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管制度:别因走得太远而忘了为什么出发_大国小事_专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专栏频道首页 > 大国小事 >
个股查询:
 

城管制度:别因走得太远而忘了为什么出发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3-07-30 00:00:00 我要评论(0
字号:

  


    【杨小亚/文】惊闻带女儿社会实践“练摊”的父亲被城管群殴,我忍不住猜想,全国各地的城管们是否也觉察到了城管制度的不合理,因此近来故意高调引起媒体关注好推动制度改革?显然,这不可能,但城管们不知前车之鉴的程度着实让我震惊!

  我忍不住好奇,中国城管们是否从不关注新闻,从不知道自己在异地的同行们都已纷纷登上新闻头条,他们是否觉察到了自己的职业是“高危”行业,这个职业除了会引发命案外还有引发机场爆炸案?太多疑问涌上心头,我实在不知是夏天很热,本就易怒的城管肝火太旺,还是城管的选拔标准很特殊。

  父亲带女儿社会实践遭综合治理队围攻的事件使得2010年美国女孩无牌照摆摊的旧闻重回人们的视野。7岁的朱莉在集市上售卖柠檬水,因没有卫生执照被地方卫生管理员驱逐。很多人指责管理机构的行为扼杀了小女孩的创业热情,最终地方官亲自向朱莉的母亲道歉。这名地方官甚至要求检察员在执法时“倍加谨慎”,因为“卫生法规是为了促进商业,而非相反”。

  显然,这名官员很清楚法律制定的初衷,对规章制度的盲从往往会矫枉过正、与初衷背道而驰,至少从这句话中可以看到,他很清楚法律的想象力时常够不上现实丰富,不能预料到现实中的所有情景,所以执法人员应该“倍加谨慎”,时刻自省执法行为是否促进了商业发展,即使执法人员是照章办事。

  恐怕,为了获得更好的城市表象而禁止低收入者自谋生路也是一种矫枉过正的做法,因为用这种方式收获的城市治安,最终引发了冀中星式维权和邓正加惨案。而一个良性的机构、一个良好的制度往往是能够清醒地看待规则与现实的关系,往往能够自我纠错和自我调整。

  即使只是严格的照章办事,在这则旧闻中,美国对小摊贩的规范也值得注意。在美国,食品摊点在取得卫生许可证后便可以在指定地点自由摆摊,而大型商场,按规定也必须提供一定比例的摊贩点,并且人们可以公开申请摊位。这无疑比“猫捉老鼠”的游戏更加合理可行,因为这在减少冲突、明确权责的同时也能够保障公共卫生安全和低收入者的权利。

  人性化的制度不仅会将“人民”二字丰富化多样化,而且应该将执法者和制度设计者当作是有血有肉,有思考和批判能力的个体,他们懂得分寸,更重要的是他们应该自省,他们会去思考法律与现实的关系。不仅是执法者,制度本身也总是因走得太远而忘记了自己为什么出发,历史告诉我们,那些将现实世界变为天堂的美好愿景或许恰恰是导致世界沦为地狱的原因,这不仅只是荷尔德林的忧愁。城管制度的诞生是为了城市治安,而接连不断的事件却表明,城管成了城市稳定的一大威胁。

  其实不管在哪个国家,流动摊点都是考验制度设计者的大难题。在韩国,城管暴力执法曾经也是个严重的问题,而韩国政府在发现一禁了之无法解决问题后,便在相关的街道地段设立临时性棚屋,引导摊贩合法化经营,他们把市区划分为“绝对禁止区域”、“相对禁止区域”和“诱导区域”。韩国的摊贩们甚至成立了自己的行业协会,通过联合行动争取自己的合法权益。在巴黎,“早市”的摊位和每周营业的时间是固定的,流动摊贩都持有专门的执照,而针对旅游景点附近的非法摊贩,巴黎警察虽然严格,但一般只将人带走进行说服教育,并不没收财物。新加坡政府甚至为小摊贩们建立了专门的经营中心,将摊位廉价租给摊贩,有专人负责食品卫生稽查工作。

  有网友谴责田予东不带自己的孩子做一些没有危险性和不违规的实践。如果说练摊有被痛打的危险,那么当人们先去谴责的不是公民为什么被痛打而是去谴责受害者不知“惹不起躲得起”的道理时,我们是不是应该想想自己为什么老是找错重点。如果“惹不起躲得起”被奉为一条生存之道,被视为是公民对政府和法律该有的态度,那确实值得呜呼哀哉。

  是的,田予东确实有错,他错在明知摆摊违反法规却还抱着侥幸心理,在城管几次劝解后还继续带女儿摆摊,但小朱莉和妈妈也在检察人员的几次劝诫下继续卖柠檬水,中国自封为“礼仪之邦”,让人费解的是,同样是未成年人摆摊,同样是执法人员多次劝阻,工作人员的底线和相关部门的表现却如此不同。

  法律应该人人遵守,不能因为小孩而成为例外,但更需要我们正视规则本身的混乱和不够合理,正视执法暴力的间歇性发作,如果规则“忘记”了初衷,那么我们拿什么去期待公民不越雷池半步?法律的本意是促进社会进步,而不是让人们墨守成规、让人们闻风丧胆。小朱莉有回旋的余地是因为美国将摆摊问题制度化了,关于摆摊的地点和条件有明确而人性化的规范,如果小朱莉愿意,她甚至可以通过申请卫生执照来合法摆摊。制度是否人性化是体现在当制度与现实发生冲突之时,是先考量现实的需要还是去生硬地迎合旧有的规则,正如上文所说,良性的机构是能够自省的,因为制度最终是被人推动的。

  大二的时候,我曾采访过一个摆摊创业的学姐,她说她小的时候妈妈出了车祸卧病在床,爸爸为了供三姐妹上学早出晚归地摆摊。这个小摊带来了她们的学费,换来了全家的食物。上大学后,她每天在寝室门口摆摊,有这个小摊,她养了自己四年,从来没问家里要一分钱。小摊对于带女儿练摊的父亲而言或许可有可无,而对于有些人却是衣食的忧虑。在学校里,宿管阿姨们成了“城管”,但阿姨们心中有仁慈的标准,只要摆摊者是学生、只要摆摊范围不出宿舍楼的门,阿姨们从来不会呵斥和驱赶。有了明确和宽容的管理标准,宿舍楼下的小摊们井井有条。而更重要的是,宿管阿姨宽容的标准让小摊成就了这位学姐创业的第一步,也为她带来了创业的“第一桶金”。

【作者:杨小亚】 (编辑:宋韶辉)
关键字: 城管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