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股查询:

美国经济衰退来临了吗?

来源:财经网 2022/08/03

作者:何伟文 中国国际贸易学会常务理事,全球化智库高级研究员

美国经济分析局7月28日公布,二季度美国GDP环比下降0.9%,是继一季度下降1.6%之后连续第二个季度负增长。一些媒体和分析师纷纷据此认为美国经济进入了“技术性衰退”(连续两个季度负增长)。不过,拜登和耶伦都立即断然否认美国经济进入衰退,相反认为其基本面仍然强劲。劳工部7月28日公布,6月份新增非农就业37.2万,失业率继续保持在3.6%,低于疫情爆发前低点。7月27日美联储再次大幅加息75个基点后,三大股指不跌反涨。截至7月29日周五收盘,7月份道指累计上涨6.73%,标普上涨9.11%,纳指更跃升12.35%,成为多年来最大单月涨幅。

美国经济尚未进入衰退,但基本面趋弱

2001年,美国官方确定由全国经济研究局(NBER)确定美国经济是否进入衰退,及何时进入,何时结束。全国经济研究局没有采用连续两个季度GDP负增长的衰退标准,而是以生产、消费、个人收入、就业、投资等基本面同时出现连续几个月的实质性下降为标准。而且往往经过一段时间后“追认”。例如2001年11月,该局宣布美国经济从2001年3月进入衰退,11月结束。

2022年前两个季度美国GDP连续负增长是环比,不是同比。2021年四季度GDP强劲增长了6.9%,基数很高。2022年一季度环比下降1.6%,二季度再下降0.9%后,仍然明显高于去年同期。按同比计,一二季度分别增长4.2%和2.3%(未经季节调整),高于或等于趋势值。因此不能算衰退。

衡量美国经济是否进入衰退,应该从构成美国GDP增长的四驾马车私人消费开支、私人固定资本投资、净出口和政府开支(包括消费与投资)的实质性变化去分析和判断。过去三个季度其环比变动和对GDP增长贡献度见下表:

过去三个季度美国四驾马车对GDP增长贡献度

(增长率为百分比/贡献度为百分点)

Q4/2021 2022 Q1 Q2

类别/增长率与贡献度

GDP 6.9/6.9 -1.6/-1.6 -0.9/-0.9

个人消费开支 2.5/1.76 1.8/1.24 1.0/0.70

私人固定资本投资 36.7/5.82 5.0/0.93 -13.5/-2.73

固投 2.7/0.50 7.4/1.28 -3.9/-0.72

设备投资 2.8/0.17 14.1/0.73 -2.7/-0.16

库存调整 /5.32 /-0.35 /-2.01

净出口 /-0.23 /-3.23 /1.43

货物出口 23.4/1.64 -7.6/-0.63 15.6/1.19

货物进口 18.9/-2.16 20.2/-2.40 -0.1/0.01

政府开支 -2.6/-0.46 -2.9/-0.51 -1.9/-0.33

个人消费开支+固投 /2.26 /2.52 /-0.02

资料来源:美国商务部经济分析局,www.bea.gov, 及据此计算

这四驾马车中,个人消费开支和固投二者合计构成经济基本面。2021年四季度、2022年一季度和二季度依次拉动GDP增长2.26、2.52和-0.02。这说明从2021年四季度到2022年一季度,美国经济基本面稳定在2.3%到2.5%之间,与趋势值大体相同,但2022年二季度转为零增长,说明基本面急剧转差。

2021年四季度GDP猛增6.9%的主要原因是库存补进,贡献率5.82个百分点。但库存补进金额很小,对GDP的拉动只有统计学上的意义。基本面增长率只有2.26%。

2022年一季度下降1.6%的主要原因是净出口负贡献了3.23个百分点。其原因又是出口不畅,进口猛增。但进口猛增恰恰反映了国内需求旺盛。个人消费开支和固定资本投资合计的基本面增长率是2.52%,反而略高于2021年四季度。

2022年二季度GDP下降0.9%的主要原因则是基本面零增长。进出口态势反转,出口猛增两位数,进口则略降,这表明国内需求转弱,但拉动GDP增长1.43个百分点。不过不足以弥补库存调整的负贡献(负2.01个百分点)。

综上分析,可以判断,以连续两个季度GDP负增长为依据判断进入衰退的确过于简单化,往往并不反映经济基本面。按照GDP主要构成,特别是基本面的增长或下降轨迹,可以判断,2022年年中,美国经济没有进入衰退,但开始走弱。会否及何时进入衰退,需要继续观察。

美国消费、收入、投资、生产正全面减慢:衰退征兆正在积累

据美国经济分析局7月28日公布的统计,二季度以来消费、收入、投资和生产全面减慢。

消费:2022年二季度个人消费开支总额折年率为17.00万亿美元,占GDP总量248518亿美元68.4%。环比增长率逐季明显减弱,2021年四季度为2.5%,2022年一季度将为1.8%,二季度再降为1.0%。其中商品消费下降最显著,过去三个季度环比增长率依次为1.1%、-0.3%和-4.4%。二季度商品消费负增长包括耐用品(-2.6%)和非耐用品(-5.5%)。这很明显是因为通胀高企,物价不断走高,迫使居民压缩消费的缘故。

个人收入:2022年4至6月,逐月个人可支配收入,按现价计算都在增长,增幅0.4%到0.7%不等。但扣除物价因素,实际收入则呈负增长。4至6月各月依次增幅为0.2%、0.0%和-0.3%,逐月下降。消费物价指数在6月份上涨6.8%,扣除能源和食品是4.8%。严重的通胀侵蚀了居民实际收入,从而减少了消费。

投资:如上所述,作为另一个经济基本面的固定资本投资,二季度急剧恶化,从一季度环比增长7.4%变为下降3.9%。其中构成经济增长物质基础的设备投资,从一季度强劲增长14.1%变为下降2.7%,它将有力地佐证美国经济衰退风险迅速增大。另一个重要领域是住宅投资。2021年四季度环比低增长2.2%,2022年一季度变为零增长(0.4%),二季度则剧降(-14.0%)。它直接反映了居民实际收入下降,购房意愿减弱,和美联储加息后房贷成本上升,抑制住房投资趋势。

生产:据美联储公布的逐月工业生产指数,进入二季度,工业生产指数徘徊不前。4至6月份指数分别为104.5、104.6和104.4(2017=100.0),制造业生产指数则出现明显跌势,依次为102.7、102.2和101.6。应该说,从特朗普政府到拜登政府,无论它们如何鼓吹制造业回流,如何建立安全供应链,美国制造业基本上仍停留在2017年即特朗普入主白宫时的水平。二季度以来,由于需求减弱,利息上升,工业生产自然受到抑制。

美国全国经济研究局关于衰退的定义是,消费、收入、就业、投资和生产出现全面的、实质性的下降,且连续几个月。上述领域除就业外,都出现了连续下降。如果在持续几个月,很可能符合衰退定义。

促成上述消费、收入、投资、生产全面走弱的直接原因是40年来最严重的通胀。美国消费物价指数CPI在2021年12月突破7%,2022年3月突破8%,6月份更突破9%,达到9.1%。根据美国前财长萨默斯团队的重新计算,1980-81年美国严重通胀的CPI最高值是9.3%。2022年6月份已经非常接近这一水平,即40年来最严重的通胀。一个直接原因是乌克兰危机加剧了能源和粮食价格剧涨。但这两个因素在只是美国严重通胀的次要组成部分。扣除能源和食品价格的核心通胀率,6月份仍然达到5.9%。其原因是美联储过去几年来的超级放水,零利率加无限度量宽。严重的通胀加剧了居民生活成本和企业生产成本的上升,而美联储大幅加息又升高了消费借贷和生产融资成本,致使消费、投资和生产明显下行。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7月26日的最新预测,将2022和2023年美国GDP增长率分别估计为2.3%和1.0%。但如果连续几个月或更长时间内出现实质性下降,仍可视为衰退。

预示未来6个月经济状态的美国采购经理人指数PMI7月份跌破50荣枯线,为47.5,为26个月新低,预示收缩。其中制造业指数为52.3,为24个月来低点。虽然仍高于荣枯线,但产出指数为49.9,跌破荣枯线。服务业PMI为47.0,为26个月来低点。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总裁格奥尔基耶娃最近明确认为,美国经济衰退不可避免。不久前路透社和芝加哥大学对49名知名经济学家的调查也表明,其中70%估计美国经济将在2023年进入衰退。

美联储重拳加息下,衰退或滞涨势所难免

如前所述,为了遏制40年来最严重的通胀,美联储不得不疯狂加息。刚刚过去的6月份和7月份议息会议均决定联邦资金利率加息75个基点,达到2.25%至2.50%。2022年以来已加息四次。普遍估计9月、11月和12月会议还会决定继续加息。

过去40年来,美联储每轮加息后一至两年内,都出现了经济衰退。1980-81年美联储铁腕加息,终于把CPI降到了1982年底的4.5%和1983年底的3.0%。但1980-82年美国出现了衰退。1999年至2000年美联储6次加息,累计加息175个基点,2000年下半年起经济急剧走弱,2001年出现衰退。2004-2006年美联储17次加息,2007年触发次贷危机,并在2008年演变成全球金融危机,美国和世界出现全面衰退。

当前美联储对加息处于进退两难境地。一方面,美国面临的40年来最严重的通胀是世界性的,遍及几乎所有发达国家和绝大多数发展中国家,因此美联储没有更多抉择,只能持续加息。否则很难把通胀率拉回到2.5%的美联储目标水平。但另方面,本轮加息面临过去历次加息没有的重大掣肘,即空前严重的债务问题。联邦债务已经突破30万亿美元大关。联邦利率上升,联邦政府国债还本付息负担也随之增加。而联邦政府预算赤字也远超3%的安全线,联邦利率过高,联邦政府面临主权债务违约风险也随之上升。过去几年美联储的超级放水,美国公司和家庭负债也大幅上升。截至2021年底,企业负债余额为10.5万亿美元。据德银估计,其中垃圾债违约率将从目前的1%上升到2023年的5%和2024年的10.5%。僵尸企业负债总额约9000亿美元。截至2021年底,家庭债务余额为15.6万亿美元。利率的过快上升也使家庭债违约风险随之上升。因为担心对经济打击太大,担心债务风险积聚,因此美联储在7月份加息的同时放出信号,即认为通胀可以较快得到控制。实际上是种自欺欺人,因为去年来美联储对本轮通胀的历次预测都是错误的,低估的。因此,美联储实际上还是走一步看一步。

美国经济的大概率前景是两个。第一个前景,如果美联储继续频繁加息,衰退很难避免。第二个前景,如果美联储加息不坚决,通胀不能迅速消退,而经济又继续低迷,则滞涨很难避免。或衰退,或滞涨。第三种前景基本可以排除。

版面编辑:文静
关键字:

声明:财经网专栏文章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网立场。

相关新闻

专栏作家推荐

张礼卿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前院长、国际金融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博士。

屈宏斌

中国首席经济学家论坛副理事长

伍戈

经济学博士,研究员。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曾长期供职于央行货币政策部门...

要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