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股查询:

腾讯音乐27亿收购懒人听书,全面进攻长音频喜马拉雅该颤抖吗?

来源:财经网 专栏:江瀚 2021/02/03
分享到:

作者:江瀚

在中国互联网市场有非常有名的两极,这就是阿里和腾讯,而在音频这个战场上腾讯音乐可谓是当之无愧的龙头老大,在虾米音乐全面败退之后,腾讯音乐已经坐稳了自己的大哥宝座。而如今腾讯音乐再出手收购懒人听书,全面进攻长音频赛道,腾讯来了喜马拉雅该颤抖吗?

一、腾讯音乐全面收购懒人听书

近日,根据亿欧网的报道,腾讯音乐娱乐集团(下称腾讯音乐)与中国音频平台懒人听书的全部股东达成协议,以27亿元收购懒人听书100%股权。该交易预计将在2021年上半年完成,并需要满足惯常交割条件。收购完成后,懒人听书将保持独立运营,腾讯音乐将对懒人听书全面开放其生态与资源。懒人听书的有声读物内容库和内容制作能力,可迅速扩充腾讯音乐的音频内容池,加速长音频内容产出与价值拓展。

此前,腾讯音乐与阅文集团达成长期战略合作,共同进行网络文学内容IP的有声化价值探索。此次收购中,阅文集团持有的懒人听书39.8821%股权将获腾讯音乐支付的10.77亿元对价。

而根据澎湃新闻的报道,懒人听书成立于2012年,是一个为用户提供有声书、相声评书、播客以及其他电台节目的音频平台,旗下拥有包括《红色家书》《大江大河》《白鹿原》《庆余年》《斗罗大陆》《斗破苍穹》等在内的原创IP有声作品。其盈利模式包括单点付费、会员付费以及广告等。

艾媒网的数据显示,2019年懒人听书月活跃用户近4500万,日活跃用户近1000万,活跃用户日均收听时长约180分钟。其中,用户以16-25岁的年轻人为主,一二线用户占比超30%。此外,懒人听书是长音频平台里少见的已经盈利的平台,早在2018年,懒人听书营收就超过2亿,并且每年有数千万元的净利润。而且,资本市场对其发展也表示“唱好”,在被TME收购前懒人听书共经历了6轮融资,且自2018年起每轮融资金额都在亿元以上。

我们再来反观腾讯音乐,2020年,TME全面布局长音频领域,并阅文集团达成战略合作,共同进行网络文学内容IP的有声化价值探索。截至2020年9月30日,TME的长音频用户数持续提升,MAU渗透率从去年同期的4.7%提高至11.7%。2020年第三季度,TME总营收同比增长16.4%至人民币75.8亿元(11.2亿美元),归属于公司股东净利润为人民币11.3亿元(1.67亿美元)。

此次,收购懒人听书其实可以理解为是腾讯要把自己旗下的战线进行整合,目的是进一步进军长音频赛道,那么腾讯大举进攻,喜马拉雅要颤抖吗?

二、喜马拉雅要颤抖了吗?

说实在,看到腾讯音乐收购懒人听书让人最大的感觉是终于要行动了,其实懒人听书让人有一种起了个大早赶了个晚集的感觉,懒人听书曾经是中国最早的长音频赛道竞争者,在2015年的时候就已经占据了市场第一的宝座,当时的喜马拉雅在懒人听书面前还是个弟弟,但是之后喜马拉雅就一举超过了懒人听书,从而拿下了长音频赛道的第一宝座,但是问题是长音频赛道上喜马拉雅虽然拿下了第一,却始终没有和对手真正拉开差距,喜马拉雅占据第一,懒人听书凭借阅文的内容优势也还是占据了一席之地,而荔枝却率先上市成为了市场上的第一支上市公司,所以当前的市场并不明朗。那么,我们该怎么看腾讯的大举进攻,喜马拉雅要颤抖吗?

首先,长音频赛道已经成为兵家的必争之地。其实,在早期长音频赛道到底是不是风口引发了整个互联网的争议,有些人认为资讯是风口,有些人认为视频是风口,但是对于音频特别是长音频大家都处于一个吃不准的状态,也正是如此我们看到长音频赛道真正的巨头都没有直接下场而是扶持自己的代理企业反复试探,比如说腾讯通过阅文扶持懒人听书就是这个时候的事情。

然而随着时代的发展,一切都发生了变化,特别是2020年疫情以来,在全世界人民家里蹲的状态下,长音频的作用被逐渐凸显出来,由于长音频具有极强的陪伴效应,你在听长音频的时候基本上不会影响自己日常做事,非常适合居家场景中使用,由于音频的超强陪伴作用,美国的咨询机构Prophet调研数据显示,一个成年人每天可以花费的时间是31.5个小时,正是因为陪伴作用,企业甚至可以有超过24个小时的时间用于消费。QuestMobile的一项调查数据显示,用户在网络音频上的月人均使用时长已经从2019年的342分钟增至2020年的600分钟。

正是如此,各大企业开始混战长音频战场,几乎所有主流的内容平台都将声音相关业务的战略地位做了提升,快手内测了皮艇APP,字节上线番茄畅听,网易云音乐上线“声之剧场”……在这样的全面战争之下,长音频赛道已经到了腾讯不自己下场不行的时候,2020年腾讯推出首款长音频产品“酷我畅听”,在测试了一下之后,再也按捺不住直接收购懒人听书自己下场也就变得顺理成章了。

其次,长音频赛道其实并没有真正的王者。我们一直都说喜马拉雅是长音频赛道的耳朵经济之王,但是正如我们前文所说,喜马拉雅却并没有真正和竞争对手们拉开差距,根据最新的数据显示,易观《2020年音频泛知识付费市场洞察》显示,喜马拉雅2020年1-11月月活人数为1.13亿,似乎比只有五六千万的懒人听书高不少,然而比起腾讯音乐高达8亿的月活来说,喜马拉雅可谓是小巫见大巫了。

相比于互联网视频行业高达75%的市场渗透率来说,互联网数字音频行业历时9年,行业渗透率却只有8.57%,这也就意味着这是一个尚未完全开垦的市场,在这个流量经济已经日益枯竭的时代,一个尚未完全开垦的市场实在是太难能可贵了,艾媒咨询发布的《2020年中国有声书行业发展趋势研究报告》显示,我国有声书行业规模连续三年保持高速增长,增长率高于30%。2018年我国有声书用户数量为3.85亿,2020年或达5.62亿,预计未来用户数量接近6.5亿。如此高的数据,作为一个抢占用户时间的高手,腾讯怎么可能放过这样的市场。

第三,腾讯来了喜马拉雅该颤抖了吗?说实在任何一个产业,如果说当A或者T的任何一家要进入市场的时候,想说原来的市场老大不发怵估计都难,毕竟人家可是凭借着社交的超强降维打击直接而来的,谁都不敢说能在腾讯屠刀下幸免。不过,我们觉得喜马拉雅也不是完全没有优势,毕竟喜马拉雅已经在这个市场上深耕多年,具有长期的先发优势,让比自己早出现3年的懒人听书都败下阵来,可见喜马拉雅的厉害之处,截至2020年10月,喜马拉雅全场景生态流量破3.29亿,这对于大多数长音频企业来说都是少有的市场优势。但是,不可否认的是,喜马拉雅的问题也不少,长期没能解决的版权问题冲突,内容同质化难题,以及全面的变现问题其实也在困扰着喜马拉雅,如今腾讯又来了,可以说喜马拉雅也进入了内忧外患的境地。

如果是之前的酷我畅听还是试水的话,现在的腾讯已经吹响了冲锋号,在这样的情况下,原先的长音频市场格局必然会被打破,喜马拉雅们到底何去何从,可能真的需要骑驴看唱本——走着瞧了!

版面编辑:文静
关键字:
分享到:

声明:财经网专栏文章版权属作者本人或相关权利人所有,文章仅为作者观点,不代表财经网立场。

相关新闻

专栏作家推荐

张礼卿

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前院长、国际金融研究中心主任。经济学博士。

苏宁金融研究院

定期发布专题研究报告,着重于国内消费金融、贸易金融、互联网金融等。

京东数科

致力于宏观经济政策研究、产业研究、大数据创新研究、金融科技研究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