欧洲政坛刮起“新陈代谢”风_东西七日谈_专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专栏频道首页 > 东西七日谈 >
个股查询:
 

欧洲政坛刮起“新陈代谢”风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6-26 20:41:28 我要评论(0
字号:
在英国,“新陈代谢”风似乎已经刮走了,但对于年轻一代从政者来说,机会显然还是有的

在英国,“新陈代谢”风似乎已经刮走了,2010年分别代表英国保守党和自民党组建联合政府,出任首相和副首相的卡梅伦和克莱格,加上保守党财政大臣奥斯本,当时的年纪都刚过40,一度被称为最年轻的一届政府领导人。而当时,英国的反对党工党领袖米利班德也和他们年纪相仿,让当时的英国政坛难得一见地上演了一场“年轻人政治秀”。

不过经历了2015年的大选,2016年的脱欧公投之后,这些年轻的政治人物齐唰唰地离开了政坛一线,甚至干脆退出政界。取而代之的是英国人习以为常的“银发族”。2016年上台的保守党首相特蕾莎梅,一直在和她年纪更大的,工党领袖科尔宾在媒体聚光灯前,周而复始地唇枪舌剑。

拥有更多经验的银发族,重回政治前台是不是英国人所希望看到的呢?英国人已经用才刚落幕的英国大选结果告诉外界,他们对部分老派政治人物没兴趣。首当其冲的就是保守党首相特蕾莎梅,由于对于她主张的硬脫欧政策,向底层民众削减福利,英国选民用他们的投票权让保守党丢掉了国会下院的绝对优势地位,直接令首相特蕾莎梅陷入政治生涯中,前所未遇的危机,在英国一直有报道揣测,她的首相宝座或许到6月底,就会失去。

对于年轻一代从政者来说,机会显然还是有的。在6月份的英国大选中,威尔士地区就选出了一位年轻的议员本-莱克,他今年24岁。莱克代表的是1925年成立的威尔士民族党。在6月份的大选中,莱克在他竞选的选区锡尔迪吉恩以11623对11519的微弱优势,击败了英国第四大政党,自民党在威尔士的领袖,51岁的威廉姆斯,成为写入威尔士民族党党史,迄今为止最年轻的国会议员。不过,对于自己收获的胜利,莱克耶觉得有些意想不到,他说自己会尽力试试看,自己是否能够成为一名尽责的国会议员。

同样属于年轻一代政界代表的露丝-戴维逊今年38岁,是英国执政保守党在苏格兰的领导人。从2014年的苏格兰独立公投到今年6月的英国大选,戴维逊通过自己的努力,令保守党从原先在苏格兰“只有一个国会下院代表席位”的尴尬处境中,成功走了出来,一举从目前的苏格兰第一大党,苏格兰民族党手中抢到了13个席位,而她也高调地表示自己的下一个事业目标就是在2021年,带领保守党成为地区第一大党,自己坐上苏格兰地方政府首席部长的位置。

戴维逊除了在政界人气高涨,被称为“保守党的苏格兰女王”之外,她与同性女友威尔逊的爱情故事,也在坊间为人熟知。这对家住爱丁堡的恋人在去年订婚,但却意外推迟了婚礼。至于原因,外界可能想不到,是因为两人的爱犬遭遇车祸受伤,所以觉得先治好它,再结婚,而她们的决定在民间被当地人赞赏有加,称是很有爱心的一对明星恋人。

在英国的近邻爱尔兰,新当选的总理李欧·瓦拉德卡尔,则让爱尔兰人感受到了难得一见的“新生代谢”之风。这位38岁,爱尔兰有史以来最年轻的总理是印度移民的儿子;作为爱尔兰统一党的新领导人,他在民间收到不少年轻人,尤其是少数族裔移民的欢迎。除了年轻之外,他和戴维逊一样,早就大方地公开了自己的同性恋情,让民众觉得这是一位很坦诚的领导人。作为总理,瓦拉德卡尔面对许多挑战,包括恢复在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中受创的爱尔兰经济。他同时还将处理英国脱欧的问题。由于爱尔兰同英国紧密的贸易联系,英国脱欧对于邻国爱尔兰的影响将大于大多数欧洲国家。在6月19日,记者在伦敦首相府见到了到访与特蕾莎梅会面的瓦拉德卡尔。他在现场如外界预期地那样,被媒体追问大量有关对于英国脱欧的看法,尤其是对爱尔兰边境控制的看法。这位总理虽然年轻,但态度稳重,对于媒体各种带有“埋雷”性质的提问,他都见招拆招,一一化解。

新政党,新政治家在欧洲的集中出现,意味着什么?英国威尔士大学政府研究中心的教授劳拉-麦克里斯特认为,这意味着欧洲的民众已经对于传统的政治生活,感到乏味,希望求得改变。多数人认为,能实现这一点首先需要选出没有旧式传统思维,心里没有太多政治包袱的年轻领导人。

原先每逢大选,无论是英国还是法国,希腊,意大利,多半是看中老年人出门投票,年轻人总体都对于政治,所在国家的政治人物没有兴趣。像在英国,通常大选的投票率有六成,而年轻选民的比例往往只有一半。于是常常选举结果掌握在年长选民的手中,而他们中的多数还是希望选一个自己熟悉的政治人物来当领导人,而这也意味着他们的选择对象,和自己的年龄相仿,甚至更年长。但现在这样的情况发生了逆转,在欧洲18到25岁的年轻选民通过各种社交,资讯媒体了解到政治,尤其是大选政治对于自己生活和未来的影响,而为了改变自己的生活现状,尤其是在财政负担方面,减轻自己的支付压力,很多人相信只要一起去投票,投给一位愿意接受民众想法,愿意寻求改变的政党领导人,尤其是来自年轻派领导人,那么自己的一些问题或许就能很快得以解决。

麦克里斯特说,从希腊的齐普拉斯,到英国的卡梅伦,法国的马克龙,到爱尔兰的瓦拉德卡尔,民众选出这些年轻的政治领袖,总体而言都是基于他们对这些人提出的纲领政策的支持,认同这些年轻的面孔可以更加重视社会上长期被忽略地弱势群体,对于政治利益,商业利益没有像一些老牌政治人物那样的迷恋。这些民间的反应都体现出,他们对老一代政党以及政党主要人物的政策失望。

但这是否意味着老一辈的政治人物就失去了民意?麦克里斯特说,也未必如此。像是这次英国大选前,工党领袖科尔宾受到年轻选民的欢迎就是一个典型的例子。工党是英国的一个传统政党,科尔宾从撒切尔夫人时代就担任英国国会议员,年龄和资历已经摆在人们面前。而他在这次大选前,在各大社交网站上都受到民众尤其是年轻选民的支持,主要是因为他和他代表的工党提出了很多针对解决年轻人生活问题的政策,比如学费开支,提高公立医疗水准等等,因此关键还是在于政策是否能够吸引住人,而不是年龄。

【作者:曹劼 】 (编辑:manan)
关键字: 欧洲 政坛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