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谁让秦火火一次次得手?_大国小事_专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专栏频道首页 > 大国小事 >
个股查询:
 

是谁让秦火火一次次得手?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3-08-22 00:00:00 我要评论(0
字号:


  【杨小亚/文】
秦火火毫无疑问把自己最初的梦想直白地表达到了艺名里,而他最终的梦想却是钱。

  秦火火和“立二拆四”看到了,在这个注意力经济时代,最好变现的就是知名度,即火。而注意力经济终究是出于自愿,被夸大的内容只是个诱饵,到底给不给予关注,只有网民的鼠标才能决定,今天,他们的营销案例和谣言范本就像一面镜子,让我们多少看到了自己的脆弱、浅薄、轻信,和难以克服的偏见。不可否认,很多谣言和营销案例的成功都是选择的结果。

  而秦火火成功的土壤,托夫勒在《第三次浪潮》里就先知般地看到了。他说,“未来”也就是如今的知识经济产生了产销合一的现象。确实,web2.0时代,信息的生产和消费神奇地合为了一体,生产者也即是消费者,信息在被消费的同时也在不断增值,不断地被再生产,产生新的消费。

  但是,信息的产销合一加大了求证的难度,这正如无数个鸡生蛋,蛋生鸡的过程后,很难找到最初的一环。求证这种高成本低回报的事情,逐渐被分享和表达的欲望抛在了脑后。或许是在漫长的历史里,信息的生产和消费是分离的,所以我们还没完全意识到自己在信息生产中的重要性,或少或少会习惯性地以为,求证和负责任的信息生产是媒体的事,求证的任务早在信息流出以前就完成了。

  秦火火和立二拆四敏锐地嗅到了这一切,他们根据网民心理和互联网的大环境总结出一套套标准化的营销模式,而这些模式无疑都是恶搞一切、破坏一切的方式。据秦火火说,尔玛公司的炒作理论是“三情营销理论”,以挑战人们的心理底线为目的,去吸引注意力。所谓的“三情”,就是情绪、情感和情欲。而最容易激发愤怒和负面情绪的莫过于,民族主义和社会不公。立二拆四(杨秀宇)说,“网民欣赏的口味越来越重,我只能策划炫富的事件,纯粹为了博眼球。”

  互联网从产生之日起就有某种民主化的倾向,于是反权威、反主流成了根植于其中的文化最根本的特征,这种特征与娱乐化浪潮一结合就迅速孕育了恶搞一切、解构一切、破坏一切的精神。网络文化的反主流本来是能够打破垄断,促进文化的多样性的,而过分娱乐化和情绪化的夹杂,往往使得网络事件“只破不立”,破坏和娱乐之后没有新的建设。

  在7•23动车事件谣言中,他们编造中国政府赔偿外籍旅客两亿元。这则谣言将对政府赔偿的不满,以及老外的超国民待遇,民族情绪糅杂在了一起,而这些情绪是长久积累起来的,对于郭美美的炫富行为的痛恨也是如此,这种谣言的爆发力既来自泄愤,也是源于对不公正的不满。

  在某将军其实是逃兵、张海迪拥有日本国籍、李双江之子并非其亲生的谣言中,他们毫无疑问看准了反权威的网民心理,以主流文化为靶子无疑能够用较低的成本快速获得注意力。将名人拉下神坛,偷窥名人的秘密和与台前相差甚远的一面,其实也来源于人们对公平的渴望,如今人们已经不再相信全知全能的人的存在了,名人一再被颠覆只会强化人们心中“众生平等”的信念。

  对凤姐的成功策划,无疑是迎合了娱乐和恶搞的需求,实际上,多数网民并没有反抗主流的自觉意识,而只是抱着娱乐和游戏的心态围观,而通过这种恶搞产生的共鸣多数不是文化上和价值观的认同,只是娱乐精神的体现。立二拆四免责说“网民欣赏的口味越来越重,我只能策划炫富的事件。”也有不少人声称公众的品味迫使文化不得不低俗,那么又是什么培养和败坏了公众的胃口呢,文化的品质和公众的胃口常常是相伴相生的,如果没有优秀而有创造力的作品,又有什么理由将文化口味的责任推到公众的品味上?这也如同蛋和鸡的关系一般。

  从某些方面讲,恶搞的过程中网民也在生产信息,这确实是一种社会情绪释放和对自由表达的向往,但是这种只破不立,只摧毁不重建的方式,很难真正促进文化的多样化。

  立二拆四(杨秀宇)说,他也曾咨询过律师,但律师告诉他,国家对虚假新闻的审判没有太多依据,“这让我更加肆无忌惮地制造假新闻”。

  如果这次事件让我们找到的不仅仅只是谣言的源头和网络事件的幕后推手,而是让我们看到自己,作为网民的脆弱、浅薄、轻信,和或多或少的偏见。让我们意识到新闻的生产缺乏法制的保护从而导致假新闻横行,那么这次事件才是真正有意义的。有媒体担心对于谣言的打击缺乏明确的法律依据会伤害言论自由,这种担心不无道理,只有有法可依才能不“道路以目”。

  我们,作为网民,不仅是信息的消费者,更是媒介活动的参与者和信息的生产者。对信息的辨别、分析、批判和解读的能力因此显得尤为重要,而这些能力就是媒介素养的体现。这些素养包括负责地发布、负责地进行再传播,有效地建构与维护网络人际交往网络,同时尊重他人权利,包括隐私权、表达权和知识产权等。

  二十世纪下半叶,在全世界范围内形成的媒介素养教育热潮。如今在世界的其他地方,媒介素养教育已被作为儿童和青少年必须学习的内容引入了中小学的课堂。1999年,美国50个州中已有48个州颁布了与媒介素养有关的课程指导准则,媒介素养教育与“听说读写”一起被列为了语言能力的教学目标。其目的不仅是让学生能解读媒体信息,而且能够对其进行批判地接收。学生不仅要学会分析信息,而且要能明确媒体的操作流程、机构以及影响,并能够对其进行深入分析。

  对多元观点的包容、批判地接收信息、自由负责地表达意见,这些本身就是民主政治的重要基础。因而,媒介素养的培养也是现代社会公民素养和公民教育的一部分。而作为网民,我们的媒介素养提高了,才能够强化自身的传播权,积极发挥正面作用,促进一个良好的公共领域的建构。

  谣言,这种最古老的传媒或许不能够止,但至少,我们能让自己更清醒。

  

【作者:杨小亚】 (编辑:尤宝)
关键字: 秦火火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