昔日p2p之王陆金所赴美上市,陆金所从互金老大变成了什么?

来源:财经网 专栏:江瀚 2020/10/09
分享到:

来源:江瀚视野观察

作者:江瀚

曾几何时,互联网金融在中国市场可谓是风起云涌,最多的时候全国几千家互金同台竞技,如今当大潮退去,只剩下15家互金企业在苦苦求生,而10月8日,曾经的互联网金融王者陆金所赴美上市,在互金大潮已经退去之后,陆金所却上市了这到底意味着什么?之前的互金王者陆金所又变成了什么?

一、互金潮落与陆金所上市

9月14日,在银保监会新闻通气会上,银保监会普惠金融部副主任冯燕表示,截至今年8月末,全国在运营网贷机构为15家,比2019年初下降99%。值得注意的是,截至6月末的存量P2P平台数量为29家,亦即:2个月的时间又有近半存量P2P平台消失。这15家存量平台的苦苦挣扎可谓是当前互联网金融市场上最无奈也必须要接受的现状,在所有人都认为互金是不是已经走到了最后曲终人散的时刻的时候,另一个消息却在国庆假期的最后一天传来。

10月8日,陆金所控股正式在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披露招股书,拟登陆纽交所,股票代码为“LU”,高盛(亚洲)、美国银行证券、瑞银、汇丰银行、平安证券(香港)等担任承销商。陆金所将自身定义为“技术驱动型个人金融服务平台”,以零售信贷和财富管理为主要业务。招股书最新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9月30日,其促成的零售信贷总余额达到5358亿元,财富管理客户总资产达到3783亿元。

根据腾讯棱镜的报道,陆金所是平安集团科技业务的重要板块之一,但其更为投资者熟悉的标签,是曾经背靠中国平安集团的P2P平台,曾被业界称为“P2P一哥”、“P2P高富帅”。看到陆金所上市消息后,一位曾经的P2P从业者连连感慨,“陆金所是‘高富帅’,有更多的转型选择和退路,没必要耗在P2P这个泥坑里。”

陆金所对于中国平安集团有着特殊意义。中国平安财报中的大事记显示,以2012年陆金所成立为起点,平安开始布局科技业务。P2P网贷业务曾是伴随陆金所的重要标签。由于背靠平安集团,陆金所的P2P产品收益高于同期银行理财产品收益,陆金所由此吸引到大量投资用户。个人投资者的资金也成为陆金所提供的贷款资金来源之一。但随着监管日益从严,2019年8月,陆金所完全停止新增P2P业务。

招股书显示,旧产品(主要指网贷资产)从2017年末的3364亿元,减少至2019年末的1033亿元,到2020年6月30日余额为478亿元,旧产品占客户总资产比例从2017年末的72.9%下降到2020年6月30日的12.8%。

正如同我们前文说的,对于陆金所来说,互联网金融时代虽然是陆金所第一桶金的由来,不过现在的陆金所已经不是当年的模样了。

二、陆金所从互金王者变成了什么?

其实,自从互联网金融几轮大规模爆雷潮之后,互联网金融已经全面进入整顿时期,在这样的情况下,如果再苦守着网贷这个必然会逐渐消亡的业务不放,一定会被时代所淘汰,在这样的情况下,作为行业一哥,其实陆金所早就开始了自己的转型之路,2016年12月13日,陆金所发布公告,称即日起将由陆金服作为网络借贷中介机构,承接平台的信息搜集、发布等服务,再到2019年全面停止,陆金所经历了一轮真正的变化,如今陆金所要上市了,那么,陆金所又变成了什么?陆金所究竟给互联网金融转型带来什么?

首先,用户和流量是互金大潮最大的遗产。如果问互联网金融发展到今天到底给我们留下了什么?可能最多的就是大量开始真正了解互联网并且熟悉线上金融模式的用户,他们通过互联网金融养成了借钱-使用-还钱的用户习惯,并且给互联网金融企业带来了实实在在的流量,这些其实是互联网金融最大的遗产,我们放在陆金所的身上就看的非常明显,凭借着过去十年所积攒的数据和用户,陆金所其实已经拥有了绝大多数金融机构没有的优势,根据陆金所的数据显示,招股书显示,截至2020年6月末,陆金所拥有4470万注册用户和1280万活跃投资者,活跃投资者保留率截至2020年6月末为95.0%。更何况这些用户很多都是在陆金所已经购买过很多金融产品的用户,所以陆金所可以根据用户的投资风格轻而易举地了解用户的喜好和风险承受能力,这样完全可以借助这种数据优势精确地给用户推荐信贷和财富管理产品,从而进一步吸引用户,还可以比较好地控制风险,这无疑是从互金转型之后最成功的举动。

其次,淘金者不如卖水者的真正中介化。曾几何时,陆金所是互联网金融淘金大潮中引领潮头的那个,可以说是互联网金融的执牛耳者,但是正如同当年美国的淘金热一样,真正赚到钱的其实都不是淘金的人,而是那些摆渡、卖水以及销售淘金工具的人,这些中介者才是风险最小但收益最大的人群,陆金所指出,从2017年以来,其逐渐向轻资本业务模式转型。来自零售信贷服务费的贡献从2017年的55.1%增至2019年的82.2%,而同期来自净利息收入从26.1%下降至8.2%。这些所谓的轻资产业务就是陆金所的卖水业务,也就是不做放贷而做助贷的业务,这些业务真正的提供者都是合规的金融机构,陆金所的身份更像是信息和数据的引流者,正是因为这种身份让陆金所变成了一个彻彻底底的平台模式,这种模式也许不像之前那样一本万利,但是胜在几乎没有风险,可谓是低风险却相对高收益的业务,根据第三方国际咨询机构Oliver Wyman数据,陆金所控股的主营业务零售信贷和财富管理均在市场中排名靠前。截至2020年6月30日,陆金所控股管理贷款余额和管理用户资产规模在非传统金融机构零售信贷市场和非传统金融机构财富管理市场(货币基金除外)的业务规模中分列第二、第三。

第三,做蚂蚁那样的科技引领者。其实,陆金所第三步就是沉下心来学蚂蚁,蚂蚁给中国的互联网金融企业探明了一条真正的科技服务道路,陆金所在招股书中的定位是“中国领先的科技驱动个人金融服务平台”,这一点几乎和蚂蚁如出一辙,而本身就是“高富帅”财大气粗的陆金所也可以用雄厚的资本实力给自己砸出一条路来,根据招股书科技在陆金所控股的业务中扮演重要角色。其2019年478亿元的收入中,基于科技平台的收入占比达87.7%;技术驱动下的平台客户留存率超过95%。虽然我们不知道陆金所到底有多少自己手中的专利,但是毕竟金融只是科技的使用者而没必要是科技的创造者,陆金所只要用好了科技基本上就足够给资本市场提供一个具有想象空间的故事了。

如今,陆金所上市了,作为中国互联网金融的翘楚企业陆金所早就不是当年的互金之王,只是陆金所给互金趟出的这条路,剩下的那十几家平台有没有能学得会的呢?

版面编辑:文静
关键字:
分享到:

声明:财经网专栏文章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网立场。

相关新闻

专栏作家推荐

张礼卿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前院长、国际金融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博士。

苏宁金融研究院

定期发布专题研究报告,着重于国内消费金融、贸易金融、互联网金融等。

京东数科

致力于宏观经济政策研究、产业研究、大数据创新研究、金融科技研究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