了中国增长力的恢复并且社会也在逐步恢复正常。

他指出,疫情过后经济增长将会逐步从由公共投资以及出口主导转为私人投资和国内消费主导。随之而来的是财政政策和信贷政策的逐步正常化。可以看到全球制造业正在快速复苏,而且全球对于某些中国正在制造的商品,例如医药用品和电子产品的需求也很高。因此随着国外市场需求的增加和国内市场的复苏,中国的企业将会很快恢复收支平衡并且重新开始投资,进而国家就会逐步减少信贷刺激。那些依赖于公共投资的产业的资金流动性会降低,这些产业包括基础设施建设,地方政府投资的汽车项目,甚至是地产业等等。但是他认为对于经济中的其他产业的投资势头会保持强劲,并且消费也占到经济增长的三分之二。

但是,全球经济复苏的不同步性,疫情仍未被全面控制的现实和国际贸易关系中不断出现的紧张局势都有可能影响中国国内的投资信心,局部地区的疫情复发也有可能暂停消费的回升,但是总的来讲他认为中国的风险是可控的。

关于阿伊汗·高斯所提到的绿色、韧性和包容性的复苏和发展,他提出,既然中国经济已经逐步回到了疫情前的发展轨迹上,很多疫情前既有的问题会再度成为政策的重点,其中生产力增长的减速是中国正在面临的一个重要问题之一。包括信贷分配不准确,人力流动受限,资源不能快速灵活的流向最有前景的公司在内的这些问题都影响到了技术和生产力在经济中的流动扩散,从而限制了生产力的增长。

他也注意到,中国人口正在快速老龄化,人口增长的减缓也意味着它将不再是中国经济增长的主要力量。这件事本身也许不是坏事,虽然在短时间内劳动人口还会继续增长而不会下降,但是在未来随着工作人口的下降,中国需要更多投资人力资本并提升人口技能,以确保他们能为经济做出足够的贡献。这对于中国是个挑战,因为虽然现在大城市的孩子受着良好的教育,但是在乡村地区却不尽然。

他还指出,虽然改革开放四十年以来中国在各领域持续开放,但是中国的服务业对投资和贸易仍开放较少,更多的开放可以给中国提供提升其生产力的机会。而这其中很多的限制与境内障碍有关,诸如营业牌照,投资障碍以及其他各种各样的国内外企业可用资源不同等问题都大大增加了外资在华贸易的成本。

他认为,习近平主席在联合国大会上发表的碳达峰和碳中和的目标是非常宏大的,实现它需要切实的行动。虽然2020中国经济的恢复是快速的,但不是绿色的,经济恢复的方式是更加传统的,因此2020年碳排放的下降远没有前一年的多。2020年所面临的问题是高排放低增长,所以中国经济需要转向更加绿色的产业,这和增加生产力的目标是可以相辅相成的。比如说,通过从重工业转向高科技驱动的服务业可以有效地同时达到这两个目标。

世界银行集团前景预测局高级经济学家叶卡捷琳娜·瓦沙克马泽指出,世界现在仍然有各种风险存在。第一个是依旧存在的疫情。疫情并没有完全消除,尤其是面对季节性复出和防疫不普及的风险。尽管全球的新冠确诊人数在下降,亚洲国家的情况却不容乐观,比如前段时间的印度,现在的马来西亚,泰国,菲律宾还有印尼。第二个风险是金融危机。在疫情期间,一些国家保持了相对轻松的财政状况,但这并不能永远持续,更高通货膨胀正在出现。但是如果通胀预期受到抑制,在全球债务增加的情况下,预期的金融状况可能会更早收紧,这会危害到经济发展。金融危机现在也与自然灾害联系在一起,比如台风、海啸和地震,这些自然灾害影响着岛国的经济发展。第三是能否更高增长的风险。这些高增长是两个决定因素的作用。一是疫苗接种效果好于预期,二是全球强劲复苏带来的更强溢出效应。

关于影响未来增长的来源,她关注三个方面。一是对人力资本的影响。疫情使贫困人口遭受了不成比例的痛苦。在人口大国里,红利主要来源于人口。她希望人口红利在未来能带来更加强劲的人力资本增长。第二个方面关于女性。调查显示,亚洲女性遭受的暴力更多,一些国家有24%的受访者做出了回应,有时甚至更高,接近80%的受访者表示她们在疫情期间经历了一些暴力。在这里谈论女性的原因是,当在每份报告中查看未来的增长来源时,人们会说这是未开发的潜力。因此,如果女性遭受不成比例的痛苦,女性对未来权利的希望就会增长。第三个方面也很重要,就是小微企业。很多生产率都来自小微企业,因此对于每个国家来说,他们都是非常重要的结构。所以重建小微企业对于未来生产率增长十分重要。

世界银行预测局高级经济学家露西亚·夸利亚蒂表示,正如之前强调的,减少贸易成本对于发展中国家和低收入国家来说是用来重振增长和生产力的一个主要政策。之所以强调这是他们可以使用的主要政策选择之一,是因为这里面有巨大的潜力。世界银行从2020年开始的研究或发展中的报告表明,贸易当然与增长和生产力相关联,贸易成本增长1%会使人均收入下降0.2个百分点。

《全球经济展望》是世界银行关于全球经济发展和前景的旗舰报告,特别关注新兴市场及发展中经济体,每年两期,于1月份和6月份发布,是各国政府、商界了解全球经济走向的重要参考。此次是CCG连续第三次与世界银行联合在线解读该报告。

版面编辑:文静
关键字:
分享到:

声明:财经网专栏文章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网立场。

相关新闻

专栏作家推荐

张礼卿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前院长、国际金融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博士。

苏宁金融研究院

定期发布专题研究报告,着重于国内消费金融、贸易金融、互联网金融等。

京东数科

致力于宏观经济政策研究、产业研究、大数据创新研究、金融科技研究等。

要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