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代》:叙述现实还是被现实利用?_大国小事_专栏频道首页_财经网 - CAIJING.COM.CN
当前位置:专栏频道首页 > 大国小事 >
个股查询:
 

《小时代》:叙述现实还是被现实利用?

本文来源于财经网 2013-07-04 00:00:00 我要评论(0
字号:

  【杨小亚/文】《小时代》上映首日票房7300万,3天即过2亿。以郭敬明在国内的知名度以及原著的读者基础,再加上微博上的口水战,对于这个票房成绩,我一点也不意外。

  郭敬明这次进影坛果然如进文坛一般引起了不小的震动。对他和他电影的争议,毫无意外地从对质量的评价一下子上升到了对价值观甚至是对年轻一代的审美水平的讨伐。脑残这个词也从形容郭敬明的粉丝,扩大到了对90后、00后的形容,当然这种现象之前就有,只是《小时代》让这种趋势愈演愈烈而已。

  没错,父辈和晚辈从来都是互相瞧不上对方的文化,所以文化常常断裂地存在于时代的人群中。你觉得上一辈迷信口号和领导人可笑,上一辈觉得你只知追星动漫不知柴米油盐贵很可悲,你不懂邓丽君经典在哪,他不懂李宇春魅力何在,他羡慕你有书可读,你埋怨升学压力和应试教育,而实际上每一代人都是独特的,各自无奈也各自幸运,如果不是真的经历我们永远觉得自己的痛才最痛。但无论是柳梦眉还是杉菜,骚年都是一样的,在孤独中渴望认同,在闺阁中做着春梦,所以相同的东西总是换了一套时代的躯壳又卷土重来。可悲的是我们从未认识到或者说不愿意去认识这一点,总认为自己时代的文化优于对方,而实际上很多叙事与行为又何尝不是如出一辙呢?成长以后的我们站在高姿态看那些既陌生又熟悉的青年们做着我们已经放弃了的事情,毫不费力地发出几声冷笑,这种否定或许无伤大雅,但否定的也可能是你的曾经。

  如果说对《小时代》的批评多半是出于对当下青年人价值挂观的焦虑,那么上一辈大可放心,因为人类总是在焦虑和批评下一代人无知浅薄,而实际上社会却一直在进步,“垮掉的一代”也并没有真的垮掉,他们是迷惘和愤怒,但最终也汲取了时代给的幸与不幸,带来了战后经济的复兴。昨天是70后嘲笑80后,今天80后成了社会的主力,换他们来嘲讽90后了,代际之间,一直就缺乏理性的对话和互相宽容。奇怪的是,不管哪一代,缅怀青春反倒多是出自青春中人,这或许不是欲赋新词强说愁而是真的来源于少年们对责任和压力的恐惧,以及对未来的不确定,预知了自己被保护得太好,害怕免责免费的日子逝去,于是如同头上悬着把刀,从踏入青春就开始倒计时。

  如果说《小时代》对奢侈场面的描述和对名牌的堆砌就是在推崇物质至上的价值观,郭敬明的粉丝就是认同这种价值观的话,那么这个结论未免下得太快。炫富、对物质的推崇从不是一个近代的行为,而是一种被社会培养出来的寻求优越感的方式,只有用这种方式寻求认同才能在对政治无害的同时又为经济做贡献。但在度过了原始积累阶段以后,市场最亟需做的就是利用广告来刺激炫耀的需求,于是培养外露生活方式就成了当务之急。为什么奢侈品一直是个会戳中社会的敏感词,为什么今天郭敬明就算通过合法正当的劳动获得财富来购买奢侈品依旧不被认同?因为商品除了是物质本身以外,还隐含着某种阶级划分,一种在新时代能够部分代替权力和成分的划分标准。这就是为什么奢侈品广告中的模特永远都要高傲冷艳地、以拒绝的姿态俯视着你,并不是因为冷艳就代表时尚,是因为只有不亲民才能显示出拥有物质的优越感和高高在上,这种姿态把自己和多数人区隔出来,模特们和消费者们或许并没有意识到这些暗示,但他们无需知道,只要模特的面庞够精致冷酷,消费者也沉默地迎合,那就够了。

  在这样一个商业时代下,任何人,无论是生活在其中的70后、80后还是90后,包括郭敬明在内都无法逃遁和自保。《小时代》只是在叙述现实而已,但与其说它叙述现实,不如说它被现实记录又被现实利用。郭敬明身上很明显的特征就是去政治化,这也是人们喜欢韩寒而不喜欢他的原因。而就算他想要去政治化,价值观的帽子也会自动找上他。

  谈起作品中的奢侈品,郭敬明说“我当年非常清楚,这一定会刺痛那些卫道士的神经,一定会变成争议性的话题。我就是刻意要血淋淋地挑起这些矛盾。”他的那根神经也曾经被别人以同样的方式刺痛。

  

【作者:杨小亚】 (编辑:尤宝)
关键字: 小时代 郭敬明
分享到:

财经网微评论0人参与)

查看更多>>
匿名评论
  • 全部评论(0条)
查看更多>>

热门文章

热点商讯

编辑推荐

要闻

更多>>

编辑推荐

  • 宏观
  • 金融
  • 产经
  • 地产
  • 政经
  • 评论
  • 生活
  • 海外

排行榜

  • 热文
  • 本周热文
  • 热图
  • 热评
  • 博客