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夜小狗神秘事件》书摘_书林拾萃_专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专栏频道首页 > 书林拾萃 >
个股查询:
 

《深夜小狗神秘事件》书摘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4-17 14:16:28 我要评论(0
字号:
一般情况下,书的章节号都是用1、2、3、4、5、6 这样的自然数来标示。但是我决定用2、3、5、7、11、13 这样的质数作为我这本书的章节号。因为我喜欢质数。

《深夜小狗神秘事件》立体封(有腰封)

/ 2 /

午夜0:07,那只小狗躺在希尔斯太太家前院的草坪中央,双眼紧闭,看上去好像在侧身奔跑。当狗梦到追逐小猫时,就是这样的姿势。事实上,那只狗不是在奔跑,也不是在睡觉。那只狗死了。它的身上插着一把花园里用的铁叉。叉尖一定是穿透了它的身体,扎进地里去了,因为叉身并没有倒下来。我认为,那只狗很可能是被铁叉刺死的,因为在它身上看不到任何其他伤口,而且,如果它是因为癌症、车祸之类的原因死去,谁又会在一具狗的尸体上插一把铁叉呢?不过这个可能性我不敢完全排除。

我走进希尔斯太太家的前院,反手带上院门。我来到草坪上,跪在那只狗身旁,把手放在它的口鼻上,那里还温温的。

那只狗叫威灵顿,是我们的朋友希尔斯太太的。她就住在我家正对面往左数的第二栋房子里。

威灵顿是只狮子狗,但不是那种留着时髦发型的迷你狮子狗,而是一只大型狮子狗,长着卷卷的黑毛。但如果你走近了看,就会发现它毛下的皮肤是像小鸡那样的浅黄色。

我抚摸着威灵顿,不明白是谁杀了它,又为什么。

/ 3 /

我叫阿弗。我知道世界上所有国家及其首都的名称,还知道7507 以内的所有质数。

八年前,当我第一次遇见雪凡的时候,她给我看了这幅图:

我知道它代表“难过”,这也是我发现那只狗死了时的心情。

然后,她又给我看了一幅:

我知道这代表“高兴”,就是我读到阿波罗太空任务相关信息时的心情,或

者凌晨三四点钟不睡觉,在大街上走来走去,假装全世界只有我一个人时的感受。

接下来,她画了另外一些图案:

可是我说不出它们的含义。

于是我让雪凡画了好些类似的表情符号,并在旁边写上它们的含义。我把这张纸随身揣在口袋里,当我弄不明白别人在说什么时,就会拿出来看看。但是我很难判断他们的表情与哪个图案最相似,因为人们的表情总是变得很快。

我把这一做法告诉雪凡,她拿出一支铅笔和另一张纸,说我这么做可能会让人觉得……

画完,她笑了起来。于是我把之前那张画满了表情符号的纸撕烂扔掉了。雪凡向我道歉。而现在,每当我不明白人们在说什么时,就会向他们问个清楚,或者干脆走开不理。

/ 5 /

我把铁叉从狗身上拔出来,把狗抱进怀里。鲜血从铁叉扎出的洞里渗出来。

我喜欢狗。狗的心思很容易了解。它们有四种情绪:高兴、难过、生气和专注。而且,狗很忠诚,也不会说谎,因为它们不会说话。

我一直抱着它,直到四分钟后我听见有人尖叫。我抬头看到希尔斯太太正穿过院子朝我跑来。她穿着睡衣和一件家居外套,趾甲涂成了亮粉色,脚上没有穿鞋。

她大嚷着:“该死的,你把我的狗怎么了?”

我不喜欢有人冲我大喊大叫。我怕他们会打我或者抓住我,而且我不知道之后会发生什么事。

“把狗放下!”她大喊道,“该死的,看在上帝的分上,放下那只狗。”

我把狗放在草地上,向后退了两米。

她弯下腰。我以为她要自己抱起那只狗,但她却没有。也许她发现那儿有很多血,不想把自己弄脏。出乎我意料的是,她又一次尖叫起来。

我捂住耳朵,闭上眼睛,蜷起身体,直到额头贴到草地。草地又湿又凉,很舒服。

/ 7 /

这是一部谋杀案推理小说。

雪凡说,我应该写一些自己想看的东西。而大多数时候,我都在看有关数学和自然科学的书。我不喜欢普通的小说。在普通小说里,人们总写些这样的句子:“我的血管里流淌着钢铁、白银,以及一股股不起眼的泥浆。

没有外界的刺激,我无法将拳头攥紧。”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我不明白,爸爸不明白,就连雪凡和基文思先生也都不明白—我问过他们。

雪凡有一头长长的金发,戴一副绿色的塑料镜片眼镜。基文思先生身上有一股香皂的味道,总是穿一双棕色的鞋子,每只鞋上都有大约六十个小小的圆洞。

不过我很喜欢看有关谋杀案推理的小说。所以,我现在写的就是一部谋杀案推理小说。

在谋杀案推理小说中,一定会有个人把凶手找出来,然后将他逮住。这是一个智力游戏,如果设计得好,有时你在看完之前就能推断出凶手是谁。

雪凡说,这类小说必须一开始就吸引住人们的注意力,于是我才用那只狗作为开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这件事是我亲身经历的,我很难去想象一些自己没有经历过的事情。

雪凡看完第一页后,说写得很特别,同时又弯了弯她的食指和中指,给“特别”一词加上了引号。她说推理小说里一般都是某个人被杀,我说《巴斯克维尔的猎犬》里就有两条狗被杀:那条猎犬以及詹姆斯·莫迪默的哈巴狗。但雪凡说,那本书里它们并不是真正的受害者,巴斯克维尔先生才是。她还说,读者对人的关注超过对狗的关注,因此,如果一本书里有人被杀,读者会更有兴趣看下去。

我说,我想写真实的故事。我倒是知道一些死去的人,但没听说过当中有谁是非正常死亡的。我同学爱德华的爸爸鲍尔森先生除外,不过他也是死于意外滑倒,而不是谋杀,况且我也不认识他。我还说,我喜欢狗,因为它们很忠诚,而且有些狗甚至比有些人更聪明,更有趣。比如每个星期四来上学的史蒂夫,他连吃饭都要别人喂,自己连根牙签都拿不起来。雪凡告诉我,这些话可千万别当着史蒂夫妈妈的面说。

/ 11 /

后来警察来了。我喜欢警察,因为他们都穿制服,有编号,而且你知道他们会干些什么。来的是一个女警察和一个男警察。女警察的丝袜在左脚踝处破了个小洞,洞中央有一道红色的刮痕。男警察的一只鞋底上粘了一片橙色的大叶子,叶子的边缘从鞋底露了出来。

女警察搂着希尔斯太太的肩,扶她进屋。

我抬起头来,不再看着草地。

男警察蹲在我旁边,说:“能告诉我这儿发生了什么事吗,小伙子?”

我坐起身,说:“这只狗死了。”

“这我已经知道了。”他说。

我说:“我想是有人杀了它。”

“你多大了?”他问。

我回答道:“十五岁三个月零两天。”

“那么,你刚才都在这花园里做了什么呢?”他问。

“我抱着这只狗。”我回答。

“你为什么要抱着这只狗?”他问。

这是一个很难回答的问题。我就是想这么做。我喜欢狗。看到狗死了我很难过。

我也喜欢警察,我想好好回答这个问题,但是这位警察没有给我足够的时间来找到正确的答案。

“你为什么要抱着这只狗?”他又问了一遍。

“我喜欢狗。”

“是你杀了它吗?”他问。

我说:“没有。”

“这把铁叉是你的吗?”他问。

我说:“不是。”

“你好像对这件事感到很难过。”他说。

他问了太多问题,而且问得太快。这些问题堆积在我的大脑,就像特里叔叔工作的面包工厂里的大块面包。他在那儿负责操作切片机。有时切刀切得不够快,而面包却又不停地传送过来,就会形成拥堵。我有时会把我的大脑想象成一台机器—不过不一定就是面包切片机,这样比较容易向人解释那里都发生了什么。

他说:“我想再问你一遍……”

我再次在草坪上蜷起身体,发出一种被爸爸称为“呻吟”的声音。当外界有太多信息一下子窜入我的脑中时,我就会发出这样的声音。这就好比你在烦乱不堪时,把收音机贴在耳边,把它调到两个电台之间的频段,然后把音量调到最大。这样,你就只能听到沙沙的杂音。这样,你就会有安全感,因为听不到任何其他的声音。

男警察拽住我的胳膊,把我从地上拉了起来。

我不喜欢他碰我。

于是,我打了他。

/ 13 /

这本书不会太逗趣,因为我不会讲笑话,也听不懂笑话。比如有这么一个笑话,是爸爸讲的:

他的脸是画(drawn)出来的,但窗帘是真的。

我现在倒也知道了这句话到底哪里好笑。是我问来的。那是因为“drawn”这个单词有三层意思:1)用笔画;2)疲惫;3)拉开。第一种意思脸和窗帘都可以用,第二种意思只能用于脸,第三种意思只能用于窗帘。

而如果我要把这个笑话说给自己听,就要让一个单词同时具备三种不同的意思,这就好比同时听到三首不同的歌,让人觉得很不舒服不说,还会被搞得稀里糊涂,而且也没有单纯的沙沙声好听。这也好比同时有三个人对你讲不同的事情。

所以,这本书里没有笑话。

/ 17 /

男警察沉默地盯着我看了一会儿,然后说:“我要以袭警的罪名逮捕你。”

这让我觉得放心多了,因为电视、电影里的警察就是这么说的。

然后他又说:“给我乖乖地上警车去,要是再捣乱,我就不客气了。明白了吗,小浑蛋?”

我朝停在院门外的警车走去。男警察打开后车门,我上了车。他爬上驾驶座,用对讲机呼叫还留在屋子里的女警察,说:“凯特,这小兔崽子刚打了我。我带他回警局,希尔斯太太这边就拜托你了。我会让托尼顺道来接你。”

女警察说:“没问题。回头见。”

男警察说了声“好”,就载着我离开了。

警车里有股塑料受热后发出的气味,混杂着须后水和薯条的味道。

警车一路驶向市中心,而我一直仰望着天空。那天晚上天空很晴朗,能清楚地看到银河。

有人认为银河是一条长长的星带,但其实并不是。我们所在的银河系是一个由群星组成、直径长达十万光年的巨大圆盘,而太阳系位于这个圆盘边缘的某处。

当你朝着圆盘平面90°的方向,也就是A 方向看去时,看到的星星不会太多。但如果你是朝B 方向看,星星就多得多了,因为你正朝着银河系的主体部分望去。而由于银河系呈圆盘形,所以看上去是一个长条状的星带。

于是我又想到,科学家们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办法解释,为何宇宙中有亿万颗恒星,夜晚的天空却仍旧一片漆黑。你所望向的每一个方向都有恒星,天空应该被星光照得雪亮才对,因为太空中没有什么物质能够阻挡这些光到达地球。

后来他们研究得出,大爆炸后,宇宙处于不断扩张的状态,因此群星都在互相远离,距离我们越远的星远离我们的速度也越快,有些甚至接近光速,因此,它们发出的光永远无法到达地球。

我喜欢这个事实。这是一个只需在夜晚仰望星空,然后思考一下就能自己想通的问题,不需要去问任何人。

等到宇宙扩张的内动力消失之后,所有星星的外离速度就都会变慢,如同被抛向空中的球,最终它们会开始朝宇宙的中心聚拢。到那时,我们就能看到世界上所有的星星,因为它们全都会朝我们移动,并且速度越来越快。那时,我们就会知道世界即将毁灭,因为夜里仰望天空的时候,我们将再也感知不到一丝黑暗,眼前只有数以亿计逐渐向我们逼近的星星。

唯一遗憾的是,没人能看到这一景象,因为那时候地球上早已经没有人类了。即便还有,他们也看不到,因为那些光太强太热,他们还来不及去看就会被烧焦,即使躲进地洞也不能幸免。

/ 19 /

一般情况下,书的章节号都是用1、2、3、4、5、6 这样的自然数来标示。但是我决定用2、3、5、7、11、13 这样的质数作为我这本书的章节号。因为我喜欢质数。

找质数的方法是:首先,把所有的正整数写下来。

接着,去掉所有2 的倍数,然后去掉所有3 的倍数,再去掉所有4、5、6 的倍数,依此类推。剩下的数字就是质数。

区分质数的原理很简单,但是没人能总结出一个简单的公式来判断一个非常大的数是否为质数,或推算出它之后的下一个质数是多少。如果这个数非常非常大,可能需要一台计算机算上好几年才能知道它是否为质数。

质数在数据加密方面非常有用。在美国,质数被列为军事机密。如果你能找出一个百位以上的质数,一定要把它告诉美国中央情报局,他们会花一万美金来购买。但这不能算是一个特别好的谋生手段。

质数无法套用任何数学模式。我觉得质数就像生命。它们非常有逻辑,但即使花上一辈子的时间去思考,你也无法找出其中的规律。

(本文由新经典文化供稿)

(编辑:wangxiaoxue)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