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股查询:

中国发展数字货币需要以稳定为基本原则

来源:财经网 专栏:安邦咨询 2021/09/23
分享到:

作者:安邦咨询

随着包括中国在内的很多国家更加积极地研究和试验主权数字货币,有关央行数字货币的讨论和关注都不断提高。国际清算银行最新调查报告显示,65个国家或经济体的中央银行,约86%已开展数字货币研究。正在进行实验或概念验证的央行,从2019年的42%增加到2020年的60%。中国方面在不断扩大数字人民币试点的基础上,还希望借助假期和冬奥会的机遇进一步推广数字人民币的使用。无论是以比特币为代表的商业数字货币,还是实验中的各国主权数字货币,都越来越接近人们的生活。从比特币等加密货币交易的日趋活跃,到各金融机构对此的接纳和投入,以及各国央行对主权数字货币研发的加快,都意味着数字货币开始影响到经济、金融、社会的各个领域。很多人对数字货币的前景展开丰富想象,希望加快数字货币落地,更有很多机构也开始投入这个新领域,希望在未来的数字货币时代占据一席之地。

近期,一些国家甚至更进一步,开始将数字货币作为法定货币。中美洲小国萨尔瓦多对此开了先例,宣布将比特币设为法定货币,之后洪都拉斯和危地马拉央行官员也表示,他们也在考虑推出数字货币。在美国的制裁和新冠疫情流行的经济影响下,古巴效仿萨尔瓦多开始接受比特币。乌克兰也派出团队前往萨尔瓦多,进行加密货币实况调查。但就实际情况而言,与新政快速推行相伴的是,萨尔瓦多对于合法化加密货币的准备似乎并不充分,尤其缺乏危机应对能力。不仅其居民和商户毫无准备,技术的限制导致大量交易无法进行,带来国内市场的混乱,也影响了普通居民的日常生活。同时,国际金融市场对萨尔瓦多新政也并不看好,萨尔瓦多债券也在新政实施的第一天大幅下跌。可以说,这一尝试由于操之过急,正在当地引发社会混乱和政治动荡。

无论是自己发行数字货币的国家,还是直接承认商业货币的国家,目前看,大部分都是不发达国家,越是经济实力不强的国家越是看好这些虚拟货币。这些国家希望借此来吸引投资并通过变革抓住新的发展机遇。但这种投机的做法往往适得其反。标准普尔表示,比特币的采用可能会阻止萨尔瓦多参与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支持计划,增加金融弱点,并在通过银行寻求贷款时产生货币错配而对银行造成损害。标准普尔表示,“萨尔瓦多采用比特币的风险似乎超过了其潜在收益,对信用有直接的负面影响。”

目前来看,主要经济体都对此抱有谨慎的态度。欧洲央行、日本、英国等主要国家央行都对比特币等商业数字货币持否定的态度。在美国,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在国会作证时说,如果有了央行数字货币数字美元,美国就不需要稳定币和加密货币。加密货币资产并不是支付领域的重要组成部分,稳定币可能是,但稳定币需要适合的监管框架,美国没有这种监管框架。其言下之意是,商业数字货币尽管可以作为一种资产形态来存在,但无法起到货币的作用,未来更将被纳入到监管的框架之内。

对于主权数字货币而言,同样各国央行虽然都已开始不同程度的研究和实验,但对其大规模的推动都十分谨慎。美联储一直没有对是否发行美元数字货币表达明确的态度。G7国家中央与国际清算银行成立了一个联合研究小组,该小组概述了中央银行数字货币的基本原则:“中央银行不应通过发行数字货币损害货币或金融稳定”。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前副总裁张涛称,在央行数字货币出现后,国际货币体系将如何演变“很难预测”。

由此看来,对于很多人期待的主权数字货币在跨境支付的领域的前景而言,虽然会对美元为主的传统支付体系带来冲击,可能重构国际贸易的格局,但实际上,这种影响的决定权仍在于各主权国家自身。就目前的地缘影响来看,美国无论在地缘和贸易上仍具有主导地位,美元作为全球头号储备货币已经统治了世界金融几十年的时间。国际货币体系如果发生改变,储备货币则需要发生结构性变化,这种变化不仅在于技术领域,还包括主权信用,政策的可信度、透明度,和贸易、投资等基础需求,以及流动性和市场计价等一系列问题。因此,这种变化很可能十分缓慢。就此而言,希望通过数字人民币来推动人民币国际化,更取决于地缘贸易和金融的影响力,而非数字人民币的形式本身。美联储主席鲍威尔近期强调,美国不会因此仓促行事,做对比抢先更重要。因此,通过主权数字货币在跨境支付领域抢跑,既没有“窗口期”,也没有迫切性。人民币国际化更多的还是和经济实力和地缘影响力密切相关。

就中国而言,尽管在零售支付领域开展了试点,在一些企业清算和金融交易中也进行了尝试,但央行仍仅限于数字人民币的M0替代。对于数字人民币能否进一步实现M1、M2的替代,恐怕仍有很长的路要走。这不仅会影响到银行等金融机构的稳定,也会对于传统的金融市场构成影响,而这种影响目前很难有准确的判断。因为如果数字人民币实现M1、M2替代,势必会推动金融领域的去中心化,这会给传统金融机构的业务模式、盈利模式会带来根本性的冲击,对资产定价、交易等金融市场业务也会带来巨大的变化,甚至会因为金融资产无法预知的不确定性,带来新的危机。

因此,如安邦智库(ANBOUND)之前所强调的,数字人民币的发展和推广应是一个长期的过程,其对于未来金融体系和经济体系的演变和影响都十分复杂,需要充分估计并有冷静和清醒的认识。数字人民币的发展会沿着先零售、后批发、再金融和投资的国内应用路径,以及先国内、后国际的跨境应用路径来推动。主权数字货币的发展和应用需要稳步推进,切不可操之过急,不能由于仓促抢先起跑而根基不稳,并由此影响金融体系和经济体系的稳定。

最终分析结论(Final AnalysisConclusion):

主权数字货币的发展虽然技术上具有吸引力,但实际上,其对经济和金融的影响并不能预知,甚至可能超出想象。因此,中国发展数字人民币更应该坚持稳定的原则,稳步前进并做好充分的评估,避免不确定因素演化成对经济、金融以及社会的冲击。

版面编辑:文静
关键字:
分享到:

声明:财经网专栏文章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网立场。

相关新闻

专栏作家推荐

张礼卿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前院长、国际金融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博士。

屈宏斌

汇丰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2002年加入汇丰,并拥有20多年的国...

伍戈

经济学博士,研究员。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曾长期供职于央行货币政策部门...

要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