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行要主播上交广告主资料,不惜和主播抢饭碗,喜马拉雅有多急?

来源:财经网 2020/06/15
分享到:

来源:江瀚视野观察

其实之前我们对于耳朵经济的相关话题已经讨论了很久,在这个全面互联网的时代,在大家言必谈短视频、小视频的时代,大家都在在意自己的视觉感受,往往忽略了听觉对于自身的影响,然而相比于大多数人日常生活中只有线下几个小时可以看视频之外,音频几乎可以伴随我们日常生活的方方面面也正是如此,我们对于音频的关注其实更高,这不在我们之前讨论腾讯大规模布局音频赛道的时候曾经讨论过喜马拉雅,而如今喜马拉雅更是做出了一件出格的事情,这就是强迫主播上交广告资料,这件事我们到底该怎么看?

一、喜马拉雅强迫主播上交广告主资料

根据凤凰科技近日的报道,凤凰网科技获悉,喜马拉雅昨日晚间向平台内主播发布站内信,引起了平台主播/媒体的广泛不满。站内信称,播客接广告需在喜马拉雅平台报备,由平台判定是否允许合作;此外,报备信息中还包含合作需求、合作报价等敏感信息。

此外,政策中明确广告费用高于3万的项目,必须由喜马拉雅与客户直签,且需要搭配销售喜马拉雅广告资源。费用结算方面,需要“经由客户打给喜马拉雅,喜马拉雅再打给主播/媒体”。该政策引起了播客主播的广泛不满,据凤凰网科技了解,该政策出来之前并未与各播客进行协商。而报备合作价格、费用结算要经过喜马拉雅的条款,被主播认为是平台的“流氓”、“截胡”行为。

目前,有播客节目在微博公开表示,由于对喜马拉雅该政策的不满,将会无限期暂停更新在喜马拉雅的节目。业内人士表示,该政策无可避免将会伤害到主播的利益。

其中反映最为强烈的无疑是爆料的津津乐道播客,津津乐道播客方表示:由于公司与广告客户签署的绝大多数合作协议中都约定了保密条款,该政策将会严重妨害我们公司广告客户的利益、泄漏客户保密信息。为避免法律风险,团队才决定无限期暂停在喜马拉雅FM平台的节目更新,直至喜马拉雅撤回该政策并给出可被接受的解决方案。公开资料显示,截至今年2月,喜马拉雅平台用户数突破6亿,活跃用户的人均日收听时间超170分钟。今年1月,喜马拉雅宣布平台主播数已突破1000万。

对于此,喜马拉雅的官方回应是针对“喜马拉雅要求播客作者报备广告客户信息”一事,喜马拉雅回应表示“为更好地赋能主播、助力主播加速商业价值变现,喜马拉雅近日发布《喜马拉雅主播/自媒体接广告合作政策》,该政策为试运行版。后续喜马拉雅还将与主播深入沟通,对政策进行优化升级。喜马拉雅将和主播们一起,持续探索更规范化的音频广告运营模式,让音频生态不断朝着健康、繁荣的方向发展。”

这个明显非常官方化的回应,相信难以让各大主播们满意,那么我们不妨深度解读一下,为啥喜马拉雅要这么着急?

二、喜马拉雅为啥要这么着急赚钱?

其实,喜马拉雅当前这么着急对自家的各大主播们出手其实也完全是意料之中的事情,原因我们不妨从几个方面来解释:

首先,喜马拉雅的确有着巨大的运营压力。今年1月16日,喜马拉雅正式宣布平台主播数量已突破1000万,并且,2019年通过实施“万人十亿计划”,喜马拉雅主播从平台共获得16.34亿现金分成。据了解,除了发给平台主播的16.34亿现金分成以外,喜马拉雅在音频生态上下游产业也进行了资本赋能,目前已经累计投资超过5亿元,其中包括樊登读书会、叶檀财经等多家头部内容机构。平台上稳定年收入达百万级别的主播有近200位。可以说,对于喜马拉雅来说在主播身上已经砸了重金进行投资,但是我们不要忘了一件事,喜马拉雅是一家平台型经济体,什么是平台型经济体?喜马拉雅通过一手托用户,一手托内容的方式实现内容与用户的有机统一,主播无疑就是喜马拉雅内容创作的核心,根据去年的数据显示,喜马拉雅宣布其用户数超过6亿,活跃用户的人均日收听时间超170分钟。面对着这么多用户,还有那么多烧钱的主播,喜马拉雅的运营压力可见一斑,为了赚钱早在腾讯之前喜马拉雅就已经迫不及待地推出了音频广告业务,根据媒体报道,有网友称,在喜马拉雅上听书、听相声时,都有广告插入,且非常频繁,“听三四章节就能碰到一次广告”。记者体验时也碰到,在听郭德纲单口相声时,要先听一段音频广告才开始,时长7秒至12秒不等,但是这可能还远远不够。

其次,喜马拉雅已经很久没有融资了。根据启信宝等数据平台的融资数据显示,喜马拉雅的融资记录依然停留在2019年年初的那一轮战略投资之上,根据网易科技的报道,虽然喜马拉雅FM号称完成近40亿人民币融资,腾讯、高盛、泛大西洋资本参与投资,但是我们算算账就会发现,相比于喜马拉雅不断烧钱的内容端和内容产业上下游来说,喜马拉雅现在的确是处于资金压力相当大的状态,面临着巨大的内容端支出,以及不断大量烧钱的业务模式,仅仅凭借内容付费和广告收入的确难以真正平衡其喜马拉雅的收支状态。雪上加霜的是,喜马拉雅最大的金主是证大集团,无论是喜马拉雅的创始人之一陈小雨本身就是之前证大集团的投资总监,喜马拉雅FM成立之初便获得了证大集团1500万的天使投资;2015年,证大系公司又参与了喜马拉雅5000万美元的B轮融资,戴志康因此成为喜马拉雅董事。众所周知,2019年9月证大集团因为卷入了互联网金融案件最终暴雷,为了摆脱和证大的关系,之后不久的9月27日,喜马拉雅FM的品牌拥有方从“上海证大喜马拉雅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更名为了“上海喜马拉雅科技有限公司”。但是,毋庸置疑的一件事是喜马拉雅本身的最大资金支持方出现问题之后,喜马拉雅对于资金的需要将会被提到一个非常高的高度,这也是为什么喜马拉雅要着急赚钱的根源。

第三,想要赚钱到底有什么好办法呢?正如同五月初阅文集团不惜花大力气、冒天下之大不韪强行修改与签约作者们的合同,目的是将作者们绑定在自己的战车之上,喜马拉雅看到也是类似的。作为中国最大的音频平台之一,在长音频领域几乎已经被称为耳朵经济之王了,喜马拉雅其实看着海量的流量、庞大的平台、数量众多的主播们有一种干着急的感觉,主播们可以利用喜马拉雅的平台和影响力不断接各大企业广告主的生意来赚钱,但是喜马拉雅却被沦为了通道,这样的事情对于喜马拉雅来说无疑是难以容忍的事情,那么最好的办法是什么呢?这就是强行把主播绑定起来,要求主播必须要接受自己和喜马拉雅的利益强绑定关系,从而让主播们成为给自身贡献收入的现金牛,甚至像苹果一样去征收苹果税无疑是帮助喜马拉雅短期变现的最好手段之一。但是,喜马拉雅却忘了一件事,当前的长音频市场可不是苹果那种拥有自身操作系统护城河、具有市场支配地位的环境,喜马拉雅不是苹果,在它周围有蜻蜓FM、腾讯音乐、懒人听书等等竞争对手,如此着急变现那么很有可能将内容提供者推到自己竞争对手那里去。

喜马拉雅作为一个尚未上市的企业,在面临资金压力的时候着急变现是可以理解的,只是君子爱财取之有道,喜马拉雅还是要好好考虑一下自己和主播之间的关系,别到时候损失的还是自己。

版面编辑:文静
关键字:
分享到:

相关新闻

专栏作家推荐

苏宁金融研究院

苏宁金服集团旗下的大型专业研究机构,定期发布专题研究报告,着重于国内消...

北京互联网法院

北京互联网法院成立于2018年9月9日,是司法主动适应互联网发展大趋势的重要...

蔡凯龙

金融科技和财经专栏作家,人民大学金融科技研究所高级研究员。注册金融分析...

要闻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