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股查询:

多家纸巾企业涨价,我们到底要不要囤积纸巾?

来源:财经网 专栏:江瀚 2021/03/30
分享到:

作者:江瀚 江瀚视野观察 

在我们日常生活中,卫生纸似乎已经成为了我们日常生活中最必不可少的东西,很多人都已经熟悉到了几乎忽略其存在的地步,再加上卫生纸一直价格低廉,一包纸几毛钱让人完全意识到其重要性。然而,就在最近多家卫生纸巨头宣布涨价,国际知名媒体预测短缺潮,这才让人突然意识到卫生纸可能也要稀缺了?

一、卫生纸要稀缺了?

根据中国纸业网的报道,日前多家企业接连发出涨价函,纸张价格涨幅超过两位数,其中晨鸣纸业3月25日起,全木浆及工业用纸系列产品价格上调700/吨,非全木浆系列产品价格上调500/吨;4月1日起,热敏纸系列产品发货价格上调1000/吨。江河纸业4月1日起,热升华转印纸全系产品上调2000/吨,普通热敏纸系列产品价格上调1000/吨。

此前,太阳纸业称,自2021年以来国际纸浆价格一路飙升,持续上涨,自2021年3月15日起,我司所有单光类产品在现行价格基础上上调1000/吨。冠豪高新表示,从2021年3月15日起,在现有执行价格基础上,我司生产的原纸系列产品价格统一上调1200/吨。

而据经济参考报,国内生活用纸巨头中顺洁柔此前称,因原材料价格持续上涨,公司生产成本和运营成本不断增加,计划于4月1日开始对旗下生活用纸产品的价格进行大幅调整。维达纸业(北京)也表示,由于原材料价格的不断上涨,导致生产成本急剧增加,计划于4月1日起针对维达品牌部分产品进行第一轮价格调整。生活用纸另一头部企业金红叶纸业也早早发布了提价计划。3月初,金红叶纸业广州分公司宣布,自3月1日起对清风销售的单品各SKU逐步进行价格调整,3月部分SKU会上调5%左右,4月份部分SKU会再上调3%-5%左右。

为了印证这个消息,国际媒体也发声了,据俄罗斯卫星通讯社sputniknews报道,在世界依然处于冠状病毒疫情的背景下卫生纸有脱销的危险。彭博社称,在一些国家再次对商店的营业实行限制时消费者们会增加家庭储备,卫生纸的生产商们可能会遇到原料不足的问题。海上运货的需求增加和保证运货的船只不足可能是卫生纸短缺的原因。用集装箱运输商品的出口商将是首批受害者,但是现在危机可能蔓延到通过海上运输的其它用袋子、桶和箱子包装的物品。

这一系列的消息似乎都在证明一个问题,这就是卫生纸可能真的要紧张了?涨价似乎也是真的要来了?

二、不起眼的卫生纸到底有多重要?

说起卫生纸的重要性,相信很多人都会不以为然,毕竟这么多年卫生纸可能是我们日常生活中最常见也最便宜的东西,如果不是去年因为疫情欧美、日本等地出现大规模抢购卫生纸的情况,很多中国人可能都没想过为什么卫生纸要抢?

那么,卫生纸到底有多么重要呢?

首先,卫生纸使用习惯在中国的演化。在中国改革开放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中,我们的卫生纸使用其实并不普遍,当时的卫生纸都是红色的那种非常粗糙的厕纸,那种卫生纸仅仅比最早的草纸可能稍好一些,但是粗糙的质量让人不可能能够使用这样的卫生纸作为日常生活用纸,所以,大多数人依然使用的是棉布或者其他各种布料制作的手帕,然而这一切的变化正在悄然产生。到了上个世纪90年代,这一切都发生了变化,1993年,维达从日本引进了纸巾生产品,在那个还是以以棉浆、草浆为原材料的纸巾产业中,维达率先使用了进口的原木浆来生产纸巾,在这样的情况下,优质的原木浆纸巾很快就对市场产生了席卷之势,干净、柔软、棉白的原木浆纸巾快速抢占市场,继维达之后,金红叶和恒安国际也都涉足纸浆产业,这些企业一同为中国的纸巾市场奠定了基础。如今你在中国,除了少数上了年纪的老年人之外,大多数中国人都在使用纸巾,纸巾也就成为了我们最熟悉的生活必需品。

其次,纸巾到底有多重要?如果要问大家你可以接受多长时间不用纸巾?相信很多人都会觉得自己能够忍受,不过想想你自己如果去了一家不免费提供纸巾的餐饮店而你又不想买纸巾的时候,那种尴尬的感觉,就知道纸巾到底对我们的日常生活有多重要了。如今,一般情况下,纸巾产业对于纸巾的分类是以下几个部分:从韧性、吸水力、掉屑度和触感几个维度看。厨房用纸和面纸得满足一定的湿强度,遇水不容易破,但厕纸扔在马桶中就得能化开,本色纸需要满足低化学添加的需求,竹浆纸原料就是竹浆,干韧性强,但触感较差……这些纸巾已经成为了我们生活的方方面面。根据媒体的报道,伴随着中国经济的增长,中国人已经全面习惯了使用纸巾,并且在下沉电商的带动下,中国的纸巾市场规模在2020年达到了最高的1400亿元,可以说,我们已经离不开纸巾了。

但是,正如我们前文所说,大家都习惯使用了纸巾,然而纸巾的原材料原木浆的生产却并不在我们手中,我国生产的纸浆主要可以分为木浆、废纸浆和非木浆(苇浆、蔗渣浆、竹浆、稻麦草浆等),但是大多数我们生产的都是废纸浆和非木浆,而做纸巾的木浆却不在中国生产,这一方面是因为,国外已经形成了较为全面的纸浆用木料生产体系,而中国比较繁杂的木料并不完全适合生产纸浆,另一方面,国外巨头其实拥有了较为先进的纸浆生产技术,在这方面我们还是有差距的,再加上纸浆生产是破坏环境的重污染产业,自然就导致了我们的木浆严重依赖进口。根据前瞻产业研究院的数据,2019年,我国进口木浆的消费量达到2317万吨,占进口纸浆消费量的96.18%。而去年10月份以来,针叶浆、阔叶浆价格均呈现上涨态势,国际木浆厂家继续大幅提价,国内现货市场针、阔叶浆浆价持续上涨,目前主流针、阔叶浆均价约7266/吨、5950/吨,其他淀粉、化工添加剂等造纸辅料以及能源价格也在不断上升。在这样的情况下,再加上国际航运最近一段时间的相对紧张和运价上涨,无疑给纸浆市场带来了更多的压力,纸巾价格上涨似乎已经板上钉钉。

第三,我们到底要不要囤积纸巾?从目前来看,的确纸巾涨价尚停留在上游产业层面,对于下游的零售端来说尚未完全产生影响,在这样的情况下,是不是需要买点纸巾成为了摆在大多数人面前的问题。如果大家日常用纸巾的量比较大,而且当前也的确家里没什么纸巾了,可以考虑从电商平台上购买一些平价的成箱纸巾来供家庭日常使用。但是,如果家里纸巾还有或者用量并不算大的话,那么完全没必要大规模抢购或者囤积,从目前的测算来看,即使纸巾涨价完全传导到了下游的市场端的时候,一提纸巾的涨价价格预计也就在2-3元左右,所以并不会给市场带来太大影响,中国是不可能出现一卷卫生纸卖到天价的情况的,没必要过度担心。

不过,对于大量的造纸企业来说,能否考虑进一步加大技术研发力度,将非木浆纸的品质进一步提升,如果可能的话,降低我们对进口纸浆的依赖才是我们最需要的事情。

版面编辑:文静
关键字:
分享到:

声明:财经网专栏文章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网立场。

相关新闻

专栏作家推荐

张礼卿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前院长、国际金融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博士。

苏宁金融研究院

定期发布专题研究报告,着重于国内消费金融、贸易金融、互联网金融等。

京东数科

致力于宏观经济政策研究、产业研究、大数据创新研究、金融科技研究等。

要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