拿什么拯救你,退休金计划?_布斯评论_专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专栏频道首页 > 布斯评论 >
个股查询:
 

拿什么拯救你,退休金计划?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5-23 21:18:10 我要评论(0
字号:
对于社保改革,美国及其他国家可以学到些什么

在浏览代表美国退休人士的利益团体网站时,你会明显察觉到他们对未来的忧虑。绝大多数美国人在退休金帐户中的存款余额并不足以支付他们退休之后的开销。不断提升的医疗成本以及平均寿命的延长让这一问题日益严峻。美国的退休金制度已然成为当今一个热议的政治问题。在美国总统大选一个月后,众议员SamJohnson就提议通过削减福利来解决美国社会保障中(联邦养老金计划)迫在眉睫的资金短缺问题。

几天之后,AARP.org发表文章表示:“社保是一份联邦政府与美国员工签订的合同,神圣不可侵犯。AARP将继续抗争,确保美国工薪阶层无论是现在还是将来,都能够享有他们应得的社保福利。”跟帖评论很快就突破了100条,并且有数百人关注了这篇文章。其中一位评论者说道:“在与这些众议员沟通交流时,我们必须向他们明确表明,除非提高现有的福利,美国社保制度不能有任何改变。”

说到退休金危机,美国的工薪阶层并非孤军奋战。英国拥有6,000多项雇主出资的固定收益社保计划,但其中很多都面临着资金不足的窘境。养老金和终生储蓄协会(Pensionand Lifetime Savings Association)在2016年10月发布的报告中写道:“不论是为了个人健康,还是整个国家经济,这些问题都是经济要务。”该报告还警告说,面对问题,什么都不做“并不可取”。不论是希腊、波兰,还是在欧洲大陆的其他国家,人口结构不协调导致了预期税入不足以支付政府承诺的福利。安永会计师事务所的RoyStockell去年曾向《华尔街日报》表示:“由于退休金这颗定时炸弹,许多西欧国家的政府已经濒临破产。”

美国雇员福利研究所Employee Benefit Research Institute的数据显示,去年,53%美国退休人士的账户存款不足25,000美元,27%的人更是少于1,000美元。

许多人认为私有化是解决退休金危机的一个方法。与其让政府或企业为工人的退休金埋单,为什么不让他们通过个人帐户主动管理自己的退休金呢?国家和企业因为承诺的义务而不堪重负,让员工提前规划不仅可以节省更多资金,还可以让他们在投资退休基金时选择承担多少风险。 

部分国家已采用这种私有化模式,而研究人员正在分析结果。墨西哥、澳大利亚以及美国的情况可以为面临退休金危机并正在寻找解决方案的国家提供经验教训。

墨西哥的退休金私有化改革

许多私有化的反对者都会将智利作为反面教材。1980年,当时的劳动与社会保障部长深受米尔顿·弗里德曼(Milton Friedman)的《资本主义与自由》(Capitalismand Freedom)一书的影响,智利政府开始对退休金系统进行私有化改革。然而,随着社会福利支出大幅下降,去年有超过10万人走上街头,要求改革当前的退休金制度。智利总统米歇尔·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随即宣布了一系列改革措施。

很少人关注到墨西哥的退休金私有化进程。墨西哥的退休金私有化改革始于1997年,比智利晚了十多年。当时,1994年的金融危机刚刚过去,墨西哥比索的价值因为通货膨胀而大幅下跌,世行等救助机构建议墨西哥改革社保计划。布朗大学的Justine Hastings、芝加哥大学的Ali Hortaçsu,以及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的Chad Syverson分析了相关数据,并从墨西哥的私有化中吸取了经验教训。

在墨西哥,社保资金会从员工的薪资中被自动扣除并存入个人账户。个人可以从资产菜单中选择投资方向,并交给政府监管的专业基金管理公司打理。每家基金管理公司仅提供一种投资产品。在该制度实施的第一个十年,这些管理公司会对员工自动扣缴的社保资金及其管理的资产收费(分别为佣金和管理费)。

Syverson表示:“墨西哥政府在设计这套制度时确实煞费苦心。例如,政府采取多项措施建立了一个竞争性市场。它接受了二十多家基金经理的申请,让他们通过竞争为投资者提供最优惠的价格。许多政治家、金融机构甚至学术界都预测,通过基金管理公司之间的竞争,收益会大幅上升。时任墨西哥央行经济研究部主任Agustín G. Carstens曾在1997年写道:“这项改革预计将在25年内令墨西哥金融储蓄翻一番。”

但竞争并没有像政府期望的那样发生。Hastings、Hortaçsu和Syverson研究了投资者的居住地点、选择的基金管理公司、缴纳的社保资金,以及扣除费用之后的收益。他们发现,尽管许多人预计竞争会促使成本下降,可实际上平均资产加权佣金达到了夸张的23%,管理费另需0.63%。这些费用抵消了很大一部分收益。Syverson举例说:“如果一个投资者存入100比索本金并获得5%的年收益,那么他需要六年时间才能拿回最初的100比索本金。假设把所有其他因素都考虑在内,他们还不如找个洞把这些钱埋上几年呢。” 

竞争难题

研究人员发现,基金管理公司之间确实存在竞争,但他们竞争的并不是提供最优惠的费用,而是最华而不实的营销策略。此外,投资者也没有选择最优惠的报价,而是倾向于那些在广告和销售团队方面投入较多的公司。

通过分析这些基金管理公司在1997年至1999年期间投放的200多条视频广告内容,研究人员发现仅有不到20%的广告提到了费用。电视广告和销售推广团队着力展现基金经理的经验、创新和技巧。但问题在于,广告宣传往往带有误导性。例如,西班牙银行巨头桑坦德银行宣称在他们银行可以免费开设退休金账户,但它却没有提及这一条适用于所有参与墨西哥退休金制度的基金管理公司。另一家公司的广告中则出现了完整的苹果,暗示他们不会在缴纳的资金中“咬一口”,因为他们不会对扣缴的资金收费,尽管他们会对其管理的资产收取将近4.75%的管理费。

墨西哥政府进行了多次改革,试图降低费用。其中一项改革是可以让投资者更加方便地更换基金管理公司,但这对费用并没有多少影响,因为投资者实际上并不关注费用。 

另一项改革则尝试解决投资者不关注成本的问题。为此,政府引入了一项指数,以便投资者可以更加方便地比较基金管理公司的费用。其要求基金管理公司公布标准化的费用比较表,将佣金和资产管理费整合成一个更加容易看懂的指数,以便投资者可以更好地比较这些公司。但布朗大学的Hastings和RAND Corporation的Fabian Duarte发现,投资者依然会选择高收费的基金。

政府当时要求基金管理公司根据一项公式来整合显示佣金和管理费,以便投资者能够更加容易地看懂,但关键是这个公式并不能反映真实的成本。投资者确实注意到了这项指数,并且许多人也真的更换了投资选择。不过,管理公司利用这个公式调整了费用的组合。他们降低了佣金,但提高了管理费用,使得该指数能够保持在较低的水平。因此,许多投资者最终选择了收费比他们想象中更高的基金管理公司,而后者也继续坐拥高额的利润。

新的费用结构实际上提高了低收入员工的管理成本,最终补贴了较富有的员工。Hastings和Duarte写道:“社会保障市场私有化可能导致大量的广告投入或是复杂且令人混淆的费用表,它并不能带来完美的竞争。”

Hastings、Hortaçsu以及Syverson创建的模型显示,针对低收入员工的金融知识宣传计划会大有帮助。这些计划再结合低成本的政府替代方案,可以为私有基金管理公司带来额外的竞争压力,从而压低价格。研究人员预计降幅最高可达77%。

Hastings、Hortaçsu以及Syverson写道:“我们的研究不仅有助于解释全球规模数一数二的私有化社会保障市场的改革经验与成果,而且对于退休金储蓄和医疗保险市场如何提供更多的个人管理选择提供了广泛的经验教训。”

澳大利亚的强制储蓄

墨西哥的情况让我们引以为戒,澳大利亚的退休金改革则是另一种情况,尽管后者对我们来说更具借鉴意义。威廉与玛丽学院的Julie Agnew写道:“有些人认为澳大利亚的退休金收入制度是全球最好的制度之一。它不仅实现了较高的个人储蓄比例,而且达到了广泛的覆盖率,同时政府的成本又控制在合理的水平。” 

1992年,澳大利亚政府意识到原有的退休金储蓄制度存在不足,因此采取了员工储蓄和雇主选择性匹配扣缴的改革方案。新的方案保留了政府在1908年推出的退休金安全保障机制,同时要求几乎所有员工参与退休金储蓄制度。大多数计划采用私营方式。

澳大利亚的一项投资者调查显示,投资者的金融知识水平偏低。超过半数的受访者或是不知道什么是平衡型基金,或是错误地认为平衡型基金由无风险资产构成。

澳大利亚的退休金制度(Superannuation)依赖雇主为退休金账户缴款,而非员工自己。澳大利亚设置了较高的最低扣缴比例:目前,企业必须将大部分员工收入的9.5%存入减免税费的退休金计划账户中,这比墨西哥设置的自动扣款比例高出了三个百分点。不同于美国和墨西哥,澳大利亚退休金制度不允许提前支取。

但澳大利亚的费用同样很高。澳大利亚的员工可以利用退休金账户投资多种资产,但有些费用昂贵。悉尼大学的SusanThorp表示:“许多研究人员认为,总体而言这些费用太高了。”平均费用占到了每年资产总额的1%,其中包括人寿保险和永久残疾保险的保费。业内一般认为,如果职业生涯长达40年,那么每年1%的管理费用相当于约20%的前期佣金。

此外,有调查发现澳大利亚投资者的金融知识水平较低。超过半数的受访者或是不知道什么是平衡型基金,或是错误地认为平衡型基金由无风险资产构成。Agnew写道:“这一发现令人十分不安,因为在该调查进行时绝大部分默认的投资方案都属于平衡型基金,这也表明政府必须采取更多措施帮助澳大利亚的投资者了解自己的金融选择。”

不过,澳大利亚退休金计划现在的金额已经达到2万亿澳元,相当于1.5万亿美元。这几乎是将近5万亿美元的美国401(k)账户的三分之一,而澳大利亚的人口大约仅有美国的十五分之一。 

美国的退休金危机

作为全球退休金规模最大的国家,美国的退休金制度正面临着严峻的问题。但美国本身在退休金改革方面有没有什么经验教训?20世纪80年代以来,在美国,个人需要承担的退休金缴款和投资责任越来越大。企业不再需要缴纳公司退休金,政府鼓励员工将资金存入可以减免税费的401(k)账户以及个人退休金账户。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调查分析了投资者在1996至2015年期间的平均股票投资收益,并对比了标准普尔500指数在该期间年均8.2%的收益。他们发现普通投资者的收益率仅为2.1%。大部分收益被费用抵消了,剩下的也因为有亏无盈的错误投资操作而消耗殆尽。行为偏差导致投资者在市场暴跌(例如2009年)后纷纷逃离股市,又在攀上峰值时(例如2006年)疯狂涌入市场。

现在,很多美国人单单依靠储蓄和投资已经无法轻松承担退休之后的开销:独立研究机构雇员福利研究所(EBRI)的数据显示,2016年,53%的美国退休人员的储蓄账户余额不足25,000美元,而多达27%的人更是少于1,000美元。EBRI的报告显示,仍在工作的美国人中,54%的人存款不足25,000美元。(EBRI在计算存款时将自住房屋和退休金的价值排除在外)

至于社会保障计划,预计将会开始出现赤字,未来的退休人士或许只能享受部分福利。1983年,美国进行了一系列改革,包括将退休年龄从65周岁逐步推迟到67周岁,其目标在于延长退休金计划的年限。众议院社会保障附属委员会主席Johnson提出的议案将会再次提高退休年龄(至69周岁)并削减大多数人的福利。

美国政界人士提出了给予个人更多社会保障计划管理权的想法。前美国总统小布什在其2005年国情咨文中提出,允许部分员工将一定比例的社会保障扣缴资金重新导入个人账户。对此,小布什写道:

个人账户是一种更好的办法:你的资金会随时间增长,而且增长速度要高于现有的社保制度。个人账户提供的退休金将远超社保制度规定的金额。

当时一些研究发现该计划存在一定的隐患。诺贝尔奖得主、麻省理工学院经济学家Peter A. Diamond以及布鲁金斯学院的Peter R. Orszag研究了布什政府社会保障增强委员会提交的三份提案,均发现了重大风险,尤其是现金流方面的风险。要实现布什政府的私有化方案,社会保障系统短缺的资金必须通过借贷补足,这会增加联邦政府的债务。他们将自己对社保改革的想法编撰为《拯救社保制度:平衡的方案》(Saving Social Security: A Balanced Approach)一书。在书中他们写道:个人账户“对于旨在为退休人士、残障人士以及其他弱势群体提供基本收入的社会保障系统来说根本就不适合。”

小布什的方案最终未能推行,个人账户会不会再次引起关注还有待观察。其他国家改革的经验告诉我们,私有化的结果千差万别。即使政府大力推动竞争,费用依然可能居高不下。强制缴金比例也可能设得过低。Hastings、Hortaçsu和Syverson写道:“决策者在一定程度上关心经营这样一个系统的整体成本,他们要做的或许远不止是建立市场并引入多家基金管理公司展开竞争,然后推动信息自由交流。”私有化的市场会涉及一系列棘手的细节——所有这些细节对于数以百万即将迈入退休生活的员工有着非常重要的意义。

【作者:ALEX VERKHIVKER】 (编辑:manan)
关键字: 退休金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