富人挥霍式消费有利于经济吗?_书林拾萃_专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专栏频道首页 > 书林拾萃 >
个股查询:
 

富人挥霍式消费有利于经济吗?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12-06 15:21:00 我要评论(0
字号:
要想消费人们首先必须生产,生产需要必要的资金投入,而储蓄是重新分配资金的最佳方式

彼得·博格达诺维奇因20世纪70年代初执导的电影而名声大噪,在任何关于那个时代最受尊敬的“电影导演”的讨论中,他的名字肯定都值得一提,其他名字还包括弗兰西斯·福特·科波拉、威廉·弗莱德金和乔治·卢卡斯。他执导的电影包括《最后一场电影》《纸月亮》和《黛西·米勒》博格达诺维奇的成就不仅限于电影。他与传奇人物奥森·威尔斯关系密切,与出演了《最后一场电影》的美女影星斯碧尔·谢泼德有一段人尽皆知的浪漫恋情。他还与《花花公子》女郎多萝西·史崔坦有过一段绯闻。正如常言所说,博格达诺维奇“拥有了一切”。

但在1985年,他的银行账户只剩21.37美元,他申请了破产。导致财务灾难的主要原因是他购买了影片《哄堂大笑》。他是该部片的导演,史崔坦出演了角色,他们的恋情就从那里开始。正如他2014年向《华尔街日报》解释的那样,“我自掏腰包500万,从工作室手中买回自己的电影,自己进行推广。现在回想起来,这是个疯狂的举动。自己推广电影几乎是不可能的,我赔了个精光”。

然而,购买《哄堂大笑》并不是导致财务困境的唯一原因。挥霍也是大问题。报道显示,他每月支出20万美元,而每月收入仅7.5万。支出中包括每月1.6万的律师费,超过1.5万的代理和管理费,2000美元的交通费,以及1000美元的洗衣费。博格达诺维奇的挥霍无度把自己送进了济贫院。

得克萨斯州大学是传统的大学橄榄球劲旅,拥有长长的美式橄榄球知名人物清单——如鲍比·莱恩、厄尔·坎贝尔和瑞奇·威廉姆斯。但所有这些人中,最杰出的无疑是文森·杨格。21世纪初,这位得克萨斯四分卫几乎仅凭个人之力重振了一支球队,和一项在荒野中摸索徘徊的运动。杨格带领他的球队在2005年的玫瑰碗中以38∶37的比分惊险击败密歇根狼獾队。一年后,杨格再次回到玫瑰碗,攻破了南加州大学头号防守球员的防守,以41∶38的比分赢得比赛,为得克萨斯大学带来自1970年以来的首个全国冠军。这可以说是传奇的百年碗赛历史中最突出的个人战绩。

从比赛中脱颖而出,成为大学橄榄球队中最出色的四分卫后,杨格在职业选秀中以第三顺位被选中。大多数四分卫需要花好几年时间才能适应NFL更强劲的防守,杨格则与他们不同,在加入田纳西泰坦队的第一个赛季,就成了明星球员,摘得2006年的最佳新秀奖。接下来,他的星途开始黯淡。第二个赛季是他的低潮期,仅投掷9次传球达阵和17次拦截,泰坦队在2010年的季前赛与他解约。杨格随后加盟了费城老鹰队,一个赛季后再次离开,转移到水牛城比尔队,比尔队在赛季开始前就让他离队。2013年,他与绿湾包装工队签约,但他们也在季前赛与他解约。2014年,他的命运更加惨淡。就在与泰坦队签订2600万合同的短短七年后,杨格申请了破产(尽管后来情况逆转)。他每月支出20万,在2011年NFL停摆期间借入一笔180万美元的贷款。他的支出包括耗资30万美元的生日派对。最重要的是,他养着与四个不同的女人生的孩子。

许多经济学家和财经媒体记者都有一种错误的观念,认为消费是带来经济增长的原因,博格达诺维奇和杨格的惨痛故事证明了这种观点的荒谬。在即将成为美联储主席的时候,珍妮特·耶伦在《时代》周刊的采访中为美联储的量化宽松政策辩护:“我们的政策旨在降低长期利率,较低的利率水平能够刺激支出,从而实现经济复苏。”几天后,《华尔街日报》插话道:“美国收入增长的放缓会阻碍消费者支出的增长,而消费在几个月内就能刺激经济复苏。”

耶伦及其他相信消费促进繁荣的信徒有一点是正确的,那就是个人为了消费才生产,但他们忽视了生产的重要性。生产先于消费,这一点不言自明。如果你对此有疑问,那就问问自己是怎样才能消费的。你之所以能够消费,是因为你有一份工作,工作让你具备消费能力,或者是因为你能够从愿意转嫁消费能力的其他生产者那里取得借款。不论你在报纸上读到什么,你从电台里听到什么,人们本质上是在用商品交换商品。为了消费,他们首先必须生产。

大多数经济学家和财经记者认为,彼得·博格达诺维奇和文森·杨格的炫耀性消费有利于经济。这些家伙尽情消费,支出上百万美元,每个人都是一架人肉经济“刺激”机器。问题在于,美国经济是个体的集合,个人把全部收入用于消费——更糟糕的还有举债消费——是自我毁灭。如果有人即将开始挥霍无度地消费,并在此过程中承担债务,那他最好能够在可预见的未来有稳定的收入来源。若非如此,他就会走向破产,像博格达诺维奇和杨格一样。

入不敷出的人终将一无所有。挥金如土的人终将成为依赖陌生人善意的乞丐。挥霍的人迟早得从经济学家眼中的坏人——储户——那里寻求帮助。耶伦和其他人所忽略的是,除非很多人正在积极地储蓄,否则你便不能提升消费和债务。没有生产就无法直接创造货币,没有储蓄就没有信用创造。两者相伴而生。

储蓄是重新分配资金的最佳方式。一位亿万富翁吝啬地储存自己的财富,就意味着成千上万需要资金的创业者可以得到小额商业贷款,这些富有创意的创业者可能改变我们的经济。无论富人、中产阶级,还是穷人,当他把自己的收入用于储蓄而非消费时,他就扩大了信贷,人们可以用这些资金重新设计厨房和购买汽车,最重要的是,还可以用来扩张企业。创业者要想把理想变成现实,就必须有可观的自有储蓄,或者能够取用他人的储蓄。

不要再相信那些财大气粗挥金如土的大富豪和那些所谓专家口中的“消费刺激经济增长”的论调了,请记住:要想消费,人们首先必须生产,生产需要必要的资金投入,而储蓄是重新分配资金的最佳方式,是为生产顺利进行提供物质保证。

(本文节选自《让经济学回归常识》作者:约翰·塔姆尼,出版社:湖北教育出版社)

把日子过明白的超实用经济学,真实的商业故事,看懂多少就收获多少。

 

《让经济学回归常识》立体书效


【作者:约翰•塔姆尼】 (编辑:manan)
关键字: 富人 消费 经济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