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灏:市场危机中,你应该问的问题

来源:财经网 专栏:洪灝 2020/03/06
分享到:

作者:交银国际研究部主管 洪灏

在03.03,橡树资本的投资大师,霍华德·马科思Howard Marks发表了他的投资者报告。他的报告一直受到资本市场参与者的追捧。巴菲特称马科思的投资报告是他必看的报告。这篇题为《Nobody Knows II|不可知(之二)》的报告是一篇重要的报告。上一次马克思用这个报告标题,是2008.09.19雷曼兄弟倒闭后的两天。当时市场动荡的情况,和现在类似。

马科思写道,他这篇报告的目的,不是要简单地给出“买入”或“卖出”的建议,而更重要的是要提出思考分析当前形势的角度。在任何领域里,专家都比普通人有优势。然而即便如此,专家也无法完全准确的预测下一步要发生的事情。如果要他预测新型冠状病毒的疫情前景,他也只能猜测。

然而,马科思认为,美联储和其它央行现在的货币政策空间已经非常小。疫情的情景不可知,对经济的影响更不可知。如是,投资者如何能确定美联储货币政策的效用。美联储的降息周期平均500个基点。然而,08年危机之后,美联储把利率降到零,并在耶伦接管,经济持续复苏的时候迟迟不加息,还连续进行QE量化宽松。

如今,美联储只有150个基点的“子弹”,还一夜之间挥霍了50个基点。而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在经历了数次QE膨胀之后,臃肿不堪。尽管经济疲弱时政府一般以财政、货币政策刺激经济增长,但现在货币和财政政策的空间都很有限。连凯恩斯主义的始作俑者凯恩斯都强调等经济恢复之后,要还清债务。然而,经历了多年的复苏,美国政府却债台高企。出来混,总是要还的。不是这么还,就是那么还。

对于市场,当前最重要的是分析暴跌后的价格是否严重偏离基本面。市场并不存在唯一的买点。现在该问的问题并非市场是否还会跌,还会跌多少,因为这个问题的答案并不可知。现在正确的问题,是市场价格是否正确地反映了基本面。马克思认为,经历了这轮史诗级别的暴跌,美股已经便宜了很多,但仍不是地板价。美股的市盈率高于二战后的平均水平约20%,因此只能说美股的估值合理了很多。对于美债,他写道,“美债的收益率跌到了历史最低点,不知道谁会愿意把今后十年的收益率锁定在1%”。

在写完上述文字之后,我看了一下美国市场。市场现在认为美联储在03.18例会上再降息的概率是153%。也就是再降息50个基点的概率是53%。这实在是太诡异了。如果美联储降息50个基点,则仅仅是符合市场预期。如果不降息,则或会让市场失望。盘面上看,曾经无所不能的美联储居然被市场逼到了墙角。当然,交易员都知道这个概率是动态的,是从国债期货价格里倒推出来的。美债收益率如此极端,它隐含的信息也会同样极端。与此同时,川普从美联储的困窘中吸取了教训,表示自己不会用财政刺激,因为“美国经济对病毒有免疫力”。

不知道是否因为我的理念和马科思的非常相近,他在这篇重要的报告里引用了我最近宏观策略报告《洪灝|周期之末,诡异的风险对冲策略》里的一些观点。我不胜荣幸,并向您推荐这篇精彩的报告。

报告全文链接:

https://www.oaktreecapital.com/docs/default-source/memos/nobody-knows-ii.pdf  

版面编辑:文静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专栏作家推荐

苏宁金融研究院

苏宁金服集团旗下的大型专业研究机构,定期发布专题研究报告,着重于国内消...

北京互联网法院

北京互联网法院成立于2018年9月9日,是司法主动适应互联网发展大趋势的重要...

蔡凯龙

金融科技和财经专栏作家,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注册金融分析...

要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