印度版支付宝——Paytm模式_书林拾萃_专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专栏频道首页 > 书林拾萃 >
个股查询:
 

印度版支付宝——Paytm模式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7-11 10:27:22 我要评论(0
字号:
你无我有,你有我优——怎么看,蚂蚁金服、阿里巴巴与Paytm的合作都是一笔双赢的交易

Paytm(全称Pay Through Mobile)是印度最大的移动互联网公司之一One 97 Communications的旗下品牌,被称为印度版支付宝。在成立之初,它只是一个手机预付网站,2014年开始进入印度刚刚兴起的互联网金融领域,并推出了电子钱包。

蚂蚁金服、阿里巴巴与Paytm的合作始于2014年10月。彼时,阿里巴巴刚刚上市,Paytm创始人Vijay Sharma来到杭州,向马云、张勇、彭蕾和井贤栋讲述他的普惠金融愿景。“我们要做印度最大的移动支付平台。”这个被蚂蚁金服副总裁韩歆毅认为“有一些马老师(马云)当年的影子”的男人讲出了Paytm的目标。

那时,蚂蚁金服正筹划深入印度金融领域,也在苦苦思索进入新兴市场的路径。而已有2 000万用户的Paytm已成长为印度最大的移动支付平台,无疑是非常理想的合作伙伴。双方一拍即合,蚂蚁金服率先投资,阿里随后分两次投资Paytm母公司One 97 Communications,成为其关键小股东(占股30%~50%,据外媒披露的数字,蚂蚁金服与阿里在Paytm中占股40%)。

印度和中国是两个常常被人放在一起比较的国家。阿里巴巴和蚂蚁金服之所以选择印度作为切入点,正是看中了印度广阔但未开发的市场,以及当地比中国低几个档次的基础设施水平和金融服务普及率。印度总人口12亿,固话装机峰值却仅为5 000万部,并且近年逐步下滑,个人、商家的宽带接入率也相当低。印度政府也曾搞过“一人一张银行卡”活动,但由于贫困人口多、银行网点稀缺、支付场景少(目前印度全国仅120万商户有POS机)而宣告失败,全国信用卡、储蓄卡分别仅有2 000万张和3亿张,背后的活跃用户仅在千万量级。很明显,蚂蚁金服在印度的机会要比在美国、欧洲大得多。

此外,作为全球第二大发展中国家,印度的金融压抑状况十分严重,金融服务、金融基础设施落后的现状,同样成为诸如Paytm等移动互联网企业的机遇。以支付为例,到2015年,Visa、万事达进入印度已经几十个年头,但总发卡量不超过1 800万张。相比较而言,Paytm只用短短几年时间就发展了2.2亿用户,是两大国际信用卡巨头总和的10倍,并且Paytm还定下了两年内普惠5亿印度人口的目标。当然,想实现这些目标,离不开资本的大量投入和技术的快速进步。

你无我有,你有我优——怎么看,这都是一笔双赢的交易。由于蚂蚁金服在移动支付领域的成功在全世界范围内无出其右,Paytm从业务布局、产品架构到企业文化都进行了全方位借鉴。Paytm女高管Kiran回忆说,接受蚂蚁金服投资半年后,她被安排到杭州交流学习,讨论从上午9点持续到次日凌晨4点,她当即“崩溃”离席。

从创立背景、业务模式来看,Paytm堪称印度版的支付宝,两者之间的共性远大于差异。然而Paytm与支付宝最初的发展路径却完全相反。Paytm从做网上支付起家,如网上缴纳话费、增值服务费等,直到移动互联网兴起后,才开始寻找线下支付场景,如加油站、便利店、电影院等。概括地说,就是“拿着工具找场景”。支付宝则先为场景找工具,然后衍生出基金、理财、保险等业务,进入移动互联时代后又开始丰富线下应用场景。幸运的是,二者虽起步有早晚,但最终殊途同归,并在合适的时机成功“牵手”。

与蚂蚁金服合作,对Paytm而言至少有两方面的意义:一是技术架构的更新。抛开复杂的技术原理不谈,支付宝后台处理的天量数据已经让其难望项背。按照支付宝目前的架构,在2016年“双11”当天创下了12万笔/秒的支付峰值。如果没有蚂蚁金服,Paytm只能按每天数百万笔的量段设计底层架构,届时扩容可就不是增加服务器这么简单了。

二是支付场景的借鉴。移动支付场景的获得不是拍脑袋的产物,需要在相当长的时间内进行大规模的实践探索。比如买电影票这个场景,Paytm多次到蚂蚁金服取经,如今,在挚爱电影的印度,电影票购买成为Paytm移动支付的明星品类。

反过来,对于蚂蚁金服而言,选择投资Paytm的母公司,而不是在一个全新国度另起炉灶建立全资子公司,也有多重意义。从全方位介入印度移动支付服务的角度而言,中国独资公司的难度远远大于印中合资公司。当前,Paytm已获得印度央行发放的首批支付银行牌照,允许其在印度开展支付、储蓄、汇款、转账等银行业务,为印度中小企业和低收入人群提供费率更低的在线金融服务。投资Paytm刚好能够助力蚂蚁金服抢占印度普惠金融的先机。

更重要的是,许多本土问题只有本土公司才能发现和解决。比如,Paytm在印度做二维码支付采取的是“正向扫码”的方式,也就是由付款方(消费者)去扫商家的收款二维码。这样做有两大好处:一是减轻商家负担,有利于迅速推广。扫码设备及宽带接入对印度小商家构成不低的门槛,正向扫码时,商家只需出示打印在纸张上面的二维码,消费者即可用自己的手机完成扫码支付。二是符合用户心理。反向扫码的用户体验虽好,但毕竟扫一下钱就被划走,用户感觉心里不踏实。扫描商家二维码,输入金额,最后点击确认,这样的过程可以提高用户的安全感。本地的和尚好念经,在新兴市场、新式支付手段的推广普及阶段,类似的场景设计只有本土公司才能做出,非常值得蚂蚁金服这样的外来者借鉴、学习。

最有意义的地方在于,蚂蚁金服在印度探索出来的这种以投资参股、赋能当地企业为主的“Paytm模式”为其他全球化布局提供了宝贵的范本。

2015年11月,蚂蚁金服以技术入股的方式参与韩国第一家互联网银行K-Bank的筹建并最终获得开业批准,这是韩国政府时隔23年之后首次发放银行牌照,K-Bank获准开展存款、贷款、信用卡、理财、外汇等所有银行业务。韩国政府希望通过引进互联网银行制度,为消费者提供更加便捷、优惠的普惠金融服务。而蚂蚁金服发起设立的网商银行在2014年便获得了中国首批民营银行牌照,其技术和实践经验正好与韩国政府的需求契合。对于蚂蚁自身而言,这次参股在意的不是自己股东的身份,而是意欲通过核心系统上云、身份识别等技术(KYC)的输出,获得更多的技术样本,为未来做储备。

2016年11月,蚂蚁金服收购泰国支付和小贷公司Ascend Money 20%的股份。Ascend Money的子公司之一Ascend Nano主要在缅甸、印度尼西亚等地为无银行账户的民众普及电商和电子支付服务,另一家子公司True Money则提供现金支取卡和电子钱包服务。蚂蚁金服的入股及其在支付和小贷方面长久的优势,将助力Ascend Money在东南亚的在线支付和小额贷款业务。2017年2月,蚂蚁金服分别向菲律宾数字金融公司Mynt和韩国移动金融公司Kakao Pay注资,4月又与印尼Emtek集团合资成立移动支付公司。至此,蚂蚁金服在东南亚地区的业务版图大大扩展。

不仅如此,蚂蚁金服在不断的进步与反思中逐渐形成从单一的支付、转账等场景获取数据,到在大数据基础上提供金融、征信、信贷等服务,并以此盈利的商业模式,这种模式正通过Paytm这样的伙伴和“徒弟”输出海外。2017年初,Paytm宣布获得印度央行批准,将成立数字银行Paytm Development Bank。3月,Paytm又将电商业务独立,成立Paytm Mall。未来,Paytm还计划推出类似余额宝、芝麻信用的产品,并扩展到购物、支付、银行、保险等综合性金融服务体系。用Paytm创始人Vijay的话来说,就是“以前我们总想着向硅谷学习,如今我们向中国学习”。

井贤栋在2016年6月首届FTCC(金融技术CTO俱乐部)峰会上曾这样总结蚂蚁金服的全球化策略:我们并非去每个国家设立分公司、子公司,而是赋能当地的合作伙伴,输出经验,输出技术,帮助它们在全球范围内提供普惠金融服务。正是基于自身技术和商业模式的优势,蚂蚁金服才能越来越多地赢得海外政府和机构的信任,通过合作迅速打开海外市场,加快全球扩张的步伐。反过来,也正是通过与当地伙伴的合作,蚂蚁金服才真正得以实践全球范围内的普惠金融梦想。

本文来源于《蚂蚁金服:从支付宝到新金融生态圈》

著者:廉薇 边慧 苏向辉 曹鹏程 编著

出版社:中国人民大学出版社

(编辑:manan)
关键字: 印度 支付 模式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