蔡凯龙:瑞幸和Wirecard的崩塌,背后都有他

来源:财经网 专栏:蔡凯龙 2020/07/17
分享到:

来源:凯龙的后浪财经

作者:蔡凯龙

一、难兄难弟

2019年5月,瑞幸咖啡敲钟纳斯达克,从成立到上市只用18个月,创造了上市神话,一时风光无限。然而,2020年开始,20亿元财务造假事情很快败露, 瑞幸股价暴跌90%,6月29日瑞幸咖啡在纳斯达克正式停牌。瑞幸从上市到退市,只用了13个月,又创造了中概股最快退市记录, 同时引发了美国监管对中概股实施更加严苛的财务审计标准。所有中概股因此受牵连。

正当瑞幸咖啡造假案挑动中美资本市场最敏感的神经的时候,在遥远的欧洲大陆,欧洲版瑞幸事件也在上演,  其主角是号称欧洲支付宝的Wirecard。

Wirecard是德国一家近几年快速崛起的支付公司, 曾一度被认为是欧洲最有潜力的金融科技公司, 在26个国家拥有近6000名员工,和Visa、万事达卡、微信和支付宝都有合作,为了更好开拓中国市场,Wirecard收购国内商银信支付公司。Wirecard的亮丽表现吸引了软银的孙正义,后者在2019年4月投资10亿美金占股5.6%。Wirecard 其巅峰时候估值接近2000亿,然而6月17日惊爆财务造假, 虚构一笔19亿欧元(150亿人民币)的银行存款, 随即其CEO辞职并被捕,公司宣布破产,股价从104欧元自由落体跌到1.4欧元,99%的跌幅让数千亿估值瞬间灰飞烟灭。

Wirecard不仅陨落的速度比瑞幸还要快,而且还成为德国Dax指数成立32年里, 首个宣布破产的成分股。

二、背后的助推者

瑞幸咖啡和Wirecard这两位难兄难弟有着众多的共同点,都是各自领域里快速崛起的挑战者,都有着光鲜的财务报表和漂亮的业务增长数据。两者轰然倒地的根本原因都是财务造假,其导火索,都是审计公司拒绝签署2019年的财务审计表。而令人讶异的是,瑞幸和Wirecard的审计师都是安永会计师事务所。

我们应该感谢安永揭发出两家造假公司吗?恰恰相反,安永现在陷入多起官司,投资人起诉安永没有及早发现两家被审计公司的长时间的持续造假。安永有渎职的嫌疑,成为媒体和监管机构关注的焦点。

在瑞幸和Wirecard事件里真正的幕后功臣,是股市上的做空者。

知名做空机构“浑水”(Muddy Waters)1月31日发布一份89页的匿名报告,2月4日再次发布第二份做空报告,两份报告称瑞幸2019年第三季度和第四季度的财务数据造假。

浑水的两份重量级做空报告,掀起了惊涛骇浪,引发各方关注。瑞幸极力否认造假,多个金融机构出面力挺瑞幸。但是,事实胜于雄辩。最终安永拒绝签署财务审计报告,瑞幸不得不承认自己造假。浑水带领下的大空头,终于取得了胜利。

瑞幸的做空者只是受到质疑否定, Wirecard的做空者却被监管直接禁止入市。

2019年1月,英国《金融时报》曾报道称,根据举报线索调查发现,Wirecard在亚洲的多家子公司存在伪造文件和会计违规行为。尽管Wirecard一再否认存在不当行为,空头也开始加大对该股下跌的押注。

市场研究机构S3 Partners的数据则显示,在2019年2月Wirecard的空头头寸达到1859万股,占该公司流通股本的16.19%,在全球数据处理板块中被做空的规模排名中位列第三。

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BaFin)2月18日突然宣布,在为期两个月的保护期内,禁止做空Wirecard的股票, 理由是Wirecard具有“经济重要性”,其股价暴跌已对市场信心构成了严重负面影响。针对单一股票品种发布做空禁令,不仅在德国证券交易史上史无前例,在全球范围内也十分罕见。

事实上,做空禁令往往具有完全相反的效果。趁机来趟浑水的浑水公司也表示,该禁令只会推动投机者继续看跌Wirecard。果不其然,在做空禁令过期后,空头继续大举做空,空头不肯罢休。

经过一年6个月的多空交战,空头终于坚持到调查结果出炉,财务造假事实真相大白。

瑞幸和Wirecard,欧美两大财务丑闻的揭发,做空者功不可没。

三,做空的意义

我们不仅要问,为什么财务造假无法提早被发现,为什么我们有专业的会计师审计师,有强大的投行分析师,有强有力的监管机构,最终都被财务造假者蒙骗过关,还得靠做空者来揭破骗局?

根本原因,在于利益。天下熙熙攘攘,皆为利来利往。

会计师和审计师按要求必须独立公正,可是毕竟受聘于公司,加上市场竞争的压力,需要权衡得罪金主的得失。如果没有人揭发,审计师很少主动深挖财务漏洞。Wirecard的财务造假交易,2015年就有发生,作为看门人的安永居然在4年多的时间毫无觉察,可见一斑。

投行的分析师团队,很多本身就是被研究标的公司的投资人或者上市承销商,更加难以客观中立。中金公司在今年2月份发布力挺瑞幸的研究报告称,浑水的沽空报告调研数据着实草根,代表性不足,缺乏有效证据。中金因此惨遭打脸,成为笑话。

至于监管,涉及到自身声誉,也会连出昏招。德国联邦金融监管局的禁止做空Wirecard命令,至今备受争议,也让德国联邦政府有失颜面。德国经济部长阿尔特迈尔(Altmaier)呼吁有关部门尽快处理Wirecard的丑闻事件,并警告称,德国的商业信誉正遭遇损失。

只有做空者,拿出自己身家,真金白银押注做空,才会尽心尽力去找出标的公司的漏洞。

要知道,做空不易。做多的最大损失在于投入本金,盈利的空间无限。做空刚好相反,最大获利空间是本金,损失的空间无限。大部分股票的趋势都是上涨的,做空是在做时间的敌人,所以做空需要极大的勇气和眼光。

除此之外,运气也很关键。著名经济学家凯恩斯也这么说:不要轻易做空,因为市场不理性的时间可能足以让做空者破产。“the market can stay irrational longer than you can stay solvent。”。

很多做空者,虽然方向压对了,但是有时候多空双方角力如此漫长,以至于空方最后逼得止损出场。美国对冲基金蓝山资本(Blue Ridge Capital)自2000年中期开始做空Wirecard,但2017年底该基金已经关闭,倒在黎明之前。

因此每次做空,做空机构都耗费巨大人力物力去做调研。浑水等做空机构,为了揭穿瑞幸造假,雇用了92个全职和1400多名兼职调查员,收集了25000多张瑞幸咖啡小票,共录制了11260小时的视频,包括“620个直营店,981天营业日的全部营业时间监控录像”,并且收集了大量内部微信聊天记录。

相比之下, 一些审计机构和投行机构调研公司,只是过场式的参加公司安排的会议,和高管们一起高谈阔论,只看高管们准备的华丽的财务报表,就能出具调研报告。这种掺水的调研报告,和含金量十足的做空报告比,不可相提并论。

经济学家用理论和实证早已证明,做空能帮助市场揭发造假,降低信息不对称,提高交易流动性,整体上有助于市场的价格发现功能。

成熟的市场需要做空者。

四、做空在中国

瑞幸和Wirecard造假在欧美股票市场被做空者引爆,很多人提议中国股票市场应该允许做空,让国内众多的造假者无藏身之地。 

做空固然有着积极的意义和作用,但前提是需要有成熟的法制和规则配套。对于中国股市这样一个历史短暂、法制尚不健全、规则尚有漏洞、信息极不对称的新兴市场而言,做空的负作用和杀伤力极大。

我们无法完全信任做空者的话,因为做空者不是伸张正义的游侠,而是以此为生的逆向投资者。成熟金融市场也有不少做空者,故意放出虚假负面消息,扰乱市场从中获利。

股民期望做空能像一把利剑刺向造假者的心脏,但是如果管理不善,这把利剑就会被不法之徒操纵,成为一把专割股民韭菜的镰刀。做空机制在中国,还为时过早。

总之,我们不应该对做空者一味的否定,应该有所保留的聆听做空者的话,让他们的报告成为我们投资决策的一部分。兼听则明,偏听则暗。

版面编辑:文静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专栏作家推荐

苏宁金融研究院

苏宁金服集团旗下的大型专业研究机构,定期发布专题研究报告,着重于国内消...

北京互联网法院

北京互联网法院成立于2018年9月9日,是司法主动适应互联网发展大趋势的重要...

蔡凯龙

金融科技和财经专栏作家,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注册金融分析...

要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