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冷难进的三甲医院,“无边界”了

来源:《财经》杂志 专栏:财经十一人 2020/06/26
分享到:

疫情之前,致力于互联网医院的主要是平安好医生、春雨医生等第三方自建平台,随着宝医集团这样的公立医院联合体加入阵营,互联网医院的应用前景和行业格局或将迎来巨大变化

a

 

文|《财经》记者 周源 

编辑| 谢丽容

在新基建时代下,算力成为新的生产力,数据成为新的生产要素,云、AI、5G则是新的生产工具,新型数字基础设施正在为政企数字化转型注入新动能。云服务是政企智能升级的必由之路,基于丰富的行业实践经验和华为自身数字化实践,华为云面向政企市场发布华为云Stack系列新品,加速政企客户迈向数字化和智能化。

接下来,智行100栏目将推出华为云助力政企智能化转型系列故事,敬请关注。本期故事:深圳市宝安人民医院(集团)。

3月10日,困在湖北襄阳境内一个偏远乡村的李慈安(化名)收到了一份“救命”快递——来自深圳市宝安区人民医院(以下简称“宝安人民医院”)的一包药,这包药将确保他未来三个月免除“断药之忧”。

李慈安年前从深圳回到湖北襄阳老家过年,但没想到遭遇了疫情与封城。随着时间一天天过去,他越来越焦虑,每天要吃的一种处方药即将消耗殆尽,而这种药属于专科用药,一般县级医院也没有。

几经打听,李慈安得知深圳宝安人民医院集团(以下简称“宝医集团”)开通了互联网医院。抱着试一试的想法,他在该互联网医院上预约了宝医集团第一医院感染性疾病科主任黄呈辉的号。3月7日,黄呈辉医生通过视频为其诊断病情,开出电子处方,并安慰他,药品很快将快递上门。

当时那个情况,药品配送其实没有那么简单。李慈安所在的村子正实施封闭式管理,快递员无法进村,宝医集团第一医院药学部主任廖朝峰与顺丰速运医药事业部负责人高智勇一起牵头协调各种环节,才将这份药品送到了李慈安手中。

李慈安只是疫情期间互联网医院万千受益者之一,统计数据显示,宝医集团的互联网医院虽然于2月1日才上线,但截至6月8日,互联网医院已接诊27384人次,其中视频问诊8190次,开具电子处方3373次,寄出的药品快递送达全国30多个省市自治区,日均诊疗量突破600人次。还出现了深受患者喜欢的网红医生,这令深圳宝医集团的医护人员们既感欣慰,也对互联网医院的前景更加充满信心。

 

b

宝医集团互联网医院实时监测大数据平台  宝医集团提供

医联体是当下中国推动分级诊疗的重要抓手,深圳宝医集团是一家公立医院联合体,成立于2016年7月,由一家综合性三甲医院、一家综合性二甲医院及27家社区健康服务中心组成。实现了医疗资源的上下贯通,让老百姓在家门口就能享受优质医疗服务。

始建于1984年的深圳市宝安区人民医院如今是宝医集团第一医院,2011年成为三甲医院,互联网医院由宝安人民医院建设和运营。

宝医集团副院长兼一院副院长李宏涛表示,互联网医院不仅在疫情期间发挥了巨大作用,疫情之后,互联网医院将推动医联体从行政意义上的联合进一步走向实质意义上的资源整合,促进优质医疗资源的上下贯通,从而实现成立医联体的初衷,并且,互联网医院也是通往未来智慧医院的基础。

5月21日,国家卫生健康委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完善预约诊疗制度加强智慧医院建设的通知》。文件要求“地方各级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各医院要认真落实有关文件要求,总结新冠肺炎疫情期间开展互联网诊疗、建设互联网医院、运用远程医疗服务的有益经验,进一步推动互联网技术与医疗服务融合发展”。

种种数据显示,新冠疫情已激发互联网医院行业启动新一波爆发式增长。诸多行业人士则认为,这一波发展中最关键最值得期待的趋势是,将推动中国公立医院加快走向互联网,作为公立医院里的先行者之一,宝医集团的经验值得借鉴。

“大门诊”时代

5月26日,当笔者来到位于深圳宝安区新安街道龙井二路的宝安人民医院门诊大楼时,发现前来就诊的患者已经不少,院方表示,恢复了疫情前的七成“人气”。

如果稍加留心,会注意到就医人群中不时有顺丰快递员的身影。他们进入门诊大厅后会立刻右转,折向距离大门口不过数米的一个房间,那是宝医集团互联网医院的药品配送平台,一包包已经打包好的药摆放在货架上等待快递员上门取货。

《财经》记者获悉,顺丰速递是该互联网医院目前唯一的药品配送服务方。

相比疫情之前,宝安人民医院这栋门诊大楼所面临的最大变化是,它从此接待的不仅仅是真正走进楼里的患者,还包括互联网上来自天南地北的人们,因为宝医集团的互联网医院客户服务中心就设在这栋大楼里,某种意义上,它成了一个“无边界”大楼,例如,疫情期间,最远有新疆西藏的患者前来求医问药,宝安人民医院更愿意称之为从此进入“大门诊”时代。

据介绍,宝医集团医疗健康信息体系由“1+1+9”组成。

第一个“1”代表着一个互联网医院;

第二个“1”指作为集团医院大数据中心;

“9”则代表着9个业务数据“平台”,包括处方审核平台、影像诊断平台、心电诊断平台、超声诊断平台、病理诊断平台、检验平台、居家照护平台、多学科会诊平台、急危重症救治指导平台,其中互联网医院覆盖了网上预约、挂号、复诊、开处方、缴费及药品配送等一系列流程。

回顾互联网医院建设过程,李宏涛表示,最给力的事情是在政府相关部门的支持下,打通了医保支付线上线下一体化全流程。

 

c

互联网医院主要服务慢性病、常见病的复诊患者。但在过去,因为政策缘故,互联网医院没有打通医保支付,病人只能自费,导致人们大多只利用互联网医院进行咨询和挂号,也使得互联网医院虽然诞生已经五六年,但并没有成为人们就医的主流选择。

疫情加速了一切。3月2日,国家医保局与国家卫健委联合发布新政,新政明确了“对符合要求的互联网医疗机构为参保人提供的常见病、慢性病线上复诊服务,各地可依规纳入医保基金支付范围”。

深圳医保机构再次上演“深圳速度”。5月22日,宝安人民医院与深圳市医疗保障局签署了《深圳市社会医疗保险定点医疗机构医疗服务补充协议》,包括高血压、糖尿病等19种慢性病特定病在线上复诊的诊查费和药费,全部能用医保在线上直接支付。

李宏涛还表示,医院全员参与是宝医集团互联网医院快速落地的内因。

截至5月31日,宝医集团互联网医院APP经过了20多次迭代,不少关键流程如医保支付、视频问诊早期都是由医护人员纷纷模拟患者进行测试,而且把线下医疗服务搬至线上,每一个流程都有大量细节需要医生们主动去考虑去完善。

例如,患者经常不能准确描述自己的病情,院方就专门设计了“症状描述”选项,供患者选择;又例如,为了让患者在互联网上求医感受到服务的“温度”,也设计了如健康教育等很多贴心服务小措施。

医护人员们对网上问诊模式的认可与拥抱是另一种支持。

宝安人民医院中医科的黄伟旋医生年轻美丽,热爱互联网,不到三个月,她已经是该互联网医院的“网红”医生,拥有数百名忠实粉丝,她表示,其梦想就是将更多的医学保健知识传递给更多的人们。

不仅仅年轻医生积极参与互联网医疗,该院一些已经退休的医生,如分泌科原主任池莲祥博士等也借由互联网医院重新发光发热。

心电云成熟可期

虽然并非所有业务都适合搬到线上,但有一些业务有可能因为互联网化而大放异彩,心电图检查服务就是其一。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的三级甲等公立医院心内科专家表示,心电图检查业务在医院的地位长期偏低。

目前,国内的大专院校没有心电专业,从事心电检查的医生评聘职称也较为尴尬。因为从中级职称开始,心电医生就不得不从医师变为“技师”,且各大医院的心电图检查费用多年未变,几乎都只有20元左右。有退休医生对《财经》记者说,心电医生就像过去学校负责油印试卷的老师,虽然也被称之为老师,地位可能还没有校门口看门大爷地位高。

宝安人民医院心电诊断中心负责人萧伟懿承认上述心内科专家的说法确为行业普遍现象,但他强调两点:

其一,心电图检查在心血管疾病的诊断和预防方面有不可替代的优势:它属于无创检查,意味着可以在短时间内反复检测;心电图设备成熟便宜、操作简单,社区医院就有能力配备,意味着患者在社区就能享受到便捷便宜的就医服务,而且目前还出现了一些可穿戴设施,数据随时上传,在心血管疾病日益年轻化的今天,心电图检查的价值大有可挖掘的空间。

其二,当心电业务能够实现远程服务和云化之后,就会将心电图检查无创、便捷、便宜的优势放大若干倍,使得医疗服务能够真正下沉到广大基层。

宝安人民医院在华为云平台上正式发布心电云服务后,使用心电云服务的医疗机构,可以只对患者进行心电图检查操作,检测数据实时上传至心电诊断中心,由后者给出诊断结果。

实践表明,心电云服务为患者、基层医疗机构,以及宝安人民医院都带来显著好处。

心电图检查虽然操作简单,但数据查看却需要专业能力,基层医疗机构如广大乡镇卫生院的从业人员往往不具备这种专业能力,心电云服务解决了一些基层医疗机构长期存在的业务难题。

对患者而言,有了心电云服务,在社区医院甚至家门口的小诊所就能享受到三甲公立医院的专业服务,最关键的是可有效避免病情延误。

举例来说,心电图检查是发现心梗的一个重要手段,心梗治疗又最强调“时间窗口”——中国心梗救治日定为每年的11月20日,意思是一旦发生心梗,就要打120呼救,而且救治心梗最佳时间点在120分钟内,否则即便挽回生命也可能留下各种严重后遗症。

曾经发生过的真实场景是,心电诊断中心里正在工作着的邹月娥医生忽然紧张起来,抓起电话拨打给社康中心,告诉他们刚才传来的检测结果提示患者有急性广泛前壁心肌梗死,后者立刻呼叫120,将患者送去医院。而要在过去,基层医疗机构则有可能因为缺乏经验查不出来,或者难以判定只能劝患者再去大医院检查,导致病情被延误。

目前,宝安人民医院有一个四五十平方米的大厅被设为心电云监测中心。大厅里一面墙是高清大屏,实时显示着病人的心电图数据,专职医生们坐在大屏前工作,每人每天可检查数百份心电图,而且又因为引入了AI(人工智能)进行心电图的初步诊断,效率和准确度远超常规模式。

宝医集团内的各医院及社康中心都在使用心电云服务,包括其帮扶的西藏察隅县人民医院。

“医生带一个心电检查设备和一个平板就可以下乡,有网的地方就能把结果立马传回来,中国的无线网络覆盖又真的很好,许多偏远地区移动信号也不错,所以这一模式特别适合将医疗资源下沉到基层,最近我们就给边疆某军团的战士们做了次心电图体检。”萧伟懿说。

不仅仅云服务商,心电云也为相关医疗设备厂商创造了价值,因此设备厂商们也被吸引了过来,共同完善心电云服务。

新的探索

新冠疫情加速了人们互联网就医习惯的养成,疫情之后如何推动互联网医院继续火爆是一个备受关注的话题。

李宏涛表示,业务拓展上,除了慢性病和常见病的复诊,宝医集团还计划重点发展居家照护服务线上线下的融合,以试图推动医院与社康服务一体化,也是希望进一步探索医疗资源的下沉路径。

除了医院自身的摸索,多位行业人士向《财经》记者指出,互联网医院要想走得更远,还需政策、技术等多方面的探索与支持。

相比线下,互联网医院业务流量更加难以预期,医疗数据安全性又至关重要,所以必须架设在稳定、可靠的云计算平台上,目前宝安人民医院选择的是华为云服务,其心电云与审方平台已经部署在华为公有云上,接下来还会依托华为云建设混合云。

除了云服务,AI、5G、医用级别可穿戴设备持有都是发展互联网医院所需的核心技术。据介绍,宝安人民医院已经局部部署5G网络,近日该院医生就通过5G远程为患者进行B超检查和会诊,未来他们还将与华为在此领域展开更多探索。

 

d

宝安人民医院利用5G等技术进行远程B超检验和诊疗。宝医集团提供

政策的支持也至关重要。目前,互联网医院只支持老年病与慢性病的复诊,但能不能支持人们在网上进行检查的预约,让老百姓去医院“只跑一次”?以及首诊能否纳入系统?需要哪些政策与技术的支持?这些都是业界十分关注的重要话题。

此外,互联网医院的经营问题不容回避。目前,宝安人民医院互联网医院副主任医师以上职称的医生在线上接诊,诊查费暂时都是25元/次,图文咨询也暂时免费。

但据一位该院人士透露,公立医院的运营实际上比较依赖财政补助,而财政补助政策只针对线下医疗,线上诊疗服务如何给予补助仍是空白,互联网医院的建设与运营都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财力,完全靠医院自行维持,很可能难以为继。

疫情之前,致力于互联网医院的主要是平安好医生、春雨医生等第三方自建平台,随着宝医集团这样的公立医院医联体登场,互联网医院的应用前景和行业格局或将迎来巨大变化。

微信图片_20200626222033

 

版面编辑:谢丽容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专栏作家推荐

苏宁金融研究院

苏宁金服集团旗下的大型专业研究机构,定期发布专题研究报告,着重于国内消...

北京互联网法院

北京互联网法院成立于2018年9月9日,是司法主动适应互联网发展大趋势的重要...

蔡凯龙

金融科技和财经专栏作家,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注册金融分析...

要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