婴儿被烤死的焦虑:谣言说中了我们的恐惧_大国小事_专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专栏频道首页 > 大国小事 >
个股查询:
 

婴儿被烤死的焦虑:谣言说中了我们的恐惧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3-07-23 00:00:00 我要评论(0
字号:

  


  【杨小亚/文】7月17日,名为“福建泉州儿童医院烤死新生儿”的微博爆出了一则消息,泉州儿童医院保温箱温度太高,活活烤死女婴。

  这种消息,无论它是真是假,绝对逃不过老道的微博用户和媒体的法眼,因为类似消息一向是最能引来围观唾骂最能吸引粉丝的,于是泉州儿童医院马上就被置于舆论的锅炉中热烤。

  不得不说,泉州儿童医院是为数不多的幸运者,因为事发没过多久,就有专家站出来质疑保温箱烤死婴儿的可能性。一番科普和质疑过后事情有了进展,女婴也基本被确定为感染SSSS死亡,但是关于婴儿死于医院疏忽的恐惧,仍然没有停止。

  其实,谣言从来就不是单纯的信息,自打谣言出现那天起它就是信息和意见的双重传播。群体意见、个人感情不可避免地会被投射到谣言的生产机制中,人民群众不仅传播着也编造着谣言,谣言的点击量和分享量直接反映着这个国家民众的仇恨和喜好,建议着新的谣言范本。在官方眼里,谣言常常是怪物,而实际上,如果你能够冷静看它,谣言中包含着有价值的社会信息。

  “保温箱烤死婴儿”的消息不仅具备了登上排行榜的一切因素,而且是一条能够对抗遗忘、能得到充分传播的“好谣言”,它信息源模糊、它足够震撼足够惊悚,故事的主题与受众的生活息息相关,但最为重要的是它印证了我们内心的某种恐惧。

  医患矛盾一直隔三差五地占据社会新闻的头条,这个由来已久的问题不仅造成了医患之间的不信任,更深深地化为了普通人的刻板印象。在中国,患者对医生常常又怕又恨,人们的恐惧除了来源于死亡本身,更来源于深层的社会不公。如果说中国民众缺乏怀疑精神我不同意,因为在中国,很多人都是对掌权者习惯性不信任的怀疑主义者,不管这个人掌握的是政治权力、经济权力还是别人的生死,一旦把自己的财产、仕途或者性命交付于人,“被害妄想症”就会立马发作。

    当然,这恰恰是因为这种恐惧、这样的谣言反应了中国人深深的不安全感,反应了转型中人们对于公平的渴望,今天的百姓看病仍然需要看人脸色、倾家荡产,他们害怕自己的性命因社会地位不如人或者红包不到位等外在因素而被轻视。不得不说,很多社会新闻确确实实让我们感到战栗和胆怯,公共场所的爆炸案和持刀伤人事件、城管暴力堪比黑社会,在这样的社会环境中,我不奢望人们的信任度和安全感会增加一分,因为这就像抽签,每个人都有可能成为受害者。

    确实,如@协和谭先杰 所担心的,中国医生正在成为性价比最低的职业之一,2012年麦肯锡公司对3300家医院的近6000名医生进行的调查,有59%的医生说他们受到过患者或患者家属的言语侮辱,有6%的医生说他们受到过患者的人身攻击。

  很不幸,媒体的正面报道很难够瞬间改变人们对于医生的刻板印象,社会公正问题、分配问题不解决、权力继续不透明运作,中国患者会再次如同受惊的小鹿,一遇到类似的谣言就神经质地反应过度。社交媒体中的信息看似是在同一个平台中传播,而实际上不同群体的喜好和对议题的重要度排序是不同的,当信息只在有限的人群中传播时,辟谣也只是针对关注这则消息的人的辟谣,难以进一步扩大,更不要说辟谣者还要对抗人们内心中强大的情感因素。

  让人不传谣容易,不信谣很难,因为谣言往往说出了人们想说却不敢说的话,谣言往往说出了人们最害怕、最恐惧的事,它们提出假设甚至挑衅权力,在网络的匿名和赋权机制下,大众有时用谣言撬开官方的口,迫使当权者开口说话。谣言不仅加载着信息,更传播着群体的偏见和态度,它的可怕之处不在于它的破坏力,而在于它也许根本无法被事实击破,它总有一天会换一套外衣卷土重来,因为它存在于人们的内心。

【作者:杨小亚】 (编辑:宋韶辉)
关键字: 烤死婴儿
分享到:
相关阅读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