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股查询:

朱克力:金融开放进入“攻城拔寨”的关键期

来源:财经网 专栏:朱克力 2021/08/10
分享到:

作者:朱克力博士 国研新经济研究院创始院长、新经济智库(CiNE)首席研究员、湾区新经济研究院院长

近日,中共中央、国务院正式公布了《支持浦东新区高水平改革开放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意见》(以下简称《意见》),支持上海浦东新区进一步加大改革开放力度,做我国现代化建设的排头兵。

7月20日,央行研究局局长王信在国新发布会上表示,支持上海在人民币可自由使用方面先行先试,便利企业贸易投资资金的进出,探索在临港新片区内资本自由流入流出和自由兑换。

这就意味着,我国金融开放即将进入新阶段,将在上海率先攻克最难啃的一些“硬骨头”,蹚出一条新路来。

“深水区”的一次政策探索

自2016年10月1日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将人民币加入特别提款权(SDR)货币篮子。根据IMF的规定,加入SDR的货币必须满足可自由使用的标准,主要是指货币能广泛用于国际交易支付,并在主要外汇市场上广泛交易。

能够成功加入SDR,证明IMF官方认可中国在人民币自由使用上做出的巨大努力。

相较于官方上的认可,从私人部门而言,人民币在可自由兑换、资本项目开放和人民币汇率市场化等方面,仍然存在较大的提升空间。

与此同时,我国其实早已实现人民币经常项目下可兑换,但对于资本项目何时开放、如何开放,目前国内尚有争议,至今未有明确的时间表。

本次央行提及的“可自由使用”,应当理解为推动人民币成为完全自由可兑换货币的政策意图。而这也是一直以来我国金融开放的“深水区”。

上海浦东新区,能者先行

上海浦东新区是我国改革开放的先锋和旗帜,浦东改革开放以来的巨大成就充分体现出制度优势,以及改革开放作为执政兴国关键一招的战略选择是经得起历史检验的。

2013年,国务院批复成立国内第一个自贸区,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作为我国改革开放新的试验田。2019年,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设立,对标最高标准、最高水平,在若干重点领域率先实现突破。

上海浦东新区在中国改革开放中的地位之关键,可见一斑。把金融开放最难的任务、最沉的担子,交给浦东新区和临港新片区,是国家层面给予的深刻信任。

目前,我国已实现第一个百年奋斗目标,正在乘势而上开启全面建设现代化国家的新征程,向第二个百年奋斗目标进军。在此过程中,金融开放也进入“攻城拔寨”的关键期。

浦东新区的高水平金融开放,有助于推进上海建成国际金融中心,有助于推动长三角城市群一体化发展,有助于引领我国全面建设现代化新时代事业。

支持多方位发力金融开放

《意见》中明确提到,进一步加大浦东新区金融开放力度。其中,促进人民币自由使用的相关政策,主要包括:

一是支持浦东率先探索资本项目可兑换的实施路径;

二是创新面向国际的人民币金融产品,扩大境外人民币境内投资金融产品范围,促进人民币资金跨境双向流动;

三是构建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相匹配的离岸金融体系,发展人民币离岸交易。

在国新发布会上,央行更是提出:要探索临港片区内资本自由流入流出和自由兑换。

这些政策建议内容之丰富、力度之大,从国家层面来看,无不是希望上海率先探索出金融高水平开放的有效路径。

如果政策推行到位,我国很可能在临港新片区内基本实现人民币的完全自由可兑换,进而可在总结经验的基础上适时推广到国内其他地区。

期待里程碑式的实质性进展

在双循环新发展格局之下,我国已深刻融入国际经济和金融体系当中。

按照国家领导人所言,“要拆墙而不要筑墙,要开放而不要隔绝,要融合而不要脱钩,引导经济全球化朝着更加开放、包容、普惠、平衡、共赢的方向发展”。

我国巨大的经济体量、国际收支总量,以及我国与国际经济的深度融合,都要求人民币成为真正可自由使用的国际货币。

而实现人民币的可自由使用和资本的自由流入流出,将有利于人民币在国际货币体系中获得更高地位,有利于我国打造国际化的金融环境,有利于增强我国全球资源配置能力。

这也意味着,我国金融开放可望取得里程碑式的进展,我国在国际金融体系中的影响力也将有实质性的提升。

(北京智石经济研究院金融专家雷达对本文亦有贡献)

版面编辑:文静
关键字:
分享到:

声明:财经网专栏文章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网立场。

相关新闻

专栏作家推荐

张礼卿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前院长、国际金融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博士。

屈宏斌

汇丰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2002年加入汇丰,并拥有20多年的国...

伍戈

经济学博士,研究员。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曾长期供职于央行货币政策部门...

要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