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股查询:

疫情冲击下的日本产业经济形态:办公模式变化与远程办公的相关商机

来源:财经网 专栏:盘古智库 2021/08/05
分享到:

作者:李玲飞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东北亚研究中心副主任

疫情暴发后,尤其是“紧急事态宣言”期间对工作出勤的“自肃要请”,使远程办公成为日本全社会最流行的工作模式。一年以来,远程办公的普及不仅改变了企业和个人的工作方式、管理方式与生活方式,所带来的新办公需求也催生出大量的商机,推动着诸多相关行业化“危”为“机”,在创新中谋求生存与发展。疫情改变世界,就远程办公而言,疫情过后,变革仍将继续。

新冠疫情出现前,日本政府主推的“远程办公普及行动”进展缓慢。

日本远程办公协会根据场所不同,将狭义的远程办公划分为“居家办公”(在宅勤務)、“移动办公”和“异地办公”三种形式,本文讨论的远程办公即为上述三种形式的狭义概念(日本官方称为“雇佣型远程办公”),而不包括自雇或自由职业者采用的自营型远程办公形态。

远程办公对于企业而言,可以提升生产运营的计划性与效率性,节省办公成本,减少员工由于孕产、育儿等原因离、退职造成的工作中断。对于员工而言,可以减少上下班通勤带来的身心负担,通过时间和日程的合理规划和灵活安排,有益于实现工作与生活的平衡和兼顾。对于整个社会而言,可以缓解城市交通拥堵问题,促进节能减排,增加女性与高龄者就业的机会。基于这样的认识,从2003年推出“e-Japan战略Ⅱ”开始,日本政府就将远程办公作为国家IT发展战略的重要组成部分,由总务省(干事省)、厚生劳动省、国土交通省和经济产业省四大部门联手推进。

然而,从KPI上看,远程办公战略的普及情况一直没有达到预期目标:“e-Japan战略Ⅱ”的KPI显示,2010年远程办公人口占比达到两成,实际上,到2018年,这一比例才勉强突破10%。“未来投资战略2018”的KPI是到2020年采用远程办公的企业比例达到2012年(11.5%)的三倍,结果2019年时占比仅为20.2%,与目标(34.5%)差距之大,很难在一年之内实现飞跃性突破。

新冠疫情的暴发,从外力上迫使企业“在宅勤務”。疫情有所缓和后,多数行业逐渐恢复以往的办公模式,但信息通信、制造业等行业仍维持了较高程度的远程办公实施率。

2020年2月末,当新冠疫情尚未在日本本土出现暴发势头时,日本政府就将“大力推广远程办公”作为疫情对策的基本方针之一。之后,随着疫情扩散、全国范围进入“紧急事态”,以“在宅勤務”(居家办公)为主要形式的远程办公成为企业办公的“常态”。

据日本政府统计,2019年12月,日本远程办公实施率为10.3%,本土疫情出现后迅速增长,并在“紧急事态”实施期间(4~5月)达到了27.7%的高峰,2020年末虽有回落,仍然维持在21.5%的高位。在疫情比较严重的东京、大阪等地区,增幅则更为明显(详见图1)。

1

不同领域相比较,原本远程办公普及率就领先的信息通信业是应变速度最快、实施率最高的行业。如NTT,由于在中国武汉设有办事处,早在2020年1月份就已经在公司内部做好临机应变、远程办公的准备,2月17日便 宣布全体员工(不限正式或外来)原则上居家办公的方针。实施全国紧急事态期间,信息通信业的远程办公实施率超过了70%。

水、电、燃气等公共服务业在疫情期间实施远程办公的积极性也比较高。各大公司普遍暂停了一些“对面业务”而改为通过电话或者邮件联系客户,只保留基本的维护施工等必要服务,因此远程办公的实施率一度接近50%。

1

在紧急事态宣言解除后,教育、建筑等行业远程办公实施率大幅回落,信息通信、制造业等仍保持高点。这一方面是由于行业性质不同,对远程办公的需求也有所不同,比如建筑、医疗等“现场工作”和“对面沟通”属性很强、对特定工作场所依赖性很高的行业,不具备长期大规模远程办公的条件。另一方面是由于不同行业在远程办公基础设施上有所差异,无法像信息通信企业拥有完善的数字化环境和大量的远程办公设备,从而可以大幅提高远程办公实施率而不会导致短期办公成本暴增。

疫情期间远程办公的流行催生出新的市场需求和商机。在针对远程办公开发的众多服务与商品中,有些创新令人叹为观止。

在内阁所做的调查中,很多反映远程办公不便之处的意见属于办公环境问题,尤其是居家办公环境“设施无法满足需要”(如网络问题导致视频通话质量低下的占24.7%)、“难以集中精力”(17.8%)、“工作与生活界限不清”(15.7%)、“与家人互相干扰”(13.3%)等等。

于是,既能满足防疫需求、又能达到通信设施和环境标准的远程办公场所就成为居家以外最受青睐的对象。这一需求使得那些疫情期间受营业时间缩短以及客流量大幅减少的影响,经营上举步维艰的卡拉OK店和酒店看到了出路,纷纷推出“在卡拉OK办公”、“在酒店办公”服务。

BIG ECHO是株式会社第一兴商旗下的大型卡拉OK连锁店,全国约有500家店铺。疫情暴发后,BIG ECHO将包房加以简单改造,增加电源插座、投影仪和视频会议设备,以每人每小时500日元(约32元人民币)的低价(含免费Wi-Fi和免费饮料),推出名为“新工作方式”的远程办公服务。作为办公室使用的包房无法使用卡拉OK设备,此外最大的问题在于可能受到隔壁歌声的打扰。尽管如此,BIG ECHO还是吸引了不少大客户,比如NTT通信(NTT Communications)和人才中介Owned Media Recruiting等。

受到卡拉OK转型启发,一些餐饮店也开始提供昼间的远程办公服务,甚至有酒吧(如ESOLA新宿店)推出“红酒畅饮+远程办公”套餐,在12点至20点,每人每小时只要1000日元(约63元人民币)即可一边办公一边无限量地品尝各类葡萄酒。

与卡拉OK和酒吧相比,以钟点房的形式提供办公服务的酒店环境就要高级得多,但价格也相对贵不少。比如三井花园饭店,提供办公设施的远程办公房间价格是2小时3300日元(约205元人民币),每日最高5500日元(约345元人民币,使用时间9:00~18:00)。

也有些酒店别出心裁,利用远程办公服务吸引游客,比如星野集团下的度假酒店RISONARE八岳将原本用于滑雪的索道车改造成了办公室,以满足游客住宿期间远程办公的需要。车舱内2平米左右的空间设置沙发座椅和办公桌,可供2人共同使用。内部安装电源、无线网络、换气、暖风等设施。距车舱办公室几步之遥的服务柜台还提供24小时咖啡、复印扫描、电话/视频会议用麦克风、音箱、移动硬盘等设备租用服务。

2020年7月末,星巴克CIRCLES 銀座店开业,它与Think Lab合作的个人办公空间“Solo-Work”也在店内二楼开始提供服务。Solo-Work是以优化工作空间为目的,通过大数据分析对个人办公环境做出最佳设置和安排,从而制作出最容易让人聚精会神、全心投入思考和工作的办公空间。具体而言,是调整照明到最佳状态、使用绿植并确保视线内不会出现任何他人身影(视觉)、使用森林、河流的自然环境音(听觉)、使用特殊薰香(嗅觉)、挑选最适宜的饮料与食品(味觉)、根据人体工学制做专用座椅、调整桌、书架、隔板尺寸、室内温度(触觉),在五种感觉上均能让人迅速进入集中状态,从而最大程度发挥工作效率。

Solo-Work个人办公室在使用流程和日常维护上也非常注重防疫的需要 ,从预约、解锁进入、退室到付款,均在手机APP上操作而避免人与人间的接触。桌、门把手等接触较多的位置进行高频度的、彻底的卫生消毒管理,手指消毒液、杀毒效率99.99%的湿巾,24小时换气系统等一应俱全,隔间使用后均彻底消毒等等。

除了个人办公室,Think Lab还针对居家办公推出了“全集中书房”家具“HOME+”,遵循同样的设计理念,在家中可轻松隔离出利于集中精力办公环境。而且产品几乎完全使用回收材料制作,同时金属件使用程度压缩到最小,极大减少了日后废弃处理上的个人与社会成本。

受到远程办公尤其是居家办公普及的影响,相关的IT设备如超便携的笔记本电脑、网络摄像头和桌上影音设备在疫情期间的销售量都出现成倍增长。据IT市场调查公司BCN的统计,2020年网络摄像头的销售量同比增长了2.6倍,桌上影音设备增长1.5倍。电子情报技术产业协会JEITA对2020年4~9月超便携笔记本电脑的销售量统计,较2019年同期增长了一倍有余。

除了硬件以外,远程办公相关软件和网络服务市场在疫情期间也出现令人瞩目的变化和发展。在网络视频会议领域,Zoom异军突起,在日本的利用率,直接挑战微软(Skype+Teams)的龙头地位。日立、NTT、软银等公司纷纷抛出自己开发的SaaS、VPN和协作办公系统,并提供半年至两年不等的无偿使用期限,希望能借远程办公普及的东风吸引客户,在疫情消退后能留住客户。

2021年1月,日本11个都、府、县发出第二次紧急事态宣言。在为期约一个月的宣言期间,政府的“自肃”目标之一是限制出勤工作人数,使之减少七成左右,远程办公再次成为这些地区工作模式的主流。疫情的反复冲击以及防控疫情的形势所迫,不仅推动了相关产业的革新与发展,也改变了企业与个人的工作方式和生活方式。众多企业为适应和实施远程办公投入了大量的资金与精力,进行了人事、劳务和管理制度的改革,做出了很多过去囿于传统而无法迈步的创新。这些资本的投入、制度的改革与创新即使在疫情结束后,也会继续推动远程办公成为工作模式的重要选项。疫情期间普及的远程办公模式,是对危机的应对,疫情之后的远程办公也可能成为工作模式的常态。

版面编辑:文静
关键字:
分享到:

声明:财经网专栏文章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网立场。

相关新闻

专栏作家推荐

张礼卿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前院长、国际金融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博士。

屈宏斌

汇丰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董事总经理,2002年加入汇丰,并拥有20多年的国...

伍戈

经济学博士,研究员。长江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曾长期供职于央行货币政策部门...

要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