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真的需要更多“奇多”吗?——自由市场有助于满足我们的基本需求,但不能解决所有问题_布斯评论_专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专栏频道首页 > 布斯评论 >
个股查询:
 

我们真的需要更多“奇多”吗?——自由市场有助于满足我们的基本需求,但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09-09 14:43:58 我要评论(0
字号:
凯恩斯曾经预言“未来最激烈的争论和最深刻的意见分歧很可能并非来自一些正反双方观点均与经济相关的技术问题,而更有可能围绕着心理或者说是道德问题”,而我的直觉是凯恩斯可能不幸言中了!

1

自由市场有助于满足我们的基本需求,但不能解决所有问题

一提到现在如火如荼的总统选举,有件往事就会萦绕在我脑海中。伊莲是我的表妹,在她四、五岁时,她的姨妈有天给了她一个鸡蛋当早餐。要知道,那可是大萧条最严重的时候,而且她和我们一起住在密歇根州西部的农场,六代同堂。

如果我说那段时间很艰苦,或许你们会以为这不过是忆苦思甜。可那个时候,家里没有电、没有室内管道设备。对于小孩子来说,除了家务琐事,几乎无事可做。既没有玩具,也没有如今所谓的大人管教,伊莲说她喜欢坐在谷仓里玩“尘土飞扬”,一边看着扬起的灰尘吞没自己,一边欣赏自己搞出来的“尘暴”。

虽然有点傻,但这种游戏可以让小伊莲暂时忘却饥饿。当时,蔬菜和水果绝对算是享受,肉食则可以称得上奢华,因为大多数时候我们能有面包和猪油果腹就不错了。因此,鸡蛋对小伊莲来说实在太美味了。她一边吃着,一边问姨妈能不能再吃一个。她姨妈看她的目光好像在说伊莲不止无礼,甚至有点儿疯了。

最近,每当有朋友因为如今错综复杂的总统选举形势,而持续不断地鼓吹自由市场的原理时,我就会想起这件往事。他们发现,其中一个党派的候选人许诺要推进社会福利计划、撤销贸易协定、提升最低工资,并对那些将工作外包到海外的企业进行处罚。另一个党派则有伯尼·桑德斯(BernieSanders)这样的候选人。

从我朋友的角度来看,两党目前主流的竞选方案都有些荒唐,无视了经济的实际运作原理,而这些方案的支持者必定不是无赖,就是白痴。事实上,在我朋友看来,就目前美国经济面临的困境而言,资本主义制度无需承担任何过错,而且只有坚持资本主义才能解决那些问题。

这种观点目前看来颇为正确。然而通过观察目前的选举活动,我开始思索这种观点有没有可能完全错了。

当我在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教授商业道德课程时,有时会问学生,资本主义制度可以解决哪些问题。我这么问并不是希望学员们列出一个综合清单来说明资本主义制度能够解决的问题,而是提醒他们,单靠资本的力量解决不了所有问题。这种探讨或许流于表面,尤其对于学生而言更是如此。不过只要我们生活在一个自由市场发挥着重要作用的社会,最狂热的自由经济学者往往会忽略这样一个事实,即资本不过是一时的良药,却并非万能的灵药。

这种混淆不难理解,也很容易解释清楚。就在伊莲吃鸡蛋前不久,著名经济学家凯恩斯(JohnMaynard Keynes)曾说:“经济问题,即争夺生存权问题,一直是人类面临的最基本且最紧迫的问题。”他认为这种争夺“不仅发生在人类身上,而且发生在整个生物界,即便是最低级的生物形态也不例外。因此,从本质上说,我们会依靠冲动与本能来积极参与这种争夺,以求解决经济问题。”

“一个人不论有多少忧虑,最紧迫的往往还是填饱肚子的问题。”

我们姑且不论凯恩斯进化生物学的观点,但他提出的首要“经济问题”却被广为接受。一个人不论有多少忧虑,最紧迫的往往还是填饱肚子的问题。相应的,在最近一段时间,资本主义制度的必要性为其赢得了重要的地位,因为它能够提供大家不可或缺的衣食住行。此外,尽管仍有不少美国人难以获得甚至买不起健康的饮食,例如将近4,500万美国人参与了《补充营养协助计划》(Supplemental Nutrition Assistance Program),这几乎占到美国总人口的14%,但对饥饿的担心早已让位于对肥胖的恐惧,成为美国人最担心的公共健康问题。因此,从传统观点来说,“争夺生存权”的问题已经或多或少得到了解决。

其实凯恩斯已预计到了这种可能性。他在1930年曾写道:“展望未来,经济问题或许不是人类一直会面临的问题。”事实上,他认为经济问题有望在100年内得到解决,也就是说他们这代人的孙辈差不多到中年时就能享受到。

凯恩斯最有名的预言无疑就是“未来人们每周只需工作十五个小时”,这一点似乎很难在2030年之前实现。不过,这些“经济问题”解决方案导致的结果与启示仍对我们有重要的指导作用。在我看来,这种启示可以称为“后稀缺性政治”。归根结底,凯恩斯认为我们可以预见到文化会破灭。极度的贫困,甚至对贫困的恐惧,都会让我们集中精力发展经济,从而令相互对立的政治派别达成某种程度的和解。不论我在意什么,如果我连明天的晚饭在哪儿都不知道,那我肯定会优先支持有助于我解决这种不确定性的政策。尽管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认为自己的方案要优于哈耶克的信徒们提出的方案,但这并不是说具体的解决办法会显而易见。这种分歧造就的是那种不择手段的政治,而不是人们所期望的结果。

然而,如果“争夺生存权”降格为一种政治的组织考验,这可能代表着一种有关政府在社会生活中所担角色的基本假设。这或许为凯恩斯最出名的著作《自由放任主义的终结》(The End of Laissez-Faire)提供了佐证。早在18世纪,他就表示有关经济实际运作原理的争辩加深了人们对于人类社会应该如何运作的哲学分歧。凯恩斯针对亚当·斯密(Adam Smith)等传统经济学家的结论写到:“从哲学原则来说,政府无权且无需干预经济,而且有科学证据表明这些干预并不适宜。政治哲学家应当立刻退出政界,转而从商,因为后者只需追求自己的个人利益就能实现他们口中的至善之举。”

对于一个人应该独处的信念,加上干预不仅毫无必要而且可能起反作用的证据,让自由放任主义成为英美主导的西方世界在处理公共事务时的主流方针。不过,凯恩斯曾预言,一旦自由市场完成使命,其获得的成功很可能会成为其失败的根源。这倒不是说所有人都应该放弃自己的信仰,认为我们现在的成功与自由主义毫无关系,或者觉得资本主义制度会突然失去效率和生产力方面的巨大优势。事实上,假设我们能够从政治想象的最前沿剥离稀缺性的阴霾,我们或许可以将注意力集中到一些唯有通过政治干预而不是自由放任才能解决的其他问题上。

以收入不均为例,如果有人认为财富的失衡会腐蚀民主审议、威胁个人进步、破坏相互尊重,那么解决办法就不会是坚持资本主义制度。不过,许多人认为收入不均并非问题,或者认为就算是问题,也不是政府行为能够解决的问题。其实,说这么多不过是在一场有关追求结果还是重视手段的辩论中,去选择自己的立场。与此同时,尽管生产力本身并非结果,但在有关“争夺生存权”降格时,生产力已经不是决定性的公共政策辩论论据。事实上,不留情面地说,我们可以认为更多的资本会带来更多更好吃的“奇多”,但我们绝对不会认为生产出更多更好吃的“奇多”是一种特别迫切的需求。

毋庸置疑的是,更多更好吃的“奇多”对我表妹伊莲来说或许是一种福音,因为不论在哪里,生活水平必然需要以生存物质为基础,无所不能的资本会继续向观察者和参与者证明这一点。不过,在美国以及其他发达国家,这个观点越来越缺乏说服力。产品和服务的进步自然受到消费者的欢迎,但这种进步作为公共政策辩论时的重要论据则缺少决定性。因此,对于生活在难以重现昔日辉煌的美国北方工业地带的铁杆川普粉来说,如果能保住自己的高薪工作,那么让美国的生产力整体稍稍下降一点根本不算什么。与此相似,对于希拉里的支持者而言,如果提高几个百分点的资本收益率可以让政府获得足够的资金开展免费学前班教育,那么市场效率方面可能遭受的一点损失也不会让他们陷入恐慌。

在任何社会制度中,经济机制都十分脆弱。我们进入后稀缺时代并不意味着我们以后再也不会遇到稀缺性问题。凯恩斯曾经预言“未来最激烈的争论和最深刻的意见分歧很可能并非来自一些正反双方观点均与经济相关的技术问题,而更有可能围绕着心理或者说是道德问题”,而我的直觉是凯恩斯可能不幸言中了!

如果他的预言没错,有关自由市场的争论便会更多地导向一种有关人类需求的哲学讨论,而不是有关高效率重要性的经济学讨论。这样的话,经济学家可能会发现自己正扮演着帮助人们追求低效经济行为的角色。事实上,如果有富豪开始抱怨资本主义制度侵蚀了人们对于道德形象的共识或者破坏了社会结构的稳定,经济学家们就需帮助他们思考如何在道德与市场、商业与国民性之间权衡。

我可不羡慕他们承担的这种责任,不仅因为那需要一种我并不具备的精确思维,更是因为这会让经济学家陷入极具争议性的讨论之中,其复杂性往往会超出正常的估计。

我们应当牺牲多大的生产力来换取更高的工资?我们必须忍受多大程度的低效才能消除收入不均?为维护共同利益,我们必须放弃多大幅度的增长?对此,我并不清楚,但如果将过去视为现在的序曲,那么这些问题将成为美国政治家们争夺的下一个战场。

John Paul Rollert是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行为科学助理教授。

【作者:John Paul Rollert】 (编辑:wangxiaoxue)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