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股查询:

许可:美好生活与消费信贷

来源:财经网 2019/11/08
分享到:

作者:许可 中国人民大学金融科技与互联网安全研究中心副主任

每个人都向往美好生活,但生活并不总是那么美好。这种差距,用我们耳熟能详的话来说,这就是“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那么,如何化解这一矛盾?

必由之路:增加居民财富

大量研究表明:金钱和美好生活之间有着重要而复杂的联系。2009年,美国普林斯顿健康与幸福中心经济学家安格斯·迪廷(Angus Deatin)和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丹尼尔·卡尼曼(Daniel Kahneman)对45万美国人开展生活满意度调查。结果发现:幸福感的确与收入有关,而且年收入为75000美元的人幸福感最足。在75000美元年收入以内的人,幸福感会随着收入增加和提高。然而超越了75000美元年收入的人,幸福感增加并不明显,甚至低于站在75000美元年收入门槛上的人。在对财富的追求上,中美两国并无不同。2013年,覆盖中国10个省35个城市、十万人参与的“中国中产家庭幸福指数调查”显示:有近70%的受访者认为经济收入对家庭幸福有着相当比重的影响。对照美国的研究,即使经过购买力平价的折算,中国现有人均收入也远远低于最优金钱幸福线。所以,这些学术研究不过重申了一个老生常谈的话题:金钱不是万能的,但没有钱是万万不能的。但问题是:我们如何才能增加财富?

为什么中国人勤劳但不富有?

对于这一疑问,耶鲁大学的陈志武教授在同名著作里已经给出了答案。在他看来,一个人的财富包括流动财富和人力资本,前者包括现金、存款、股票和房地产,后者则是一个人未来数年的劳动收入的总折现价值。流动财富可以随时变现,而人力资本却不然,其实现需要一系列金融制度的支持。中国人之所以不富有,一个重要原因缺失了人力资本的变现途径。总体而言,年轻人的流动财富有限,人力资本很高,而老年人的情况正好相反。正因如此,王小波说:大学生是穷人中最趾高气扬的一类人。但问题在于:尽管大学毕业生在经济学上很富有,在现实生活中却无钱可花,他想增加消费,却无能为力。

通过消费信贷变现人力资本

为了解决上述难题,消费信贷应运而生。所谓“消费信贷”,即由商业银行、消费金融公司、互联网平台等机构向个人提供资金,用于满足消费需求的一种信贷方式,以提高消费者的即期消费水平,住房按揭贷款便是典型的例子。就其本质而言,消费信贷的目的是让消费者更好地配置不同年龄阶段的消费水平:年轻人总有形形色色的生活需求,而人一生中收入最高的年份通常是在年龄比较大的时候。多年前坊间流传的中国老太太买房和外国老太太买房的故事,生动说明了消费信贷的作用。

除了提升个人的福利,通过信贷的财富创造也间接为一个国家整体经济做出贡献。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今年前三季度,最终消费支出对于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分别为65.1%、60.1%和60.5%,而2018年全年,最终消费支出对国民经济增长的贡献率是76.2%。而居民收入在今年上半年的增速并没有下滑,可见消费者的消费潜力还需要手段和工具来激发。消费信贷恰恰能够起到这样的作用。

消费信贷重“质”甚于重“量”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消费信贷也是如此。如果消费贷款过多,那么一旦人们的流动资产出现轻微的减值,就会带来灾难性后果。2001年到2007年,美国家庭债务总额由7万元飙升到14万亿美元,为金融危机的爆发埋下了伏笔。反观中国,尽管西南财经大学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与研究中心发布的《中国家庭金融调查专题——中国居民杠杆率和家庭消费信贷问题研究》指出中国家庭债务占GDP比重为49.2%,远低于美国77.1%的水平,在总量上可控。但另一方面,中国消费金融在质上存在隐忧:其一,人们因为买房而负债,在2013年到2018年,住房贷款占家庭债务比重高达55.6%,更值得注意的是,因为多套房负债的占比逐年递增,以2017年到2018年为例,多套房的住房贷款占比从62.9%上升至65.9%。其二,消费金融的供给不充分、不均衡,2017年,我国约有4.54亿成年人没有获得过消费金融,占我国成年人口的37.48%,远高于发达国家20%的比例。

推动消费信贷向善而行

我国消费信贷在质上的失衡,需要在正反两方面加以矫正。用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伯特·希勒的话,有两种消费债务,一种是“丑恶债务”,比如2007年之前,给低收入且无法获得充分信息的家庭发放的过度抵押贷款。另一种是“助益债务”,即为借款人和相关各方提供推动力的贷款。我国的监管者应当审时度势,兴利而除弊。

简言之,在住房贷款负担过重的情形下,应当控制住房贷款总量,控制多套房的贷款杠杆率,适当时可进一步提高多套房首付比例。同时,消费金融机构应落实适当性义务,增强贷款条款的透明性,避免让贷款人承担不必要和不可持续的负债,最终陷入危险境地。为此,可以引导消费金融机构以真实消费场景为支撑拓展业务,通过线上、线下等多种渠道建立消费场景,实现消费金融业务与消费场景的融合,引导资金真正流向消费领域,降低和限制无特定用途的消费贷款业务占比。这种场景化的消费信贷,还可以从供给侧提振需求。双11购物季上,某电商平台的数据显示,接入场景化消费信贷的商家销量显著高于整体大盘,则是一个佐证。

另一方面,较诸发达国家80%以上成年人可从银行获得消费金融,我国仅40%成年人可以获得传统金融机构的服务,对于那些缺乏征信记录的白名单客户,可以发掘互联网消费信贷机构触达和分析客户信息的能力,通过金融科技向长尾客户提供生存型、发展型耐用品消费服务,有效提升贷款人的潜能,致力于长远。

版面编辑:文静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专栏作家推荐

苏宁金融研究院

苏宁金服集团旗下的大型专业研究机构,定期发布专题研究报告,着重于国内消...

北京互联网法院

北京互联网法院成立于2018年9月9日,是司法主动适应互联网发展大趋势的重要...

蔡凯龙

金融科技和财经专栏作家,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注册金融分析...

要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