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理小说《半落》连载(1)_书林拾萃_专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专栏频道首页 > 书林拾萃 >
个股查询:
 

推理小说《半落》连载(1)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7-04-17 10:47:00 我要评论(0
字号:

《半落》立体封(有腰封)

志木和正

1

茶叶棍竖了起来。

他并不信这种兆头,但感觉倒也不坏。神龛一旁墙上的时钟正指向五点四十分。马上就到点了。天一亮,怀揣拘票的重案搜查一股就要冲进“小林公寓”五○八,去抓捕那个专门强奸少女、接连玷污了八名小学女生的恶魔了。从接到报案的那天起,这张巨大的侦察网总共投入了三千多名警力,就只为捕捉这一条鱼。

必须拿下!

志木和正连茶叶棍带冷茶一口喝光。他是W县警本部搜查一科的重案指导官,四十八岁,今年春天才升任警视一职,坐上了这个号称“刑警老大”的位子。不然,他现在应该跟一股的同事一起待在公寓附近的车里蹲点守候。独自一人待在静寂的搜查一科办公桌旁等待手下的报告,真不是个人干的差事。

五点五十分。志木的目光落到直通电话上。他早就紧紧贴到办公桌边上,以便不用哈腰就能随时抓起电话。必须确保抓住凶手。在没听到一股的带队班长镰田的声音之前,厕所都不能去。窗外还很昏暗,山边已染上了淡淡的橘红,但到行动约定的以日出为暗号还为时尚早。真让人焦急,地球自转怎么这么慢。

志木点上烟,狠狠地朝天吐着紫色的烟雾。

一颗从一名十岁少女衬衫上揪下来的贝壳纽扣、纽扣上的微量颜料……花了六十二天时间,这些细微的线索才指向那个短期大学美术老师。高野贡,二十九岁,独身。抓拍的照片已送到志木手里。一张颓废的脸。一个人丁兴旺的富裕农家的三儿子,靠着家族混天撩日、衣食无忧,每天手拿一支画笔,一副艺术家的派头。

好日子该到头了。

志木比对着墙上的时钟和手表,都是六点零七分。

进去了吗?抓捕的情形瞬间浮现,紧张感传遍全身,心跳比自己冲进去还快。志木点上第二支烟。天亮了,窗外晨曦微明。六点十分,应该已经进去了。

他直盯着电话。心里不住地祈祷:赶快响!就在这时—

“指导官。”

他循声望去,只见空荡荡的科室最里面,刑事部值班室的门开了,露出盗窃特侦科的土仓警员的一张娃娃脸来。他不是警局大门的值班人员,只是深夜报警电话接线员。

“什么事?”志木大声喝问。

“电话!”土仓也提高了嗓门。

“转过来!”志木吼道。

真令人恼火,镰田那家伙,早就说好用直通电话联系。志木掐灭香烟,握着内线电话的听筒等候。铃声一响,他一把就抓了起来。

“我是志木。”

“很抱歉这么早打扰你。”

并不是镰田。

“我是中央警局的石坂。出了件麻烦事……”

对方是W县警直属的W中央警局值班长,声音非常生硬。

“出什么事了?”

志木一面留意手头的直通电话,一面问道。

“刚才,本部教养科的副科长警部来自首。”

什么?

“他犯了什么罪?”

“杀人,说杀了老婆。”

鸡皮疙瘩顿时从贴在听筒上的耳根蔓延到整个脖子。

梶聪一郎的面孔和名字顿时浮现在志木眼前。教官、书法家、温厚、严谨。与梶相关的信息片断顿时箭一般掠过脑海。几年前他的独子病故。比志木早一期。虽然彼此间未曾正经交谈过,但因同在本部上班,在走廊或楼梯碰面时也会用眼神打个招呼。

那个人把老婆杀了?

过了好几秒,他才发出声来:“确定……是他本人?”

“确定无疑。我也认得他。”

“他是怎么说的?”

“说掐死了受疾病折磨的老婆。”

疾病折磨?从未听说过梶的妻子生病啊。不过,虽说同为县警,可一心扑在刑事案上的志木和长期在警察学校做教官的梶,二人所处的环境截然不同。即使志木从未听到过一些私人方面的传言也并不奇怪。

“那边的刑事科长呢?”

“联系上了。正往这边赶。那……现在怎么办?”

对方的声音中透着困惑。

“先带到刑事科的审讯室。派两个人在旁边跟着,好好盯着他。”

就算不会逃跑,也不能忽略跳窗的可能性。毕竟,儿子病故,这次又亲手掐死了深受疾病折磨的妻子。虽然自首了,可内心必然是无比凄苦。

“这么说,先不逮捕?”

“等刑事科长到了,确认过尸体之后,再执行紧急逮捕程序。告诉他们,完事之后立刻向我报告。”

“明白。多谢。”

对方如释重负地挂断了电话。值班长石坂是局里的交通科长,对案子方面并不熟悉,大概有些不知所措。不,一个警官杀了妻子,谁遇到都会慌乱。况且,前来自首的还是一名警部,正儿八经的县警高层。媒体肯定会一片哗然,W县警也会上下震动。

志木再次感到心烦意乱。

“土仓!”他回头喊了一声,娃娃脸立刻在远处答应一声,跑了过来,站在志木面前,腰挺得都有点朝后倾了。

“你读警校的时候,似乎就在梶那个班吧?”

“是。”

“梶警部是个什么样的教官?”

“很温和。”

“温和?有这样的教官?”

“助教佐藤警部补对我们很严厉,梶教官则是个很温和的人,全班都十分喜欢他。”

“那他平时都是怎么教导你们的?”

“嗯,比方说,去参加伤亡惨重的列车事故救援时,他就训示我们,一定要像对待自己的父母兄弟一样来处理遗体……”

“知道了。你回去吧。”

跟印象中完全一致。可是,一个温厚重礼又有人情味的人,为什么要杀了自己的老婆?就算她备受疾病折磨也不至于啊。难道这是性格决定的?志木心中涌现许多疑问,但心情却渐渐平复下来。

用不着权衡。若是从三个重案股负责人的角度来说,梶聪一郎的杀妻案不过是一起简单的自首案。凶手已经认了罪,身家性命也掌握在了警察手中。可是,那个大白天撬锁闯入民宅、用玩具手铐铐住留守少女反复实施强奸的恶魔却尚未归案。镰田还没有打来电话,高野贡应该仍在警察的控制之外。

志木把视线投向墙上的时钟。

六点二十八分。太迟了,天空已经开始泛蓝。

志木一边盯着直通电话,一边拨通了搜查一科科长小此木的宿舍电话。听闻梶自首的案子后,对方半天没说出话来。

“知道了。部长那边由我来转告。对了,画画那家伙怎么样了?”

“还没抓到。快了。”

志木的回答只是自己的愿望而已。他放下电话,看了看表。六点三十五分。他不禁挥拳砸向桌面。

怎么回事?

苗头不对!担心像毒药一样在全身扩散开来。逃跑了?不可能。高野房间的门和所有窗户都有望远镜二十四小时监视。打镰田的手机问问?不行,按规定,行动时间内必须关机。志木咂着舌,腿哆嗦着,手不禁摸向第三支香烟。

铃声打破了寂静。直通电话—志木长出一口气,抓起听筒。

“不好了!”

镰田的声音敲打着鼓膜。一刹那,志木脑海中的茶叶棍消失了。

“那小子喝了农药!我们在门外怎么喊都没有动静,破门而入就发现他正在厨房疼得满地打滚!”

他察觉到我们的布控了?

“被他发现了?”

“不知道!”

“哪种农药!”

“格兰德松。”

剧毒除草剂格兰德松。志木一腔热血顿时凉了下去。

“原液?”

“好像是!瓶子滚到了地上,不知道他喝了多少。”

“灌盐水催吐!给我猛灌。”

“正在灌!”

“催吐之后立刻送到熊野医院。听明白没有?!”

要洗胃只能去那儿。透析设备齐全,更重要的是离公寓近。

但除草剂很麻烦,其主要成分一旦进入体内,就会随着血液循环导致内脏衰竭。要是吸收的量太大,即使洗了胃、做了透析也还是没救。问题是他究竟是什么时候喝的,又到底喝了多少。

浑蛋!

志木一脚踢飞垃圾桶。

高野确实罪该万死。若是受害少女的父母眼下就在现场,一定希望那家伙就那样痛苦地当场死去。志木也有女儿,完全能理解他们的心情。但是,最近这种家伙实在是太多了。犯下了灭绝人性的罪行之后,为了逃避惩罚就选择一死了之。实在是无法饶恕。哪能让他们这么轻易求死,一定要把他们绳之以法,让天下人唾弃!

“指导官,急救车到了。我们现在就去医院!”

“知道了。我也赶过去!”

刚挂断电话,铃声又响了起来。

“什么事!”

“我是加贺美。”

思维瞬间停止。

是顶头上司,W县警本部本部长加贺美康博。

“十万火急,你赶紧来本部长室一趟。由你来负责审讯梶警部。”

(本文由新经典文化供稿)

(编辑:wangxiaoxue)
关键字: 半落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