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的自己可以教你些什么_布斯评论_专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专栏频道首页 > 布斯评论 >
个股查询:
 

未来的自己可以教你些什么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6-02-15 19:31:20 我要评论(0
字号:
“我们相信,有足够勇气一窥未来的人,更有可能主动去掌握自己的退休计划。”想象一下,未来的自己还可以教你些什么。

848B7BF54D5E4054AA62B5FB89A17518

“未来的你”能让现在的你更富有、更健康、更慷慨

访问美林集团(Merrill Edge)的Face Retirement网站,你将可以正视自己的未来。该网站会请你用网络摄像头拍摄自己的照片并输入自己的年龄,随后网站的后台程序会对你的照片进行数码处理,与此同时,屏幕上会显示出有关退休以及储蓄的事实数据——例如:约有46%的美国人为退休生活准备的存款不足1万美元。经过短暂的等待,你就会在屏幕上看到一个老年版的自己向你点头和眨眼。美林认为,仅凭统计数据并不足以引起人们对储蓄的重视,但自己老态龙钟的样子所带来的视觉冲击,或许会让你想要为未来多存点钱。就像该网站说的那样:“你存的这些钱不是为了留给陌生人,而是留给未来的自己。”

在保诚集团 (Prudential)的一则商业广告中,一个卡通形象的男子和老年版的他坐在一起。此时,旁白说到:“瞧,这是四十年后的你……你喜欢你自己,不是吗?”旁白接着说:“可是有三分之一的人没有为年老后的自己存够钱,这是为什么呢?”

退休行业也希望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在美国,储蓄率已经跌至不足5%。美国人为了诸如退休养老或者子女的大学教育这类的长远目标留出一部分钱的意识正在逐渐淡化,取而代之的是满足更当下的消费需求,例如支付抵押贷款、购买学习用品,或者满足其他享受型需求,比如为朋友庆祝生日或者度假。

近十年来,许多公司耗费大量精力试图通过各种方式说服人们为未来做打算,尤其是为未来的自己多做考虑。这一策略确实有一定的道理:行为学家正在研究人们对于“未来的你”的认知如何影响“当下的你”的所做决定和行为。随着这项研究的不断深入,研究人员正试图更细致地了解未来的自己将在何时以及如何发挥影响力。在理想的情况下,未来的你可能会促使你进行储蓄——事实上,这可以帮助你做出明智的决定。

存更多的钱

金融行业一直希望人们能够为未来多加考虑,但其鼓励方式往往是以理财手册,帮助人们想象退休后可享受的积蓄。此外还有一种普遍说法,只要你每天舍弃一点你的小嗜好,例如少喝一杯星巴克咖啡,或者少光顾附近的酒吧,这样在你退休之后就能节省出一大笔钱。许多自助理财书籍的作者也都曾在其著作中表示,只要坚持节省每一笔小钱,如购买咖啡、瓶装水、杂志等等,有一天你将获得一大笔额外积蓄。

这套理论听起来很美好和看似有效。但对多数人而言,执行起来仍然非常困难。因为问题在于当人们排队买咖啡时,不会想到未来——更不用说未来的自己了。他们所关心的只是当下的感觉。人们很难在咖啡馆或者其他地方想起“未来的自己”这样虚无缥缈、不切实际的概念。

芝加哥大学布斯学院的DanielBartels教授在研究生阶段的哲学课上接触到“未来的自己”这概念。他回忆道,哲学课上主要研究一些“极为抽象的事物”,包括牛津大学的DerekParfit等思想家的身份认同理论。作为著名哲学家,Derek建议人们应当与未来的自己保持一定距离,这种疏离感可以让他们在行为处事时,更加着眼于当下,而非未来。这些观点在一定程度上激发了Bartels的兴趣,以致他决定从事行为科学的研究工作。

真正让他对这一课题产生浓厚学术兴趣的则是他的一位友人,这位年轻人有亨廷顿氏病的家族病史,而该病会令大脑中的神经细胞持续退化。Bartels的这位朋友很可能会在未来某个时刻患上亨廷顿氏病,但他却不愿接受检查测试。Bartels解释说:“他从来不去想这种疾病,因为他不希望在有可能患上该病的阴影下度过余生。他说如果他接受检查,而且一旦检查结果呈阳性,他将会因此自暴自弃从而荒废一生。他仿佛看到一个未来的自己,瘫坐在轮椅中但他感觉那并不是真正的自己。”尽管清楚地知道那个人就是未来的自己,可有时又感觉自己和那个人毫无关系,这种奇怪的现象让Bartels开始思考,所有这些哲学上的思考或许有着实际的应用。

Bartels开始与他的合作伙伴,西北大学的Lance J. Rips在实验室中研究关于人们与未来自己关系的课题。他们发现的一些初步证据表明,如果人们所认知的“未来的自己”距离当下的时间越久远,那么他们与“未来的自己”之间的关系就越疏远;而那些与“未来的自己”关系紧密的人更有可能牺牲现在的享受,将钱存起来留给“未来的自己”。

此外,他们还研究了一些事件是否能够让人们与未来的自己之间的关系变得更加紧密或疏远。研究人员请参与者阅读虚构人物经历生活巨大改变的故事。例如,经历雪崩被暂时活埋,最后却没有留下任何长期的后遗症。研究人员发现,研究参与者对经历改变性事件前的人物更加感同身受。在雪崩的案例中,参与者表示他们更有可能在这些虚构的人物经历巨大变故前提供帮助,而不是在此之后。研究人员想知道在这些虚构人物身上得到应证的理论,在我们自己身上能否应验。如果你与未来的自己有着密切的关系,你会不会更倾向于在当下帮助未来的自己?

为了弄清这个问题的答案,Bartels与其在芝加哥大学布斯商学院的同事Oleg Urminsky展开合作。他们找到在芝加哥大学还有一周便毕业的大四学生,要求部分学生设想自己一年之后的样子,同时提醒另一部分人他们可能变成完全不同的人。然后他们让参与者进行抽奖,每位参与者有可能在一周时间内获得一张价值120美元的礼品卡——或者获得一张必须在一年之后才能兑换的240美元礼品卡。该实验假设参与者当前的收入和未来相同。

那些感觉与一年后的自己距离很近的人会更有耐心,愿意等待一年以获得一份可能更高的奖励,而另一些人则更希望更快地获得那笔钱,因为至少拿钱的那个人还是他们认得的那个自己。对此,Bartels表示:“他们与未来的自己关系更加疏远,因此非常缺乏耐心。”

在金融领域,你需要注意的是:如果你能让人们感觉与未来的自己关系更紧密,你就有可能帮助他们在当下作出更好的财务决策,改善他们的个人储蓄比例。或许,仅仅提醒他们想象未来的自己可以帮助他们为了更好的退休生活牺牲当前的小奢侈;但有时看来,这样做仍然不够。Bartels说:“了解和在乎之间存在着明显的差异。”如果你已经在排队买咖啡了,你不仅要想到未来的自己,还要真正在乎未来的自己。只有这样,你才会将买杯咖啡视为在现在和未来之间进行取舍的决定。

为了探究了解和在乎之间的区别,Bartels和Urminsky进行了一项实验,让参与者通过在线调查的方式,对债务还款、娱乐等消费行为的重要性进行排序。那些相信自己的状况随着时间不会改变太多的人表示,他们会把钱用在他们认为更重要的事情上。而那些认为未来的自己会随时间产生巨大变化的人,即使你提醒他们哪些才是重要的事情,也没有任何效果;他们的花费方式比较不明智,并只会按自已的定义花费。这种两分法暗示其背后隐藏着两个对立的部分:如果你在乎未来的自己,而且有人提醒你什么是重要的事情,你就会为此作出牺牲。但如果你不怎么在乎未来的自己,就算有人提醒也收效甚微。Bartels对此解释说:“你必须思考这些选择之间的内在取舍,而且你必须在乎作为受益者的未来的自己。因此,解决问题的关键是要让人们了解这种取舍并且让他们开始在乎未来的自己。如果你仅做到其中的一项,就不会那么有效。”

这一测试结果在之前咖啡店这类现实事例的决策中同样准确。研究人员请受访的大学生对不同支出类型的重要性进行排序,如买咖啡、存钱以及付房租。当研究人员提醒他们思考自己在未来一段时间的稳定性时,这些参与者减少了自己花在买咖啡上的钱。

Bartels还说:“让人们思考并在乎未来的自己,并不是让他们变得吝啬那么简单;而是要他们更加明智地消费——通过将钱花在真正对他们非常重要的方面,促使他们作出明智的财务决策。”

提高你的理性思维能力

芝加哥布斯商学院的Ed O’Brien则表示:“这里还有一个难以界定的元素。怎样才算与未来的自己紧密相连?如果我说自己与某个公众人物有关联感,那么你至少对我的意思有一种明确的理解——我和那个人有着相似的外形、特点或价值观。但和未来的自己紧密相连是怎么回事?未来的自己是谁?”

O’Brien从心理学的角度对未来的自己产生了浓厚的兴趣。研究发现,人们会花很多时间思考不在眼前的事情。他说道:“不论时间是否足够,不论我们是否在计划未来或者回想过去,我们经常会在不同时间节点之间跳跃。似乎我们花绝大部分时间思考的事情都不是我们眼前实际发生的事情。”

O’Brien总结道,不论你想到什么事或什么人,我们倾向于保持乐观的心态。从古希腊时代开始,哲学家就发现大多数人会乐观地认为自己的状况会随时间不断改善,变得更睿智、更理性。事实上,柏拉图和亚里士多德都认为理性是人类的基本性格特征,而情绪则是人生经历中的颠覆性因素。在O’Brien看来,很多现在的人也会这么说。“我们眼中未来的自己是经济学家梦想中的人类:‘我不吃蛋糕,我只吃沙拉,我会理性思考!’我们认为自己会变成思路清晰的思考者,在绝大多数时间保持理性,不受情绪影响。”

O’Brien的研究还发现,由于人们都认为自己在未来会更理性,因此可以用这种观念来提高人们的自律程度。他邀请一些人针对他们在过去和未来可能遭遇的各种引起情绪化的情景的反应进行评分,这些情景包括从被蜜蜂蜇了,到渴望最喜爱的食物,及和朋友打架。他还询问了他们对于更加理性的事情会如何反应。就像亚里士多德预测的那样,参与者对于过去的,情感事件反应会比较强烈;而对于未来的,理性事件反应则比较强烈。

O’Brien表示:“对于被蜜蜂蜇到、到享受休闲时光等带入情感的事件,如果我们假设这些事件发生在过去而不是未来的自己身上,我们的反应似乎会更加强烈,但对于需要理性对待的事件,例如展示自控力等,未来的自己相比过去的自己,似乎应对得更好。”

O’Brien能够对这种效应加以运用。当人们在扮演过去或未来的自己时,扮演“过去的自己”的人对于感性的电影较为感兴趣,而扮演“未来的自己”的人则喜欢理性的电影,例如纪录片。他还能够使用“未来的自己”这种现象来提升涉及认知和自控能力方面的表现。在一次实验中,他要求研究参与者在一项税收任务中坚持尽可能长的时间,该任务需要进行一系列简短而繁琐的计算。参与者被告知以他们未来的自己作为榜样以便坚持更长时间。在另一项实验中,参与者被要求将双手尽可能久地浸泡到寒冷的冰水中,这是一种衡量意志力的经典方式。结果,将手浸泡在冰水中时间更长的依旧是首先想到未来的自己的参与者。

不过,你应该谨慎地运用未来的自己对你的影响。未来的自己可以帮助你更加理性,或许还可以在你准备一个大型工作项目或者试图坚持节食时提高你的自律能力。(你或许可以问自己,“未来的自己会怎么做呢?”) 但未来的自己也可能会影响你对于感性经历的认同。O’Brien对此表示:“享受这些感性经历并不是未来理性的你会做的事情。他不会浪费时间去闻玫瑰花的香气。” 他又补充说,可有时我们确实需要停下脚步,闻一闻玫瑰花的气味。(“过去的自己会怎么做?”) 或许就像那些古希腊先贤们说的那样,尽管需要保持理智,但对于心中的感性需求也应予以满足,因此有时在花园中逛逛也是不错的选择。

激励自己变得更加健康

Urminsky正致力于进一步加强人们对自律的追求,很多人都缺乏这种能力,尤其是在节食和锻炼方面。Urminsky和Bartels发现,在提醒参与者关注未来的自己并思考现在与未来的取舍之后,他们更有可能选择并坚持长远的新年目标,并做出明智的健康选择,尽管其效果可能不会马上显现出来。

在一项研究中,研究人员邀请一家博物馆的参观者填写一份调查问卷,其中嵌入了一些与博物馆无关的问题,旨在提醒他们不健康的饮食在未来会造成的后果。该调查问卷还询问了每位参与者的身高和体重。最后,参与者可以从两种零食中选择一种作为参与调查的礼物。按理说,被告知要思考未来的自己并被提醒考虑不健康饮食习惯后果的参与者应当会选择更加健康的零食。但实际上,只有原本超重的参与者受到了影响。那些没有超重的参与者更倾向于选择相对不健康的零食,不论他们与未来的自己关系如何紧密,也不论有没有注意到那些健康饮食习惯的提醒。

仅有超重人群受到这些提醒的影响让我们意识到,一边思考需要改变体重或者其他事情,一边提醒自己思考并关注未来的自己,可以对这种临时性的决定产生影响。与此相似,Bartels和Urminsky还发现,那些自然而然认为自己和未来自己联系更紧密的体重超标本科生,在整个学年中去健身房的频率远高于那些感觉与未来关系不那么密切的人。

未来的自己还可以通过不同的方式帮助现在的你。芝加哥布斯学院的Eugene M.Caruso发现,人们对于未来和过去的感知大相径庭。在2013年发布的一系列研究报告中,他和其他研究员要求参与者评估过去或未来的一段特定时间 (一周、一个月或一年),哪一个让他们感觉更接近——结果发现,人们认为不久的将来似乎总比刚过去的日子距离更近。

就像你可以与未来的自己紧密相连一样,你也可以远离过去的自己以及你不喜欢自己的那部分。想要戒烟?Caruso说:你要不断提醒自己,你即将到来的未来自己是不抽烟的,你同时也在不断远离过去那个肺都熏黑了的自己。他说:“将过去的自己看成是一段远去的历史确实有所帮助。远离不堪回首的过去也可以激励现在的自己。”

鼓励自己变得慷慨

如果你打算减负,首先你可以做的是掏空你的口袋。Bartels与其合作者——来自亚利桑那大学的Trevor Kvaran和Shaun Nichols共同研究了我们与未来自己的关系在慈善方面的运用。他们发现,未来的自己会让你更加慷慨。

研究人员要求参与者说明他们觉得自己会在第二年发生多大程度的变化,以及他们愿意将未来一年奖金中的百分之多少捐献给救助儿童基金会。

那些预计自己的生活会有很多变化的参与者,相比那些认为自己的生活将基本保持不变的人,在将未来获得的奖金捐赠给慈善事业时更加慷慨。在这些研究中,察觉到一年之中将会发生很多个人变化的研究参与者,对于慈善事业同样更加慷慨。Bartels对此解释说:“如果我觉得自己和某事物现在的关系比我和30年之后的自己关系更紧密,那么我更有可能会为这项事物捐献更多的钱。”他还补充说,该事物可以是个人、社会、环境问题,或是值得关注的慈善机构。

然而,就像那个咖啡店里大学生的事例一样,人们认为重要的事情也会影响他们的决定。 Bartels说:“你很可能会希望帮助挨饿的儿童,但你不可能时时想到这些,因为你还有房租、账单以及其他费用需要支付。可如果你少考虑一点自己,这种情况就会有所改变。如果你感觉未来的自己并不完全是你,那么你则会捐赠更多。”在研究中,感觉与一年后的自己关系疏远的参与者,以及决定怎么花明年才会收到的钱的人,捐出的钱最多。

因此,未来的自己并不是通过与你密切的联系来激励你做出善良的行为,反而是通过疏远的联系。相信自己将会改变可以激励你在当下做出更好的行为——尤其是对于他人。减少您对“未来的自己”的情感联系,可以让你对他人更加慷慨。

最在乎你慷慨程度的人自然是那些慈善机构。(有关募集善款的技巧,请参阅《超越冰桶挑战》,载于2014年12月刊。) Bartels认为,慈善机构如果试图通过让人们相信他们在以后会发生很大变化以鼓励他们捐出更多的钱则是不道德的,但他也表示慈善机构可以转而提出未来兑现的捐款承诺。他说:“如果将捐款兑现的时间往后延迟,并提醒人们他们有多在乎其他人,那样或许会有效。”

戒烟,以及规划退休生活

Urminsky表示,我们专注于当下的工作和生活,却常常忽略了思考未来的自己。如果我们经常思考未来,我们或许可以实现许多看似不可能的目标。

但你如何才能想到未来的自己并与之建立联系呢?你又如何让自己思考现在与未来之间的取舍呢?当你在咖啡店排队买咖啡、上网或者在规划假期的时候,你肯定不会想到这些。

在某个机构或组织向你销售或推广某个产品或理念的时候,你可能会陷入这种特定的思考框架之中。试图募集善款的慈善机构可能会提醒你,未来的自己会不断改变——即使不是现在,他们也会鼓励你以后捐款。广告公司可能希望让你想起过去的自己,从而销售更多与情感因素相关的产品,例如假期或贺卡。邀请消费者回忆生活中某段更加简单、更加甜蜜的时刻,会促使他们购买在当下体验到这种感觉的产品或服务。

制定公共健康计划的人或许希望“拥抱”未来,但他们必须注意方法。戒烟活动通常会使用未来作为一种警告,例如展现长期吸烟对身体造成的伤害。但如果你认为未来的那个人与现在的你完全不同,这种方法或许见效甚微。Urminsky对此表示:“禁烟广告会展现吸烟给你带来的各种危害,让你几乎认不出未来的自己。这确实很吓人,实际上却可能会增加你与未来自己之间的距离。这些信息应当传达你在对现在的自己做什么,或者至少是在对与自己关系更为密切的那个自己,而不是你在对遥远未来的自己做什么。”

提醒人们了解未来自己的首要场所是零售环境,但零售商并不怎么热衷于这种理念,因为这也可能意味着我们会更不愿在当下进行消费。

银行与投资公司的业务是让我们为未来储蓄,在承担了提醒我们在日常生活中注意未来自己的重要职责的同时,忍受着星巴克发出的抗议声。保诚集团在哈佛大学DanGilbert的帮助下制作了一则广告,呼吁人们对抗对于储蓄的偏见。美国银行的一位发言人,同时也是MerrillEdge的持份者表示,自从2012年推出Face Retirement工具以来,将近100万人上传了自己的照片。她说:“我们相信,有足够勇气一窥未来的人,更有可能主动去掌握自己的退休计划。”想象一下,未来的自己还可以教你些什么。

引文

DanielBartels, Trevor Kvaran, and Shaun Nichols, “Selfless Giving,” Cognition,November 2013.

DanielBartels and Lance J. Rips, “Psychological Connectedness and IntertemporalChoice,”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 General, February 2010.

DanielBartels and Oleg Urminsky, “On Intertemporal Selfishness: How the PerceivedInstability of Identity Underlies Impatient Consumption,” Journal of Consumer Research,June 2011.

__________,“To Know and to Care: How Awareness and Valuation of the Future Jointly ShapeConsumer Spending,” Journal of Consumer Research, February 2015.

EugeneM. Caruso, Leaf Van Boven, Mark Chin, and Andrew Ward, “The Temporal DopplerEffect: When the Future Feels Closer than the Past,” Psychological Science,March 2013.

EdO’Brien, “Mapping Out Past and Future Minds: The Perceived Trajectory ofRationality versus Emotionality over Time,” Journal of Experimental Psychology:General, June 2015.

OlegUrminsky and Daniel M. Bartels, “Connectedness to the Future Self ShapesSelf-Control: Planning, Choices and Goal Persistence,” Working paper, July2015.

【作者:Alice G. Walton】 (编辑:wangxiaoxue)
关键字: 世界贸易组织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