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是“9.13”,那年我6岁_随笔_专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专栏频道首页 > 随笔 >
个股查询:
 

又是“9.13”,那年我6岁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4-09-13 17:03:48 我要评论(2
字号:
知道出了问题,应是在几个月后。忘了是当年年底,还是1972年初了。突然有一天晚上,家里来了村干部,打着手电往墙上照,找到林副主席的画像后告诉大人们,这个要摘掉,以后不许挂了。别的什么也没说,估计他们也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接到了要摘画像的通知,就挨家挨户传达了。

【老枪/文】1971年9月13日,是中国现代史上一个大日子。当日,被作为毛主席接班人写入党章的林彪副统帅,突然乘三叉戟喷气式飞机外逃,最终,飞机失事摔落在蒙古共和国境内的温都尔汗,林彪及其夫人叶群、儿子林立果等,全部死亡。史称“九一三”事件。

关于“九一三”事件,现在似乎仍有各种不同的说法,但既然官方早已在40余年前给出定论,在此也就不再赘述。只说说当时及稍后两年,作为共和国花朵的本枪(当时还是杆小小枪)的所经所见。

1970年,本小小枪年方5岁,因父母工作繁累无睱看顾,被送到乡下外祖父外祖母身边。本枪那时精力旺盛的狠,且有一身城里孩子调皮捣蛋的坏毛病,而外祖父与主席他老人家同庚,已是年近8旬老人。因此,本枪虽小,他老人家却实在难扛得动。好在乡下各方面不像城里规矩那么多,所以,1971年初,本枪刚满6岁,便被送进了村里的小学,由学校来扛这杆不听话的枪。

那时,规定入学年龄是7岁半。在城里,你顶多能通融几个月,7岁以下是绝不能入的。乡下则好办,一个村子里大家扯起来,搞不好几百年前都是一家人,好通融。

那年秋天,本小枪应该是正无忧无虑地在乡下以玩为主兼学文化,大人们自然在忙着秋天的农活,谁也不会想到家里墙上挂着的两位亲密战友(画像)间出了问题,而且是大问题。中国农村当时信息条件基本处于原始社会,除了村委会的大喇叭,举凡报纸、杂志、收音机之类,一概没有,许多人连这些玩意儿见都没见过。电视机?那时别说乡下,城里普通百姓也听都没听说过世上还有这种东西。而就行政级别言,农村又是最末稍。所以,小道消息也不会传到这里。

知道出了问题,应是在几个月后。忘了是当年年底,还是1972年初了。突然有一天晚上,家里来了村干部,打着手电往墙上照,找到林副主席的画像后告诉大人们,这个要摘掉,以后不许挂了。别的什么也没说,估计他们也什么都不知道,只是接到了要摘画像的通知,就挨家挨户传达了。

可能有人会问,家里没灯吗?为什么要打着手电筒找画像?

嗯,有灯,不过是油灯,而且是用豆油之类食用油为燃料的灯。灯光昏暗无比,只能真正照亮周遭直径1米左右的范围。

电灯?你想什么呢?

1972年春节过后,本小小枪的农村“下放”生活结束,在痛哭号啕中与外祖父外祖母洒泪而别,回到城市生活中。

痛哭号啕?夸张了吧?真不夸张!从离开村子回眸看见外祖母站在村口久久不肯回家开始,到走到县城长途车站这一路,再到上车后与外祖父隔窗相视,一直痛哭不止。由此,本小小枪在外祖父的村子里留下了持久的美名:

这孩子,孝顺、仁义!

直到现在,40多年过去,已是老枪的本枪偶尔陪已和当年的外祖父同龄的老母亲回到那村子,上点年纪的人还都能记得本枪并热情打招呼,深情回忆小小枪那段下乡求学的光辉岁月。

言归正传。

回到城里,自然接着上学,二年级。这时,本小小枪才发现了一个极为严重的问题:农村基层小学学生政治组织缺位!

1966年文革之初,出现了“红卫兵”这一以中学生为主体的自发组织。后来,这一组织正规化、官方化,成为中学生的正式政治组织。要求上进的学生要写申请书才能获取可能加入资格。申请书递交后,经组织审查认为合格后,正式加入。认为不合格,则继续努力争取进步。大体程序过程和入党一样。

中学生有了“红卫兵”,小学生也得有自己的组织,这就是“红小兵”。加入程序与过程与“红卫兵”一样。当时的“红小兵”成员个个胸口佩戴一长方型红色塑料小牌子,上面用金黄大字写着“红小兵”三字。凡在组织者,都有一种看得出来的发自内心的自豪与傲骄之气,与不在组织者气势差鲜明。

本小小枪在农村学校时,耳目闭塞眼界狭窄,听都没听说过有这么一组织。到了城里学校,直如刘姥姥她外孙板儿进了大观园,顿觉气馁,也就生了强烈地要加入组织的痴心妄想。

当时,同楼邻居一小女生,一位长一岁多的小姐姐,与本小小枪恰在同班。我们的父亲还是同事,真真是父一辈子又一辈的关系。所以,每天我二人手拉手肩挨肩,耳鬓厮磨把学上来把学下。她又恰是在组织的人,经厮磨中相互交心,她得知了本小小枪的强烈进步愿望,并汇报给班主任老师,老师便命她来做小小枪的革命引路人。

要按现在孩子们相处,关系都那样了,她带我进组织这事儿一定铁贴谱。但当时人与人的关系可不这样,纯洁的狠。尤其在政治上,公私分明,眼里绝不揉沙子。

在她看来,本小小枪也许聪明异常,考试什么的,随便一考就把全班同学甩出半条街。但,却有致命的毛病:不遵守纪律。上课说个话,偷看个小人书什么的,家常便饭。尤为不可恕的是,本小枪回城里上学没几天,便和班里那些不求上进只爱贪玩的后进份子们打的火热,对先进同学不靠近不亲切,还对女班长的批评屡屡顶撞。

因此,关系好归关系好,入组织归入组织。本小小枪申请都递了半年,却在两次入组织的讨论审批中落榜。眼看身边同学两批次进了组织,因嫉生怨,以怨壮胆,终于忍还住口出不敬,对她说:你们那个破组织,你们不要我,劳资还不想入了呢!

病从口入,祸从口出。本小小枪的娘从小教育咱的这句话真是真理中的真理,箴言中的箴言。

先进如她,马上严正怒批:你反动!我要告老师!

说到做到,第二天,她就向班主任汇了报,我这组织梦就此完了。从此,我俩的亲密无间也彻底告吹,再不同出同行同归。

大约又过了半年,应是已入1973年,突然有了新精神,“红小兵”这个组织改了,先改的LOGO,后改的名字。那个红塑料牌牌不许戴了,改戴红旗的一角,由烈士的鲜血染红的红领巾。再后来记不清又过了多久,“红小兵”这名字也渐渐不用了,改称少先队了。

这一改,似乎加入组织的程序也不像以前那么严了,原先那些绝无加入希望的同学,也都有了些希望。此时,班主任也换了,本小小枪的上进之心就又蠢蠢欲动起来。

但这时的小破枪,又添了一坏毛病,打架。毕竟经历两年的下乡学习与玩耍性劳动锻炼,身体比一般城里孩子要壮实些。所以,打赢的次数略多于打输的次数。

嗯,重新组织语言,就是:被同学告状的次数,多于告同学状的次数。

如此,本小小枪的政治前途可想而知。

不过,虽然没能入了组织,但也不再如“红小兵”时代那样,只能眼馋人家组织中人佩戴LOGO。偶尔,本小小枪也能名正言顺地戴上红领巾过把瘾。

为什么?

忆当年,本小小枪那也算略有一丝丝才艺之辈,因此,在大约二年级快结束时,被吸收进了学校的官方文艺团体——“毛泽东思想宣传队”。自此,常常在各种演出中出演个落后份子甲或普通群众乙什么的。当然,也不乏参加全队集体革命歌曲大合唱之类。每逢这种机会,便须全体佩戴红领巾。只不过,人家在组织的,红领巾是统一制作发放的,本小小枪这种山寨版成员,也只能自备山寨版红领巾——由小小枪他娘自己买尺红布照人家正版的样子做的。并且,活动一完,还得臊眉臊眼地赶紧摘了装口袋,等人家正牌成员们绝尘而去后,再掏出来把玩把玩,享受一下没过完的余瘾。

又过一年,1974年,批林批孔开始。这一年,前两年语焉不详的“九一三事件”,才算是随着批判的热潮,为普通民众所真正知晓其各种细节——当然,官方给出的细节。而此前,这种细节只在一定级别的人员与单位中详细传达,报纸广播里虽然有公开提及,却不那么详细。

大约也是在这一年,本小小枪四年级时,终于圆了组织梦,加入了少先队,成为大龄入队者中的一员。

现在回想起来,“九一三事件”逐渐公开后,社会氛围似也在略略解冻,并出现了一些转向的蛛丝蚂迹。“红小兵”的悄然消失,文革前已有的少先队被逐渐恢复,就是这种氛围的产物与体现。

当然,那时的转变,都只能说是非实质转变。同样以学生中政治组织的命运来观察,“红卫兵”这个真正的文革标志,并没有随着“红小兵”的消失而变化。

在中学中,这一组织一直保持到1977年才消失。

【作者:老枪】 (编辑:zhangbo)
关键字: 9.13 九一三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